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一章 魂轉時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章 魂轉時移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顏汐凝被此起彼伏的雞鳴聲鬧醒,揉了揉眼睛,困難地爬起床,初春的天氣帶著幾分寒涼,她掀開被子不禁打了個寒顫,頓時又想窩回被窩裡了。

「汐凝?起來了嗎?」敲門聲響了幾下,顏豐的聲音隨即在門外響起。

「嗯,起來了,我穿好衣服馬上出來。」顏汐凝脫下自製的睡衣,不經意間碰到左後肩上的疤痕,不禁停下動作摸了摸,那是一個類似蜘蛛一樣的胎記,記得她剛看到的時候還吃了一驚,這具身體的胎記實在是造型太獨特了,隨著身體的長大,那個「蜘蛛」也隨之長大,如今竟有差不多拳頭大小了。

「阿嚏1顏汐凝揉揉鼻子,回過神來趕緊將衣服換好,動作麻利地將頭髮梳好,打開門出去。

顏汐凝來到大堂,看顏豐將早膳放在大堂的桌子上,有些埋怨地說:「爹,我不是說這些我來做就好嗎?」

「我把藥材已經準備好了,反正也是閑著,就把早膳做了,也讓你能多睡會兒。」顏豐呵呵笑著道。

顏汐凝拍拍頭,有些懊惱,洗漱完畢后出來用膳,對顏豐低聲道:「爹,你會不會覺得我很沒用啊,早起都做不到。」

「怎麼會?你的醫術學得可快了,再過不久,怕就要青出於藍而勝於藍了。」顏豐摸著鬍子,看著汐凝一臉驕傲。

顏汐凝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頭,學得快完全是因為前世的自己也是學中醫的,如果慢了,才真是丟人呢,忽然想到什麼,對顏豐道:「既然如此,爹今天帶我去洛陽吧,我想去洛陽的醫館幫幫忙呢。」

顏豐眉頭微皺,搖搖頭「現在還不是時候。」

顏汐凝聽他如此說,眼神黯淡下去,她來這個世界六年了,可是六年的時間裡,除了福安村和附近的山裡,她別的地方統統沒去過,福安村離洛陽大概半天的路程,顏豐經常會去送葯,卻從不帶顏汐凝去。

顏豐看著汐凝失望的樣子,輕聲安慰道:「等你大些了我再帶你去,好不好?」

「我都十四歲了。」汐凝小聲嘟囔著。

顏豐長嘆一口氣,說道:「我先出門,你慢慢吃吧。」

顏汐凝看著顏豐離開的背影,對著眼前的早膳,也沒了繼續吃的**,她環視了下這個屋子,和六年前她剛來這個世界時一樣的破敗,大堂里除了一張供桌兩把椅子,再無其他傢具。她抬起雙手看了看,記得剛來的時候這雙手小小的,細皮嫩肉,如今因為長年勞作的關係,手已變得粗糙,指尖甚至長了厚繭。

「顧珩雪。」低低地聲音從顏汐凝口中發出,她有多久沒想起這個名字了呢,記得剛來的時候她對周圍世界的陌生恐懼,她聽不懂他們說的話,害怕被村子里的人發現她是異靈,也不敢開口說話,裝瘋賣傻了大半年,若不是顏豐不離會村民們異樣的目光,堅持收留她對她好,她在這個世界恐怕活下來都困難,是的,收留她,她是顏豐從路邊撿來的孩子,沒人知道這個身體的親生父母是誰,也沒人知道,這個身體的靈魂,是她顧珩雪,真正的顏汐凝,不知在什麼時候早已死去,她沒有顏汐凝的記憶,卻必須代替她活下去。

顏汐凝搖搖頭,拋開自己的胡思亂想,起身收拾好碗筷,她是窮人,得努力勞動,沒那麼多時間想以前的事情,顏豐送葯去了,她得把屋裡剩餘的藥材整理好才行。不然下次就沒藥材可送了。

「彭彭彭1汐凝正在院子里專註地整理藥材,大門忽然傳來急切地敲門聲。她走過去打開門,見隔壁雲叔家的兒子云亦凡神色慌張地說道:「汐凝,村長讓全村子的人到村口集合,說是朝廷有政令頒布。」

「哦,那我們先過去吧,我爹去洛陽城裡了,現在人不在。」汐凝聽雲亦凡說得急切,趕忙跑進院子里把整理好的藥材收拾好,就和雲亦凡一起往村口跑去。

福安村的村口有棵百年的老槐樹,樹榦足有三個成年男子合抱粗,樹下有一個巨大的石階,是村民們專門拖到樹下的,以往農忙結束后,他們總喜歡來這裡休息乘涼,說說近來村子里發生的大事,現在村長正摸著他花白的鬍子,站在石階之上,在聚集的人群中高出一個頭來。

汐凝遠遠地便看見了人群中村長那異常顯眼的腦袋瓜子,她默默嘆氣,每次朝廷頒布政令,他們的日子就更艱難幾分,她還記得三年前是召集壯丁去修洛陽的行宮,村子里去了二三十個人,回來的不過五六人,那時村裡舉行了集體的喪葬儀式,震耳欲聾地哭喪聲,那長長地白幡與棺材隊伍,一眼都望不到頭,那次事件給顏汐凝留下了不小的心理陰影,讓她做了快一個月的噩夢,也讓她第一次真實地意識到,自己所在的是一個怎樣殘酷,等級森嚴的封建社會。

顏汐凝和雲亦凡走到雲叔雲嬸身邊,看著周圍壓抑的氣氛,默默地和眾人一起等待著噩耗。片刻之後,村長見大家到得差不多了,清了清嗓子說道:「大夥都靜一靜埃」

見村長說話,大家停止了竊竊私語,顏汐凝看到好多人是直接從田地里趕來的,有的甚至連赤腳上沾滿的泥巴都來不及洗乾淨。這麼興師動眾,看來這次政令不比三年前那次小啊,顏汐凝腹誹道。

村長見大家安靜了,拿出了懷裡的政令,說道:「這次的事情是朝廷的大事,如果大家干好了,榮華富貴,光宗耀祖指日可待。」見村民們沒什麼大的反應,顯然對他所謂的榮華富貴完全不信任,村長咳了咳,繼續道:「李書生,你是讀書人,來給大夥念念政令吧。」

被叫到名字的年輕男子上前,踏上石階,接過政令打開,開始大聲念起來:「高句麗對帝不敬,帝欲于于下月御駕領兵討伐之,已振我大晉國威,今於全國招兵百萬,凡家中男丁年滿十八者,未極五十者,均入東征大軍,每戶少則一人,欲為國效力者,多人亦可,十日內於洛陽西郊軍營報備,若有不從者,逃逸者,誅全家。」李書生越念臉色越蒼白,聲音越來越小,等念到誅全家時,雙手都在發抖,手中那薄薄的紙張都快拿不穩了。

顏汐凝聽李書生念完,整個人都呆住了,雙手止不住顫抖起來,五十歲以內,她爹豈不是也要上戰抄…

村民們被政令驚住,一時間竟無一人說話,老槐樹下唯有樹葉被風吹過的沙沙聲,不知是誰大吼了一聲:「這天殺的世道啊,這不是把我們往死里逼嗎?」眾人彷彿從夢中驚醒,老槐樹下一片騷動,有的人家甚至已經抱頭痛哭起來。

顏汐凝感覺雲嬸握自己的手越來越緊,無盡地痛楚從手上傳來,汐凝默默感受著,用身體地痛來代替內心的恐慌,這樣也好。

「你說他們當官的,平日里動不動就要加我們的各種稅,如今又要讓我們的家人上戰場,那些當官的自己怎麼不去打戰。」雲嬸忍不住哀嚎道。

「娘,別說了,讓他們聽到,少不得有我們苦頭吃了。」雲亦凡勸說道,「咱們家就我去吧。」雲家一共三個孩子,前兩個都是女兒,他是雲叔雲嬸唯一的兒子,今年剛好過了十八歲。

「死孩子你胡說什麼,你爹我還沒到五十呢,你是我們家的希望,而且你走了汐凝怎麼辦?」雲叔作勢要打雲亦凡。

顏汐凝聽了雲叔的話一愣,才意識到她和雲亦凡是有婚約的,她變得「不傻」以後,顏豐便急急找村裡的媒婆給她說了這門親,雲家一直對這親事不是很滿意,怕哪天她又傻了,無奈沒找到其他更合適的,才一直拖著,顏汐凝倒沒想到他們這時會拿這件事來說。

雲亦凡聽了雲叔的話,歉疚地看了看汐凝,說道:「爹是一家的主心骨,主心骨若是倒了,咱們家就完了,我年輕力壯,去了戰場說不定還能立軍功光宗耀祖,至於汐凝,我從軍后你若有喜歡的人了,自行婚嫁便是,不必等我。」

「亦凡哥,我……」顏汐凝正想說點什麼,村長又扯著嗓子吼了:「大家準備讓家裡誰去各自回家商量吧,記得十日內要去洛陽軍營報備,否則官兵來抓人大家就都沒好果子吃了。」

「我們回去再說吧。」雲叔低沉的聲音傳來。

顏汐凝聽了,回答道:「雲叔雲嬸,亦凡哥,我想在這裡等我爹,你們先回去吧。」

雲叔聽到汐凝的話,想到顏家就顏豐一個男人,連選擇都沒有就必須去了,嘆了口氣便和老婆兒子先行離開了。

漸漸地人散得差不多了,顏汐凝走到老槐樹下的石階上坐,撿了根樹枝在地上比劃著,不知不覺寫出了「將軍百戰死,壯士十年歸」的詩句,看著地上的詩句,她無奈地笑笑,一直以為自己不可能和戰爭扯上什麼關係,沒想到那麼快,家裡就有人要去打戰了,可是古來征戰幾人回,顏豐這一去,能不能平安回來她一點把握都沒有,想想三年前自己看到的那一幕,若是自己成了主角,她不敢往下想了……

日頭從東漸漸往西移,顏汐凝看著自己的影子在陽光下不斷變化,突然一雙老舊的布靴踩在她的影子上,她抬起頭一看,顏豐站在她跟前,表情凝重,很明顯是知道政令的內容了。

顏汐凝站起聲,你今天這麼早就回來了啊?」她看著顏豐背簍中滿滿的藥材,很顯然,顏豐今天並沒有把藥材送到醫館去。

「汐凝」顏豐摸了摸顏汐凝的頭,嘆息說道:「我已經去洛陽軍營報備了。」

「哦。」顏汐凝低低地回答道,「爹,我們先回家吧。」

  • (快捷鍵:←)
  • 醫妃不是妃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