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三章 比武招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章 比武招親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洛陽內城中心是皇帝在洛陽的行宮龍翔宮,靠近巍峨宮殿分佈著大大小小貴族皇室子弟的府宅,雖比不上皇宮的富麗堂皇,也別有一番氣派,府邸能靠著行宮,本身也是一種身份地位的象徵,此刻高府門外的空地上,大紅色的擂台格外惹人注意,飄揚的旗幟上比武招親四字耀眼奪目,從各地聞訊趕來的貴族子弟早已把此地圍了個水泄不通,在人群外的一個角落裡,一位身著錦衣玉帶的人影緊握雙拳,眼中儘是憤怒與不甘。

「公子。」陪在一旁的小廝看了自家公子的樣子,眼中滿是擔憂之色:「高小姐明明知道公子從不曾習武,偏偏要舉行這勞什子比武招親,這不是故意讓公子難堪嘛。」語氣中滿是為自家公子報不平之色。

「她不過就是想告訴我,寧願用這樣的法子去尋一個素未謀面的夫君,也不願嫁我罷了。」錦衣公子咬牙道:「我倒要瞧瞧,她用這樣的法子能選出個什麼樣的人來。」

「小姐,我聽說各地的未婚貴族子弟都齊聚洛陽了,比武招親馬上就要開始了,小姐要去觀看嗎?」萍兒望著憑欄而望的紅衣女子,將手中的瓜果小心地放於茶几之上。

紅衣女子轉過身,只見她身著大紅紗衣,衣服上用金線著繁複的牡丹花,膚如凝脂,臉如白玉,一雙眼睛如含有秋水一般,唇不點而朱,臉上只抹了薄薄地一層胭脂,襯得一張臉如芙蓉花般嬌艷,雖不過十三四歲的年紀,卻是一個頂尖的美人胚子,已能預見到以後沉魚落雁之貌。美人此刻神色平靜,彷彿那要選夫君的人並不是自己一般:「比武招親的事不必我們費心,我爹爹和哥哥自會處理好的。」

「他們大老爺們哪能懂女兒家的心思,畢竟是小姐未來的夫君,小姐還是親自去看看好。」萍兒勸道,看了自家小姐一眼,哀嘆道:「其實我覺得小姐嫁給王公子就好了,他那麼喜歡小姐,小姐又是打小就和他相識了,說一句青梅竹馬也不算過,何苦要費力搞這什麼招親?」

「閉嘴。」高月聽了她的話臉上有絲火氣,「你又懂些什麼?」正是因為太過熟悉,她很清楚他不是自己想要的那個人,勉強在一起他們誰也不會幸福,他是她很看重的朋友,不想以後成了怨偶,現在他恨她也罷,怨她也好,時日久了,她想他總會明白過來的。

「是,萍兒知錯了,小姐,萍兒服侍你出門吧,興許這比武招親小姐能找到自己的意中人呢。」萍兒見惹惱了高月,急忙誠懇認錯。

高月嘆了口氣,意中人,但願能尋到吧。

比武擂台周圍早已圍得水泄不通,他們見下人將一副了一隻孔雀的巨型屏風搬上擂台,臉上都是疑惑之情,高皓天在遠處主坐上見了眾人的神情,嘴角閃現似有若無的笑,他的妹妹聰明絕頂,這樣的法子也不知能不能選到未來的妹夫,但願一切順利,也不枉他和父親的一番苦心。

眼見吉時已到,高皓天起身將父親高溥請出。

高溥緩緩走到台前,對台下眾人高聲說道:「大家都知道,老夫只有高月這一個女兒,也一直為她的婚事擔憂,如今決定,在座的貴族子弟若有能從這紅線處射中屏中孔雀的,老夫就把女兒嫁給他。」

「孔雀那麼大一隻,雖隔得遠,習武之人想射中那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嗎?高大學士如此這般,不是把愛女的婚事鬧著玩嗎?」王珂坐於見證人的位子上,說道習武之人時咬牙切齒,誰不知道,這什麼比武招親就是用來拒絕他兒子的提親的。

「王大人說笑了,老夫話還未說完呢,當然不是只要射中孔雀就可以了,這屏風背後有我女兒親自畫上去的兩處標記,也就是說每位公子有兩次機會,射中小女標記的位置了,那便是此次比武招親的獲勝者。」高溥摸著鬍子,緩緩地說道。

「一般的貴族也可以參加嗎?」擂台下一個相貌清俊的公子小心翼翼道。

「可以,各位公子請到高家管家處報備一下,小兒會根據各位報備的順序一一念名上台。」高溥見擂台下的公子們紛紛往管家所在的案機跑去,回身往主坐走去。

「公子,咱們快去報備吧。」秦洛看著其他公子都跑管家那裡去了,自家這個卻盯著那屏風發獃,不由得催促道。

「不急,再等等。」白衣男子旁若無人地兀自站立著,習慣性地摸摸腰間的玉佩,一雙丹鳳眼深沉地望著擂台之上的屏風,若有所思。

「哎呦,我說公子,咱們離開長安的時候夫人可是千叮嚀萬囑咐這次提親事關重大,不容有失的,你這樣萬一最後高家不同意回去我又要挨罵了,反正夫人疼公子捨不得罵?公子什麼事做得不好,挨罵挨罰的都是小的。」秦洛苦哈哈地道。

白衣公子看著秦洛哭喪的樣子,不由打趣道:「你對我就這麼沒信心。」

秦洛看著他,苦著臉道:「我對公子的弓法自然有信心,可是如今連射哪裡都不知道,弓法再高又有什麼用呢?」

「就是因為不知道,才不能輕舉妄動埃」白衣公子淡然笑道,把目光轉回屏風之上,片刻之後,似乎想到了什麼,嘴角自信地勾起,對一旁的秦洛道:「走吧,去管家那裡。」

********************

顏汐凝和顏豐出了和記醫館,兩人走過東石橋,來到建春門城門口,順利通過檢查后,顏汐凝如好奇寶寶般東張西望。

內城的街道全部由大理石鋪就而成,街道兩旁都是高門大院,紅牆瓦隔,偶爾可見從牆內伸出的盎然春色,來來往往的行人大多穿著光鮮亮麗,只有少數寒族從他們身邊匆匆而過,內城與外郭城分明是兩個全然不同的世界。

「汐凝。」顏豐有些尷尬地道:「內城裡的東西不是我們能買的,咱們只能看看。」

「沒事,我看看就好。」汐凝笑著寬慰顏豐,本來這裡就不是他們該呆的地方。

汐凝和顏豐慢慢往前走,金碧輝煌的龍翔宮漸漸展現在他們眼前,龍翔宮的宮門名為承德門,巍峨大氣,門上雕刻著栩栩如生的龍紋,城牆高高的聳立在宮門兩邊,隱隱可見皇宮內的飛檐一角。

「爹,這個就是三年前你們修的行宮嗎?」顏汐凝輕聲問道。

「不錯,這宮殿可大著呢,當時我們都以為至少得修三年,沒成想一年就建成了。」顏豐感嘆道,他沒對顏汐凝道出其中的苦楚,一年建成,是用無數屍骨堆出來的華麗,和他一個帳子的人活著回家的不過四五人,若不是他會些醫,也許活下來的人會更少些,那些工地上的鞭打和血淚,是他此生都無法淡忘的秘密。

「真漂亮埃」顏汐凝不由感嘆道。

「是啊,真漂亮。」顏豐喃喃重複道。

「你們倆鬼鬼祟祟地在承德門口做什麼?」他們的駐足被守門的士兵發現,一個士兵上前凶神惡煞地道。

「這位官爺,我閨女第一次來洛陽,我只是帶她長長見識,我們馬上就走。」顏豐好聲好氣道。

「還不快滾,瞧你們這窮酸樣,還長見識呢?我呸。」士兵語氣親蔑道。

「你……」顏汐凝的火一下子竄上來,被顏豐及時拉開往回走,「汐凝,別惹事,忍忍就過去了。」

顏汐凝聽得鼻子一酸:「爹,他們都是狗眼看人低的東西。」

「何苦和他們一般見識,我們去其他地方看看。」顏豐輕聲勸道,若是平時,這樣的言語諷刺他早已習以為常,不覺有什麼,但是顏汐凝畢竟是第一次遇到這種事,他看女兒受委屈,心中也有些難受。

「咱們快走,那比武招親指不定已經開始了,都怪你不早點叫醒我,害我睡過了頭,也不知道誰有那福氣娶到高小姐。」兩個貴族公子哥從顏豐父女旁匆匆走過。

顏汐凝被他們的話轉移了注意力,忘了方才的不快,好奇道:「什麼比武招親?什麼高小姐啊?」

顏豐想了想,之前來洛陽到處在談論高家比武招親的事情,如今想來,好像就是今天。顏豐將這件事和汐凝說了,顏汐凝聽后雙眼發亮:「爹我們去看看好不好?」她只在電視上看過比武招親,現實版的還沒看過呢。

顏豐想著帶她進內城本就是看看稀奇,見女兒忘了方才的不快又高興起來,自然願意帶她去湊湊這個熱鬧,他點點頭,領著顏汐凝往高家大宅走去。

顏豐和顏汐凝到時,擂台邊已圍滿了人群,大多是世家貴族子弟,偶爾可見幾個湊熱鬧的寒族子弟,汐凝見前面的人把視線全擋住了,對顏豐道:「爹,我擠前面去看看埃」

顏豐正想說什麼,見汐凝已經擠入人群之中,看不見身影了,他皺皺眉頭,這個閨女,有時候做事實在不象個女孩子,哪裡有女兒家往男人堆里擠的,如今這裡人多,他不想顏汐凝個頭小能往人群中擠,也只能在這裡等人散了再尋她了。

顏汐凝左突右閃,憑藉著瘦小的身材,竟然成功穿過人群,擠到了第一排的位置上,她喘著粗氣,聽旁邊的男子大聲嚷嚷道:「薛公子,要射就趕緊射,看看你都站那多久了,我們還等著比呢。」

顏汐凝望向擂台,見一個紫袍男子舉著弓箭,聽了男子的話回過頭,惡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怒道:「射就射,你急什麼?」說完使出吃奶的勁將弓拉到滿月,臉色漲得通紅,只聽「嗖」地一聲,箭離弦而出,從離屏風兩三尺遠的地方飛過。

顏汐凝在下面看得目瞪口呆,不會來參加比武招親的貴族公子都是這樣的貨色吧,那還不如搞比文招親呢,都這樣有什麼看頭。

薛公子看著自己的傑作,一時間尷尬地愣在那裡,高皓天咳了咳,大聲道:「薛公子第一支箭未中屏風,要射第二支嗎?」

擂台下爆發出鬨笑聲,薛公子自覺臉上無光,火大道:「小爺不比了,你們慢慢掙吧。」說完扔了弓箭跳下擂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