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六章 天黯剋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章 天黯剋星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兩個月後,因為戰敗消息而受波及的老百姓漸漸平靜下來,死去的人已經不可追,活著的還要繼續準備打戰,老百姓在哭過鬧過之後也只能被動的接受下來,生活還是要繼續下去,時間不會因為誰的離開便停止走動。

汐凝裹著舊棉襖,在寒冷的冬天整個人都懶洋洋的,就想呆在家裡哪裡都不去,可是她是窮苦百姓,沒有資格閑下來,若閑下來了,等官兵來收稅的時候她就該哭了,冬天院子里過於濕冷了,藥材只能放炭火旁邊烤乾,她在屋裡整理著藥材,突然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響起,這麼冷的天誰會找她?汐凝疑惑地打開門,見村裡宋家的宋希一臉著急地道:「汐凝姐姐,去看看我姐姐吧,她身上長了好多紅色的痘痘,好嚇人。」

「你別慌啊,我馬上跟你去。」說完回屋背上看病的工具箱就和宋希往宋家去了。

到了宋家,見宋秀蘭用被子捂著全身,不敢見人的樣子。宋希跑過去,說道:「姐姐,汐凝姐姐來了,你讓她看看,一定能治好你的。」

宋秀蘭蒙著被子搖頭,說道:「我現在好嚇人,我怕嚇到汐凝姐。」

汐凝走過去,拍拍她的肩膀安慰道:「我是大夫,什麼嚇人的東西都見過,不會害怕的,你讓我看了,才知道怎麼對症下藥。」

聽了汐凝的話,秀蘭慢慢放下被子,露出臉來,剛一見,汐凝確實有些被嚇到了,她的臉上布滿了大大小小的紅色的痘痘,有的甚至開始流膿了,汐凝仔細看了看,又把了她的脈,鬆了口氣。

「出現痘痘是什麼時候開始的?」汐凝問道。

「大概七天前,臉上出現了些紅疹子,我沒在意,因為以前也會有,後來手臂和身上也起了,沒過兩天就成了現在這個樣子,汐凝姐,我會不會毀容啊,以後會不會嫁不出去埃」宋秀蘭說著說著便哭了起來。

「不會的,我保管你和以前一樣漂漂亮亮的,別哭了啊,我再問你件事,你之前是不是和牛接觸著啊?」汐凝邊安慰她邊問。

「是啊,我家的牛一直是我在喂著的。」宋秀蘭聽汐凝說不會毀容,也放下心來。

「阿希,帶我去看看你家的牛。」汐凝對宋希說道,然後又回頭對秀蘭說:「秀蘭你先好好休息吧,一會兒我讓阿希去我那裡拿葯,你吃了過個六七天就會痊癒了。」

秀蘭聽了汐凝的話,點點頭,通過汐凝的問話,她知道自己這病應該是和他們家的牛有關係的。

宋希帶汐凝來到宋家的牛棚,果然有一頭老黃牛在那裡病歪歪地吃著草,汐凝讓宋希牽好牛,仔細地看了看牛身上的病症,滿意得笑了,對宋希說道:「阿希,果然和我想的一樣,放心吧,你姐姐很快就會沒事的。」你牽好它啊,我在它身上取點東西,就當作給你姐姐看病的報酬。」

宋希牽好老黃牛,只見汐凝從工具箱里取出一個空的小瓷瓶,取出銀針,在牛身上使勁扎了一針,老黃牛嚎叫了一聲,使勁掙紮起來,還好宋希力氣大,不然這牛指不定就撞汐凝身上去了。汐凝把牛身上流出的濃稠的液體裝進瓷瓶,塞好塞子,將瓷瓶放進工具箱中,對宋希說道:「阿希,跟我回去給你姐姐拿葯吧。」

走在去顏家的路上,宋希愁容滿面道:「汐凝姐,你說我家的牛病了,它會死嗎?我家還靠著它下地幹活呢?」

「別擔心,這病對它沒什麼影響的,你們和平日一樣喂它就好了?說不定它這病以後還能派上用場呢。」顏汐凝邊琢磨自己的事情邊安慰他道。

「那就好,我們家最值錢的就是那頭牛了,要是沒了它我爹娘得哭死。」宋希聽了她的話笑顏又回到臉上,高懸的心終於放下。

當汐凝看到那頭牛的時候就產生了一個想法,試試給自己種上牛痘。宋秀蘭正是感染了牛痘,牛痘並不是什麼大病,反而是預防一種大病最有效的方法,天花,在這個時代它的名字叫天黯,這種在現代社會已滅絕的病種卻是古代社會的最大殺手,若是患上天黯,以她現在的能力,應該還是可以治好的,只是那病太過霸道,治療期少則半年,多則一年以上,傳染性又極強,若自己也患上,說不定自己的命也要搭進去,如果現在給自己種了牛痘了,這個身體就相當於對天黯絕緣了,這自然是再好不過的一件事,有些冒險,卻很有必要試試。

汐凝送走了宋希,關上房門,開始準備給自己種痘了,她取出小刀在火上反覆烤了后,在手指上劃了一個傷口,將瓷瓶里的液體倒出來塗抹在手指的傷口上,又加了一層防止傷口發炎的草藥,給自己把了把脈,沒發現什麼異常,便放心地去做其他事情了。

第二天她一起床便試了試自己的脈象,又仔細看了看胳膊和身體上各處皮膚,沒有什麼異象,莫非失敗了?汐凝嘆了口氣,打算再等等看,便先去把要送到洛陽的藥草整理了。

等她到了晚上收藥材的時候,發現手臂上出現了紅色的疹子,一顆心急促地跳動起來,趕緊放下手裡的藥材,去屋裡取了銅鏡仔細查看臉和脖子,果然也起了紅色的疹子,看來有效果了,她鬆了口氣,後面只要等發病到病癒就成功了。

後面幾天,她的「脖果然開始惡化了,出現了和宋秀蘭一樣的痘痘,不過她因為一直在吃藥,所以看起來並沒有那麼恐怖。在汐凝成功種痘的第二天,她便請要去洛陽的村民到和記醫館幫自己給齊大夫說一聲了,她這幾天可沒辦法去送藥材。

宋希再次來顏家取藥材的時候,汐凝一開門嚇了他一跳:「汐凝姐,你臉怎麼了?你不是說我姐姐的病不會傳染人嗎?怎麼你?」

「這是我自己弄的,和你姐姐沒關係。」顏汐凝怕他誤會,趕忙解釋道。

宋希聽了,看她的眼神如同在看一個瘋子,他飛快地拿了葯,然後逃也似的離開顏家。

汐凝看著宋希遠去的背影,摸摸自己的臉,痘痘已經開始起膿了,過幾天應該就會脫落,她這舉動無論誰看都像個瘋子吧,如果不是自己知道結果,看著身邊有人做類似的事情說不定反應比宋希還大呢。

大成八年的大年三十,汐凝在雲叔家裡陪雲叔雲嬸吃了年夜飯,因為兩個女兒已經出嫁了,兒子又在軍隊里,家裡就三個人,自然比往年要冷清了許多,他們在子時點燃了鞭炮,希望一年的厄運可以在鞭炮聲的驅趕下消散,來年風調雨順,家人平安吉祥,最重要的是戰爭可以早日結束,顏豐和雲亦凡可以早日回家。

春節之後不久,朝廷頒布了告示,定於三月初九進行第二次東征,皇帝吸取了之前的教訓,之前的大軍人數太多,拉大了戰線距離,往往前面的軍隊遭遇敵軍埋伏,後面的軍隊還是一無所知,而且將士們沒有皇帝的命令不能輕舉妄動,這樣下來,這軍隊只是看起來聲勢浩大而已,不過是群烏合之眾,軍隊沒有凝聚力,也沒有戰鬥力。所以這次皇帝特意讓大軍在離高句麗最近的高營坡就地駐紮,進行訓練,然後去掉了老弱病殘的士兵,文武百官的家眷之類的,一共四十萬人,也放權給了各位將軍們,讓他們可以便宜行事。朝廷這次做了充足的準備,相信可以一掃之前的晦氣,大勝回朝。

開春的時節往往是疾病泛濫的季節,因此和記醫館有些忙不過來了,齊大夫便想到了汐凝,汐凝是姑娘家,所以齊大夫也只是讓她幫忙給女患者看看病而已,畢竟她這個年紀,又是未嫁的姑娘,自然講究男女大防。

因為要在和記醫館幫忙,若是回福安村過於不便,因此齊大夫在洛陽外郭城給汐凝租了一間屋子,讓她就在那裡住下,等這段時間忙完了再回福安村,汐凝自然樂得如此,不用她給錢,可以白吃白喝在洛陽呆一段時間,再好不過的事情了。

汐凝呆在齊大夫給她租的屋子裡,整理著自己的行醫工具和錢財,挫敗感油然而生,顏豐離開快一年了,她在這一年裡不僅沒賺到錢,顏豐留下來的錢也所剩無幾了,汐凝在經過這一年的實踐以後,對自己的醫術還是有自信的,可是她的身份註定了靠她的醫術也賺不了錢。

貴族子弟看病一般都在洛陽內城的回春堂,和記醫館都是給窮苦老百姓看病的,自然沒幾個錢,汐凝曾試著看能不能在回春堂找事情做,結果遭了一頓白眼,原因很簡單,她是女子,而且是寒門子弟,回春堂的大夫可都是醫學世家大家族出來的,怎麼可能看上一個窮鄉僻壤來的女人,所以她理所當然的接不了貴族的生意。

顏汐凝煩躁的抓抓頭髮,把窗戶打開對著天空許願道:「老天爺你讓洛陽城的貴族生個大病吧,最好是讓回春堂那群傢伙都束手無策的病,這樣就有她的用武之地了。」

顏汐凝不知道的是,在她許願之前洛陽城就已經有貴族子弟得了她想要的大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