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七章 轉變機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章 轉變機遇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洛陽內城的王家府宅,下人們一片愁雲慘淡,王夫人在王珂的書房外哭得聲嘶力竭,王珂還是不答應她見兒子。

王承志被單獨關在了建春門附近的王家別院里,每天由下人給他送飯送葯,而進了別院的下人無一例外的都要被單獨關在柴房三天,沒有異常才放出來,有異常就殺了把屍體燒掉,短短七天不到,王家已經殺了四個下人了,現在王家的下人每天都在祈禱著不要派他們去別院。

去年比武招親以後,高家和謝家正式聯姻,王承志的心情鬱結,不久便留書出走,說要去散散心,王珂看到信后大罵不孝子,如今大半年過去,好不容易盼到兒子回來了,卻不想剛回來沒幾日,便生了一場大病,把王家一眾人等嚇了個人仰馬翻,急急忙忙找了回春堂的大夫來看,他們的話讓王珂一陣晴天霹靂,王夫人更是立馬暈了過去。因為王承志得的不是一般的病,而是一旦患上,必取人性命的天黯。

沒有大夫會治療也敢治療天黯,遇到這樣的病人,大夫都是建議直接殺掉把病人的屍體和衣物全部燒掉,因為天黯的傳染性實在是太強了,稍不注意就會被傳染上,可是王承志是王珂唯一的嫡子,他怎麼可能忍心殺掉,只能命人將他送到平日里王承志長去的別院去,不讓任何人和他接觸。

聽著王夫人在門外的哭聲,王珂內心煩躁,把書房門打開,王夫人見了他,立刻跪了下來:「我求求老爺了,你就讓我去見見承志吧,我們就這一個兒子啊,若是他死了,我可怎麼活埃」

「你以為我不想救承志,不想見他嗎?可是他患的不是一般的病,我能怎麼辦,除了讓他自生自滅我還能怎麼辦?」王珂說著說著眼淚也流了下來。

「夫君。」王夫人哭號著,突然惡狠狠道:「我要去找高家那丫頭,讓她還我兒子命來,若不是她,我兒怎麼會好端端的離家出走,染上這等絕症,如今她到是歡歡喜喜等著嫁人了,可憐我兒還不知道能活多久。」說著就要往屋外走。

「你們給我拉住夫人。」王珂喝道,一旁的婢女趕緊上前將王夫人拉住,王珂沉著臉道:「你想鬧得整個洛陽的人都知道我王珂的兒子得了天黯,讓城裡的人上門來逼我燒死自己的兒子是不是?」

王夫人身子一僵,抹著淚道:「可是夫君,我兒現在成了這個樣子,你讓我怎麼甘心,憑什麼她活得幸福美滿,高高興興地在家裡等著嫁人,我的兒子卻要遭這種罪。」

「唉,總之你別去高家胡鬧,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如今對外就說承志感染了風寒,讓回春堂的大夫管好自己的嘴,那孫大夫也說了,若能找到傳說中可治百病的續魂蠱,也許還有救,我已經派了大量人手快馬加鞭趕去苗疆了,可是續魂蠱需百年方可成,如此珍貴之物,能不能找到還未可知。」王珂煩躁地抓著頭髮。

「老爺,那續魂蠱乃傳說之物,根本沒幾個人見過,也不知何時才能找到,我知道夫君現在還年輕,若是承志沒了,大不了和後院那群小妖精再生幾個兒子就是,不比我就這一個兒子,承志若是沒了,我也不活了。」王夫人沙啞著說道,語氣帶著濃濃的埋怨之意。

「你這是什麼話,難道我就不心疼兒子了,你放心,若是承志有個三長兩短,這筆賬我一定好好給高家算。」王珂說道,臉上帶著狠絕之色。

看著面前憔悴的婦人,收斂神情道:「我暗地裡會便訪名醫,想法子拖延住承志的病情的,你萬不可去找高家的人,也絕不能單獨去見兒子,知道嗎?」王珂如今沒有其他辦法,也只能這樣拖延著。

「我知道了。」王夫人低頭答道,心中卻已有了自己的打算。

汐凝如往常一般一早來到醫館,將藥材分類放進葯櫃,她一刻也不敢懈怠,自己女子的身份本就是個麻煩,若是懶了,這份工作怕是就要給別人搶去了,不久之後齊大夫和其他的醫童也來了,醫館很快便開門做起了生意,顏汐凝也如平常般忙碌了起來,午飯過後,醫館迎來了一位身著上等絲綢,梳著雙環髻的女子,一看便是大戶人家的侍女,齊大夫眼前一亮,這可是難得一見的貴客,幹嘛殷情地迎了上去。

「姑娘,可是要買點什麼藥材?」

萍兒有些嫌棄的打量了這個還不如她住的屋子大的廳堂,幾個醫童各自忙碌的,還有一個身著藍裳的女子,那女子在她打量她的同時也好奇的望過來。

「她只是來幫忙的,不是咱醫館正經的大夫,姑娘放心,咱們醫館雖小,可醫術也不比那回春堂的大夫差多少,姑娘有什麼疑難雜症儘管說。」齊大夫擋在顏汐凝身前遮住萍兒的視線,暗地裡揮手示意顏汐凝到後院去,他可不想因為一個女人讓眼前的大客戶覺得自己不夠專業,錯失掉一樁好生意。

顏汐凝無奈的嘆了口氣,放下手裡的活正欲離開,聽見萍兒嬌俏的聲音響起:「是嗎?那敢問大夫,天黯可能醫治?」

「你說啥?」齊大夫一時以為自己聽錯了。

「我家中有人得了天黯,敢問大夫可能醫治?」萍兒再次重複了一遍。

齊大夫顯然被她的話嚇到了:「天,天黯,這病可是醫不好的啊,姑娘你不是在開玩笑吧。」

「本姑娘哪有閑心和你開玩笑,不能醫算了。」萍兒原本也沒報希望,如今自然也算不上失望,如果不是小姐讓她把洛陽城內的醫館都問一遍,她才不來這寒酸的醫館呢,說完這句話她便果斷轉身離開,打算去其他醫館繼續問。

「得了天黯,那就等死吧,別染給別人就算好了,還醫什麼醫。」看著大生意黃了,齊大夫帶著幾分怨氣道。

顏汐凝捏了捏自己掌心,在心中快速做了一個決定,對齊大夫道:「齊爺爺,我有點急事要辦,馬上回來。」說完不等齊大夫答話,便奔出了醫館。

出了醫館,眼見正好上馬車的萍兒,急忙上前道:「姑娘請留步?敢問姑娘府上是?」

萍兒停住腳步,回頭望著顏汐凝道:「你問這個做什麼?」

「我,剛姑娘不是在打聽誰會醫治天黯嗎?我剛好認識這個人,打聽了姑娘府上,到時好讓她去府上拜訪。」顏汐凝猶豫片刻道。

「你認識的那人是誰?快帶我去找他。」萍兒聽了高興地道。

「那人現下不在洛陽,我找到她自會帶他去府上的。」顏汐凝答道。

「那要等多久?你不會是誆騙我的吧?」萍兒狐疑地看著她。

「不是,明日,至多後日我便帶他來見你。」顏汐凝沉聲道。

「好,那你兩日後帶他到龍翔宮北側的高府來見我家小姐。」想了想又道:「你可別不來害我被我家小姐罵,這醫館我可記住了,要打聽到你很容易。」

「嗯,我叫顏汐凝,我不會食言的。」顏汐凝笑著道,語氣堅決。

兩日之後,高府大門外,一個身著白布粗麻衣服的女子牽著一頭老黃牛站在高府門外,她的手緊緊握著韁繩,顯出內心的忐忑,正是先前毛遂自薦的顏汐凝,她回福安村花光了所有的家當買下了宋家這頭帶病的老黃牛,她不清楚他們會不會真讓她治天黯,可是如果不奮力一搏,她的人生也許就這樣過去了,一貧如洗,一成不變,這個機會她不能放棄。

高家的大門緩緩打開,先前去通報的小廝和萍兒一起出了府門,萍兒見了她,高興得道:「你果真來了,你說的那個會治天黯的朋友呢?他在哪兒?」萍兒四下環顧,除了這一人一牛,沒看到其他人。

「其實。」顏汐凝咬了咬唇,道:「那個會治天黯的人就是我。」

萍兒聽了,臉上怒意閃現:「你耍我呢?別說你就一個姑娘家,看你年紀和我一般大,我要把你帶去見小姐說你會治天黯,不被我家小姐給罵死?」

「真的,那天沒直接告訴你是想去取了治病需要的葯,確保萬無一失后再來找你。」顏汐凝見她不信,有些焦急道。

「呵,你是不是要說你旁邊這頭牛就是葯啊,當我三歲小孩啊,我算是看出來了,你是見我是高家的人,想趁機來訛錢是吧。」萍兒氣呼呼道。

「不是,這牛真的是葯,我也不是騙子,你怎麼就不信呢。」顏汐凝不知道該怎麼讓她相信自己,她如今才虛歲十五,可是她真能醫治天黯。

「信你才有鬼。」萍兒說完便要往回走,顏汐凝趕緊伸手拉住她:「萍兒姑娘,你帶我見你家小姐吧,我真沒騙你。」

「鬆手。」萍兒力氣不如顏汐凝,掙脫不得,高聲叫一旁的小廝道:「你們在一邊恁著做什麼?還不快來幫我,把這人拉走。」

「是,萍兒姑娘。」小廝答應著向前,正在幾人拉扯之際,一個溫柔卻不失威嚴的女聲響起:「萍兒,你們在做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