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九章 王家公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章 王家公子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顏汐凝坐上王家準備的馬車,往建春門的方向駛去,她透過車窗,看著街道上絡繹不絕的人群,處處雕樑畫棟,精細非常的建築,真是美不勝收,想想外郭城裡的百姓,心中又升出一絲悲涼來。

「喂,你真能治好我家公子的病?」一個年輕的聲音將顏汐凝的思緒拉了回來,她拉開車簾,見是一個年輕的小廝,眼睛一邊望著履方向一邊往顏汐凝的方向瞟。

「呃,我叫顏汐凝,既然來了這裡,自然有治好你家公子病的信心。」

「哦,我叫衛川。」衛川聽了她的話,沉思了會兒道:「福伯說你要在別院照顧公子七天,你不怕被傳染嗎?」

「不是七天,估計往後的大半年,我都得陪著你家公子了。」汐凝笑嘻嘻地說道,有個人說話,氣氛好過多了。

「大半年?這麼久?」衛川顯然被嚇了一跳。

「大半年還是一切順利的情況下呢,若是不順利,治個一年也是有可能的。」顏汐凝說道,忽然想到什麼,繼續道:「看你對你家公子這麼關心,要不要來別院和我們一起住埃」

「你是大夫不怕傳染,雖然公子對我很好,可是我還是害怕被傳染上的,你還不知道吧,王家已經有好些下人被傳染了,他們一發病就被殺了,連屍體都燒成了灰燼,我前兩次都是有驚無險的躲過去的,今天送你去了別院回去又得被關柴房三天,也不知道能不能躲過去。」衛川可憐兮兮地說道。

汐凝聽了衛川的話沉默了,這個時代就是這樣的,像王承志那種貴族,得了天黯還有機會治,一般的老百姓得了都是直接殺掉了事,貴族不能容忍天黯蔓延,傷害到他們自身,寒族賤民的命在他們看來,也許還不如貴族養的一條寵物狗值錢。

「到了。」衛川說著,停下了馬車。

顏汐凝下了馬車,看著眼前王家的別院,雖然比不上王家主宅富麗堂皇,看著也是清雅別緻的,大門牌匾上寫著青嵐小築四個大字,門被一把大鎖鎖著。

顏汐凝從藥瓶里倒出一粒葯遞給衛川:「把葯吃了,帶我去見你家公子吧,這葯不能保證你一定不被傳染,不過可以減小被傳染的機會。」

衛川從汐凝手中接過葯,把葯往口中一放,一口吞了,苦澀的味道在嘴裡蔓延,他卻覺得心中一股暖流趟過,顏汐凝是王家請來給公子治病的大夫,像他這樣的下人的死活根本與她無關,她卻願意拿防止傳染的葯給他,這是第一次,有除了父母以外的人擔心他的性命。

「想什麼呢,快走了,這葯的效力可持續不了多久。」顏汐凝看衛川吃了葯開始發獃,催促道。

「哦。」衛川聽了她的話,取出鑰匙將別院的大門打開,帶著顏汐凝進了門。

顏汐凝進了青嵐小築,仔細地左看右看,就和那進大觀園的劉姥姥一樣,衛川見了好笑,說道:「在王家也沒見你這樣埃」

汐凝白了他一眼,道:「王家我就是一過路的,又不在那裡久呆,這裡就不一樣了,我要在這裡住好久呢,當然要好好看看。」

衛川對她的話不置可否,快步領汐凝往庭院深處走去。

到了別院最裡面,他們眼前出現一個別緻的小院子,上書翠竹軒,衛川說:「這就是公子所在的院子了。」

顏汐凝走進去,果然看見院子里種滿了各式各樣的翠竹,微風一吹便發出沙沙的聲音,清幽雅緻,空氣中甚至可以聞到竹香。衛川走上前去敲門,說道:「公子,我帶大夫來看你了。」

「讓他滾,我反正也活不成了,你們也別白費心思了,回去告訴我爹,讓他放把火把這屋子連同我一起燒了吧。」王承志虛弱的聲音從屋裡子傳出來。

「公子,這大夫可是高月小姐專門為你尋來的,你這樣高月小姐會傷心的。」衛川委屈地說道。

屋內沉默良久,虛弱的男聲緩緩響起:「讓她進來。」

衛川正準備推開房門,被顏汐凝攔住了:「你別進去,就在這院子里等我。」

衛川聽了她的話,往後退開。

顏汐凝推開房門,屋裡光線晦暗不明,地上一片狼藉,應該是之前來的人送的吃的全被王承志摔地上了,汐凝繞開障礙慢慢往裡走,只見一個披頭散髮的男子坐在床腳,把臉完全遮擋住了,身上的衣服因為穿了太久,原本的華服看著骯髒不已。

王承志聽著越來越近的腳步聲,感覺到來人慢慢的靠近自己,他的眼睛已經完全看不見了,之前他一直乖乖吃飯喝葯,覺得也許會有一線生機,直到今天發現失明了,他終於心灰意冷。

顏汐凝走到王承志跟前,緩緩蹲下,將他的頭髮分開,把臉露出來,一張臉上密密麻麻的都是痘痘,以前的容貌全然看不出來,他的雙眼因為長期的睡眠不足已經凹陷下去,失明讓他的眼睛失去聚焦,整個人都骨瘦如柴,死氣沉沉的樣子,饒是汐凝有心裡準備,也被嚇得倒吸一口涼氣。

顏汐凝開口說道:「王公子,我叫顏汐凝,是來給你治病的大夫。」

女孩子?王承志皺了皺眉頭:「你真是高月找來的大夫」

「是的,高小姐很擔心你,後面的日子我都會陪著你,直到你痊癒。」

王承志聽了她的話,嗤笑一聲,說道:「她就要成親了,怎麼可能擔心我。」

「高小姐是真的擔心公子,她為公子尋遍了洛陽的大夫,所以公子一定不能放棄自己埃」談到高月王承志的精神要好些,顏汐凝邊說邊從工具箱里掏出一套銀針,這屋子太暗了,不好下針呢,她琢磨著,站起身來,走到門口對門外的衛川說道:「衛川,你走遠一點,我要把這屋子的窗戶都打開了。」

「哦。」屋外的衛川聽了,忙朝翠竹軒外走。

顏汐凝把窗戶全都打開,屋子裡果然亮堂多了。她回到王承志身邊,問道:「公子現在還能動嗎?」

王承志點點頭,汐凝扶著他到光線充足的窗邊坐好。用手在他面前晃了晃,見他毫無所覺,問道:「公子的眼睛是什麼時候發現失明的。」

「今天早上?我也不能確定,今天直到有人來給我送東西,我才知道我看不見了,之前一直以為是天還沒亮。」王承志答道。

「哦。「汐凝聽完王承志的話,拿起他的手把了很久的脈,又仔細地檢查臉他臉上和手臂上的痘瘡。

王承志感受著汐凝的手指拂過他皮膚上的觸感,這雙手並不細膩,甚至比不上以前服侍他的丫鬟,指腹上有很明顯的厚繭,應該是長期勞動產生的。王承志胡思亂想著,突然聽顏汐凝說道:「我要給公子下針了,公子先忍耐一下。」

「嗯。」王承志點點頭,感覺頭皮一痛,眉頭皺了下。

「眼睛有沒有感覺到光亮?」

王承志眨了眨眼睛,眼前依然漆黑一片,搖搖頭。

顏汐凝又加了幾針在其他穴道上,繼續問他,他使勁的又眨了眨眼,眼前似乎能看到模糊的光線了,雖然十分微弱。

他一把握住顏汐凝的手,道:「我能見到很微弱的光線了。」聲音中難掩激動,這一絲光線,也照亮了他的心。

聽了他的話,顏汐凝答道:「好的。」說完將銀針取下。

隨著銀針的取下,王承志發現那一絲光線又不見了,內心也如那光線一樣明明暗暗,急忙說道:「我又什麼都看不見了。」

顏汐凝拍拍他的手,如安慰一個小孩一樣說道:「你以後乖乖聽我的話,用不了多久就能看見的。」

顏汐凝收拾好銀針之後,對王承志說道:「王公子,你的身體太過疲憊了,需要好好休息,休息好了才能有精力和病魔做鬥爭埃」

「我睡不著,一睡著就會被噩夢驚醒。」王承志答道。

顏汐凝聽了他的話,想了想,從包里取出了自製的安神香,這是在東征失敗后她因為擔心顏豐安危晚上睡不著而採藥製作的,包里還剩了些,應該還能用。

「王公子,我先扶你到床上躺著吧,我把安神香點上,你一會就能睡著了。」

王承志點點頭,由著顏汐凝扶他到床上躺下,蓋好被子,汐凝將安神香點燃放在離他床頭不遠處的香爐里,他聞著安神香淡雅的香味,強迫自己閉上眼睛。

顏汐凝看他眼睛閉上了,在房間里找了筆墨紙硯,開始寫藥方,沒過一會,聽到王承志問:「顏汐凝,你還在嗎?」

「在呢,你安心睡覺吧,我會一直守著你的。」

王承志聽到她的聲音,心裡漸漸安定下來,她是高月找來的,高月還擔心他,他一定不能讓她失望,他要好起來,漸漸地眼皮沉重,沉入夢鄉之中。

衛川百無聊賴的在花園裡坐著,見顏汐凝出來趕忙走上前去說道:「公子怎麼樣了?」

「還好,因為一直有吃藥,病情惡化地不嚴重。現在已經睡著了,這是我開的藥方,你明天把這些藥材帶來給我。」

顏汐凝說完,看衛川一臉為難的樣子,想到他回去是要被關柴房的,嘆氣說道:「你回去以後告訴王老爺和王夫人,以後來送東西的人不用進來了,我會放個籃子在大門口,你們把東西放籃子里就行,你家公子的病情和我的需要也會寫字條放籃子里,讓你們及時知道的。」

「好,我這就回去和老爺夫人說。」衛川聽了顏汐凝的話,心安下來,接過她的藥方便匆匆離開了。

王夫人看著衛川帶回來的藥方,想著他帶回來的話,對王珂道:「老爺,你說,這顏汐凝當真能治好承志的病嗎?」

王珂皺了皺眉,他已經讓人去查過顏汐凝的身份,確實如她所說,在福安村長大,從小跟父親學醫,她爹應徵入伍后,她就一直在和記醫館幫忙,至於是不是能治好承志的病,他的調查結果是汐凝之前沒看過什麼太大的病,可是高月既尋了她來,這姑娘又一付胸有成竹的樣子住到別院去了,若真沒幾分本事,和承志呆上七天也足夠她染上天黯了。

「夫人別再多慮了,她行不行,七天之後自然見分曉,我已加派了人手去蜀中苗疆,他們一有續魂蠱的消息便會通知我的。」王珂沉吟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