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十一章 別院生活(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一章 別院生活(一)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衛川兄,幾天不見別來無恙埃」顏汐凝高興地上前和衛川打招呼。

衛川見到她可一點也不高興,「福伯說是你在信上說給公子治病必須要有我,還有它的。」衛川指著老黃牛說道。

「對啊,是我說的。」汐凝點點頭,看老黃牛精神比起以前好不少,看來在高家過得不錯。

「為什麼,你明明知道公子的病會傳染,治療公子的病要用我的命去換嗎?」衛川忐忑地說道,他來之前福伯唉聲嘆息地對他說王家會記得他,會好好厚待他父母,他覺得自己過來必死無疑了。

「什麼啊,誰要你的命,只不過我一個人忙不過來,需要一個幫手,王家我除了你誰也不認識,自然就讓他們送你來了。「汐凝無奈地道,這傢伙腦子裡都在想什麼。

「那公子的病不會傳到我身上?」衛川不安的問道。

「現在自然會。」顏汐凝答道,看衛川苦著臉,趕忙加了句:「等我處理好了就不會了。」

衛川不可思議得望著她:「真的?」

「自然是真的,你看我和你家公子在一起這麼多天,有發生什麼異常嗎?」顏汐凝說著在他面前轉了一圈。

衛川看著她搖搖頭。

「這就對了不是,你先幫我拉好它埃」顏汐凝指了指衛川背後的老黃牛。

「哦。」衛川看她從老黃牛身上取出濃稠的液體放入一個乾淨的小瓷瓶中。

「可以了,你現在帶它去畜生棚,好好照顧它,它出事了你家公子可就完蛋了。」顏汐凝接過衛川手中的藥材和食盒,在離開前又加了句:「你現在就在畜生棚那邊呆著,我一會兒過去找你,別亂跑啊,你現在還沒有抵禦天黯的能力。」

「哦。」衛川答完,想到什麼,從包里掏出一封通道:「這是我去高家牽牛的時候高小姐讓我交給公子的信。」

顏汐凝微皺著眉頭接過信,雖然只有她來這裡的第一天王承志在她面前提過高月,可是她能感覺得到,王承志和高月之間不簡單,這信也不知道王承志看了是好是壞,算了,反正和她也沒什麼關係,她做好自己份內之事就好。

顏汐凝拿著食盒剛進翠竹軒,就聽見王承志的聲音:「你今天怎麼去了這麼久。」明顯地不高興。

顏汐凝看著他披散著頭髮站在屋門口,顯然起來了一會兒了,走過去拉他到院子里坐下,開始給他梳頭髮,答道:「讓衛川幫忙把你的葯看管好,忙活了一陣。」她每天要伺候這公子梳頭穿衣,吃喝拉撒,等衛川來了,自己就終於可以解放了。

「衛川怎麼來了?他不怕我的病氣傳給他?」王承志疑惑地道。

「我有辦法讓他不怕,你就不用擔心了,公子你只需要當心你自己就可以了。」顏汐凝給他綰好發,又端來漱口水給他漱了口。

見王承志心情還不錯,她取出信封遞給王承志,狀似不經意道:「這是高小姐給公子的信,公子看看吧。」

王承志神色一僵,死死盯著顏汐凝手裡的信封,久久不接過去,顏汐凝嘆了口氣:「公子不想看便算了。」說著要將信收起來,卻被王承志一把抓住揣進自己懷裡。

「今天的治療什麼時候開始?」王承志帶著些許怒氣問道。

「早飯過後。」汐凝邊說邊取出食盒裡的食物擺好,示意王承志吃早飯。

王承志默默地拿出碗筷吃飯,彷彿剛剛那封信並不存在一樣。

顏汐凝搖頭苦笑,待二人吃完早飯,顏汐凝為王承志針灸過後,便急急趕去找衛川了。

此刻衛川正在畜生棚百無聊賴地喂老黃牛吃草,見汐凝來了,趕緊站起來。

顏汐凝帶衛川來到離翠竹軒最遠的一個房間里,讓衛川坐下,衛川見她取出刀子,在火上烤了之後朝他走來,嚇得吞了吞口水,結巴道:「汐,汐凝,你要做什麼?」

「給你種痘,幹嘛那麼害怕,男子漢大丈夫的。」說著抓起衛川的手,在他的手指上割了一個小口子,將早上從老黃牛身上取出來的液體塗抹在傷口上。

「這樣真的有用?」衛川有些不敢相信,抹了這東西就不怕天黯了?那牛這麼厲害?

「我就是這樣才不怕你家公子的,你說管不管用。」

「哦。」衛川傻傻地應道。

「我去看你家公子了,你記得別去你家公子那邊啊,等我明天來看情況。」顏汐凝說完,便匆匆離開了。

王承志這一天的治療后,便早早回房休息了,顏汐凝見他神色和平日里並無太大區別,也不知道那信他到底看了沒有。

翌日一早,衛川大叫著衝進了翠竹軒,把正在吃早飯的顏汐凝和王承志嚇了一大跳。

「不是讓你千萬別來這邊嗎?你怎麼跑過來了。」汐凝放下碗筷,氣急敗壞地說道。

「不是,汐凝,我,你看看我,我得天黯了,我要死了。」衛川抓著顏汐凝哀嚎道。

汐凝仔細看了看,他的臉上果然出現了些紅疹子,沒想到這麼快就見效了,她還以為衛川和自己一樣要過段時間才能見效呢。

「你真得天黯了?」王承志疑惑道,奇怪,之前他來接觸了自己幾次都沒事,這次離自己不知道多遠反而被傳染了?

「他得的不是天黯,只是癥狀有些像罷了。」顏汐凝笑著道。

聽了她的話,衛川總算鬆了口氣,突然想到自己離公子那麼近,嚇得就要往外跑,顏汐凝及時叫住了他:「等等,你現在不用怕被你家公子傳染了,他傳染不到你的。」

既然衛川的痘已經種好了,就該安排他幹活了,她可不想一直累死累活下去。

聽了顏汐凝的話,衛川回過頭來,指著自己問道:「這樣以後就不怕了?」

「是啊,所以我要安排你幹活了。」衛川聽顏汐凝說道,「從今天開始,我只負責幫你家公子看病熬藥,其他的取東西,喂牛,還有陪你家公子說話,伺候你家公子的事情,全都由你來做了。」

衛川還沒說什麼,王承志已經反對了:「不行。」

顏汐凝瞪著他:「為什麼不行?」

「我不習慣一個男人伺候我。」

「那就從今天開始習慣。」

「我習慣不了。」

顏汐凝怒了:「王承志,這種事情有什麼習慣不了的,你要實在習慣不了男人伺候,那就別讓人伺候了,自己穿衣梳頭吃飯,我是大夫,不是下人,你是不是非要累死我才滿意埃」

衛川被顏汐凝和公子的話驚呆了,他沒想到她敢用這樣的態度對公子說話,更沒想到的是公子居然接受了,他聽見公子悶悶不樂地說:「那梳頭你來做,其他的交給衛川做。」

「好,成交。」顏汐凝咬牙切齒,能把大部分事情推掉已經不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