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十二章 別院生活(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二章 別院生活(二)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不知不覺,王承志的治療已過了一月有餘,病情漸漸穩定了下來,顏汐凝也總算有點時間干自己想做的事情了,這一日趁王承志睡著了,安排了衛川去幹活,便往書房而去。

青嵐小築的書房就在翠竹軒的一側,門外的走廊院落因為近日無人打掃,落了一地的樹葉,牌匾上的天一閣三字帶著蒼勁雄渾地力道,顏汐凝推開房門,書房的案桌上還擺有文房筆墨,不過上面厚厚的灰塵預示著這裡很久沒人來過了,書案後面是一排巨大的書架,上面密密麻麻擺滿了書,顏汐凝走過去隨手抽了幾本,都是講什麼剛理倫常中庸之道的,這些她可沒什麼興趣,她想了解自己所處的這個世界,應該看歷史和地理風俗志一類的書才有用處,她將手裡的書放回去,仔細辨認下發現書架每一格下方都有小字用來分類書,找了一圈也沒找到什麼歷史相關的書,莫非放上面了?顏汐凝想著,搬了椅子站上去,終於找到了自己要的書,可是書放得地方太高,她站椅子上也取不了,只得墊著腳尖去取,不想腳下一滑,整個人摔倒下去。

「埃」顏汐凝高叫,匆忙中伸手在書櫃亂抓一通,隨著她的倒下,書櫃中零零散散的書跟著掉落下來,「彭」地一聲,原本放在書櫃最高處的一個盒子掉下,有驚無險地落在摔倒的顏汐凝身側,蓋子滑落,裡面存放的畫卷四散開來。

顏汐凝暗道倒霉,還好摔得不嚴重,她還是讓衛川來幫自己取吧,顏汐凝想著爬起身,將地上的畫卷撿起準備放好,看著畫上的內容神色一怔。

畫中的女子絕色傾城,身著湖藍色的錦袍靠在窗邊,眼中帶著盈盈的笑意,神色中毫無嬌羞之色,一片坦坦蕩蕩的模樣,卻更讓人覺得心動,顏汐凝又撿起其他幾幅畫卷看了,它們畫的皆是同一個人,或悲或喜,神情各異,卻皆栩栩如生,不難看出作畫人對畫中女子的一片深情,她也一眼就認出了那個畫中人高月。

「你在做什麼?」王承志醒過來沒見到顏汐凝,問了衛川便到書房來找她,看她愣在那裡原本打算從身後嚇她一嚇,待看清她手裡的畫臉色變得異常難看,一把奪過畫卷,厲聲道:「誰准你翻我的東西的。」

顏汐凝看著王承志眼中濃濃的怒意,原本難看的臉上甚至帶了些陰狠的味道,讓她心生寒意,顏汐凝吞吐道:「我,我只是想找點書,並不是故意……」

「出去。」王承志沉聲道。

「我……」顏汐凝還想解釋王承志卻明顯不想聽她的話:「我說讓你出去。」聲音帶著暴怒之色。

顏汐凝見他這樣也不敢再留下,扔下一句對不起便匆匆離開。

等書房只留下了王承志之後,他沉默著看著手中的畫,前一刻他是真的動了殺心了,所有人都知道高月不久便會嫁給謝容華,這些畫像的存在彷彿在提醒著他,自己的一往情深有多麼難堪,而這種難堪,還被別人知曉了,真是天大的笑話,他一直想毀了這些畫,卻也一直狠不下心,想著前些日子高月信中的內容,他握緊雙拳,也許,是個時候跟過去做個了斷了。

衛川看著慌慌張張進門的顏汐凝,奇道:「公子說他去找你了,怎麼你一個人回來了。」

顏汐凝平息下自己的懼意,小聲對衛川道:「衛川,你能不能跟我講講你家公子和高小姐的事情。」

衛川聽了臉色一變,直搖頭道:「你還是別問了,這事你還是不知道得好。」

顏汐凝還想說什麼,王承志已經回來了:「想知道什麼直接問我便是,何必問旁人。」

顏汐凝見他不聲不響地回來,之前怒火衝天的他彷彿不存在一般,不由有些心虛道:「我真不是故意看你的東西的,我只是想找些書看罷了。」

「顏汐凝,你真的是福安村人士?你的學識氣度,完全不像一個鄉下來的丫頭。」王承志有些懷疑地看著她,原本這個女人會寫字已經讓他驚詫了,以他的了解,那些窮苦人家出生的人,連家裡的男孩送去讀書識字的都少之又少,何況她這樣一個女孩子。

顏汐凝有些心虛,這個時代確實沒人教她認字,可前世她怎麼說也是受過高等教育的人,這個世界的字體都是繁體字,她根據顏豐開的藥方還有家裡的一些醫書,把那些字認了個七七八八,雖然字寫得丑,但好歹能寫了,可這些又怎麼能對王承志說呢,她反駁道:「我家雖窮,我爹對我卻是極好的,他會的都教我了,難道一個鄉村的大夫就不能教女兒識字了,公子不相信我,總不會不信王大人的調查吧。」

他爹會放她進來,必然對她的家世背景做過全方位的調查,如此他也不再追究一個窮鄉僻壤的大夫斷文識字的問題,轉而問道:「你想看什麼?」

「歷史地理志一類的書籍,我想多長點見識。」顏汐凝誠懇地道。

王承志倒沒笑話她一個姑娘家看這些,只道:「如今我病情穩定下來了,也想找些書解悶,明日起我就陪你一起去書房,你想看什麼書便看,有不懂的也可以問我。」

顏汐凝眼睛一亮,高聲道:「謝謝公子。」

「不必謝我,你好好替我治病即可。」王承志說完便自顧自進了屋,精神顯得有些疲憊。

從這天開始,汐凝覺得日子過得快了很多,她每日治病讀書,偶爾練習下寫字,有王承志的幫忙,她的進步非常快,從各類書中獲取到的知識,也讓她對這個時代的了解也與日俱增,和王承志相處的久了,她發現自己一直小看了王承志,這個人雖然手無縛雞之力,卻聰明絕頂,那滿屋子在顏汐凝看來如山高的書籍,他竟是全部熟讀過的,很多內容甚至可以倒背如流,顏汐凝有時聽他講書中的內容會入迷,這樣的男人,卻入不了高月的眼,偶爾顏汐凝也會為他感到惋惜。

時間漸漸流逝,他們三人被與世隔絕在青嵐小築這一方別院里,全然不知外面的世界已經起了風雲巨變,天下,漸漸開始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