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十三章 山雨欲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三章 山雨欲來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大成九年四月二十日,原本應該是無比尋常的一天,卻被洛陽城突如其來人數眾多的官兵打破,城門被關閉,牆上迅速布滿了告示,整個洛陽城只許人進,不許人出,如此詭異的情形讓老百姓人心惶惶,多方打聽之下終於知曉,在第二次東征大軍出發一個多月後,原本負責東征大軍糧草的宋州刺史秦啟明在黎陽起兵造反,如今已經快要打到洛陽了。

高府在前一天已被官府圍得水泄不通,整個府邸沒了原本將要辦喜事的氣氛,顯得死氣沉沉,只因為那造反的秦啟明,是高溥的得意門生,甚至秦啟明能到達如今的官位,高溥對他的提拔也功不可沒,如今出了這樣的事,高家想置身事外自然不可能。

「小姐,我們可怎麼辦啊?」萍兒看著門外守著的官兵,害怕道。

「別怕,高家和造反之事毫無瓜葛,待這次叛亂平叛后,陛下定會給高家一個公道的。」高月心中也充滿不安,卻不敢表現出來,只能如此安慰萍兒。

一個家丁急匆匆進來,高聲道:「小姐,王大人來了,正和老爺大公子在正廳續話呢。」

高月聽了,急忙讓萍兒為她梳妝,王珂如今還能來高家,也許是有救高家之意,畢竟王高兩家也算世交。

高家正廳內,高溥皺眉看著手中的信件,道:「賢弟今日來,就是為了送此信給我?」

「一來是給高兄送信,二來是想告訴高兄,秦啟明的軍隊已經快到洛陽城下了。」王珂慢慢道。

「王伯伯這是何意?你與我父親認識已久,他為人如何,王伯伯自然知曉,這秦啟明造反大逆不道,高家絕沒有參與絲毫,否則也不會在此任您的人馬圍了高家。」高皓天氣憤道,高溥在一旁沉默不語。

「我自然知道高家沒有參與此事,可天下人皆知秦啟明與高家的關係,我怎麼認為不重要,重要的是陛下是怎麼認為的?以陛下的性子,王某隻能在現在做個抉擇,否則怕王家也無法保住,高兄要怨我恨我我無話可說,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這朝中誰不是這樣的,看看謝家,他們千辛萬苦才求得的親事,如今不也說悔就悔了。」王珂坦然道,他必須在皇帝回來前與高家劃清界限,秦啟明叛軍看似聲勢浩大,可與東征軍相比又能有多大優勢。

「王伯伯,你說什麼?謝家退親了。」高月剛進大廳,便聽到了王珂的話,整個人一僵,臉色慘白地就要往後倒,高皓天見狀急忙上前扶住她,擔心道:「妹妹。」

王珂此時才注意到前來的高月,眼中閃過一絲不忍,卻還是道:「是的,退婚書我已經送到你父親手中了,謝家如此做法也無可厚非,今日過後,我要全力準備洛陽的守備,也不會來此了,你們,好自為之吧。」

王珂說完欲離開,高月一把拉住他,聲音帶著哭腔道:「王伯伯,看在我為承志哥哥尋醫的份上,我求求你,救救高家,高月求你了。」

「我……」王珂拒絕的話還未出口,已被高溥打斷道:「月兒,你過來,不要丟了我高家的臉。」

「爹。」高月滿臉淚痕地看著高溥,這一天對她來說這樣殘忍,原本的良人沒有了,連原本的家也保不住了嗎?

「聽你爹的話吧,我幫不了你們,如何處置你們,陛下自有決斷。」王珂扯出衣袖,對高溥道:「高兄,我們就此別過。」

王珂出了高府,管家福伯見他滿臉倦意,道:「大人,要先回府休息嗎?」

「不必了,去見薛將軍。」王珂揉揉眉心,見福伯欲言又止的樣子,道:「你還有什麼事?」

「高家的事情,需要告訴公子那邊嗎?畢竟公子對高小姐……」福伯猶豫著問道。javasc日pt:

「不準告訴他,叛軍的事,高家的事一個字也不許說,告訴送東西的人,他們若透露了半點風聲,便是死路一條。」王珂厲聲道。

「是,老奴明白。」福伯應道。

**********************

六月初五一早,天氣晴朗。

「今天是什麼日子?」正欲喝葯的王承志突然放下藥碗,抬頭問伺候一旁的衛川。

「今日?」衛川低頭細細算了一下,答道:「今日是六月初五,不是什麼特別的日子。」

「六月初五嗎?」王承志喃喃道:「沒想到時間過得這麼快,明天就是六月初六了。」

「是啊,公子治病都三月有餘了呢,原本想著這日子枯燥難熬,倒沒料到過著也這麼快。」衛川沒發現王承志的異常,以為他只是想知道自己這病治了多久了。

王承志將黑糊糊的葯一飲而盡,苦澀的味道從嘴邊往心裡蔓延開來,這葯喝久了還以為自己已經麻木了,沒想到還是這麼苦,他淡淡地想,口中卻道:「去給送東西過來的人說,讓他們今晚送兩壇好酒過來,我要喝酒。」

衛川顯然受到了驚嚇,高叫道:「公子你如今還病著呢,這病還沒好怎麼能喝酒呢。」

「叫你去你就去,再說廢話,就讓我爹換個人來伺候我。」王承志一把放下碗,惡狠狠道,一臉沒得商量。

衛川苦兮兮地出了屋子,直奔書房而去,顏汐凝平常無事,都會在書房裡看書,他見了她高聲道:「汐凝,公子要喝酒,我攔不住,你快去勸勸他。」

顏汐凝一愣,放下手中的書道:「他這段日子不是一直好好的嗎?怎麼突然要喝酒了,你是不是哪惹他了?」

「我沒惹啊,公子問我今天什麼日子,我答了,就多說了句來這別院治療三月了。」衛川一臉的委屈。

還有三月我家小姐就要嫁到謝家了。萍兒的話在顏汐凝腦中響起,王承志要喝酒,莫非是因這高月出嫁。她沉思片刻,對衛川道:「按照你家公子的吩咐去取酒,就說是我治病要用的,拿回來交給我,由我給你家公子送去。」

「這……真不會出什麼問題?」衛川小聲問道,要是王承志出了事,他這命也別想保住了。

「有我在呢,沒問題,我還是挺珍惜我自己性命的。」顏汐凝拍拍胸脯,信誓旦旦地道。

「哦,這就好。」衛川看顏汐凝這樣說,放下心來,高高興興的出門了。

顏汐凝望著他的背影,卻陷入了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