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十四章 斬斷前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四章 斬斷前緣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聽到院外傳來的腳步聲,王承志一臉不耐煩道:「叫你拿個酒磨蹭了這麼久,不要以為這別院就你一個下人公子我就不敢罰你了。」

「公子心情不好,何必拿下人撒氣。」顏汐凝嘆了一聲。

王承志沒想到來的人會是顏汐凝,作為一個病人,面對大夫時難免帶了幾分心虛,他別開眼不敢看她,輕聲道:「怎麼是你,你不是說今天的治療已經結束了嗎?」

顏汐凝揚了揚手中的酒罈,道:「公子不是想喝酒嗎?我來給公子送酒的。」說著將酒放在院中的石桌上,王家的酒,都是珍藏數十年的佳釀,顏汐凝剛拍開封泥,濃郁的酒香便在院中四散開來,王承志看她取出碗倒滿酒,放在他面前,笑道:「公子喝吧。」

「你,不是來阻止我喝酒的?」王承志記得顏汐凝囑咐過衛川應該吃什麼配合治療,這酒是被明令禁止的,可如今她卻這麼大方的將酒送到自己面前。

「我阻止了公子就不喝了?」顏汐凝輕聲問道。

「當然不是。」王承志趕忙接道。

「既然如此,我何苦多此一舉。」顏汐凝淡笑道,語氣雲淡風輕:「我知道高小姐成親了,公子很難過,心裡不痛快,若不借這酒發泄一番,今日怕是熬不下去。」

王承志聽了這話臉色難看,道:「誰告訴你我是因她成親要這酒的。」想了想意識到什麼,怒道:「莫非你偷看了我的信?」

「我可沒看,這洛陽誰不知道高謝兩家的親事就在這幾天,而能讓公子這麼反常的,除了高小姐又還能有誰?」顏汐凝搖頭苦笑,言罷她端起桌上的酒遞到王承志嘴邊,望著他的眼睛認真道:「公子若覺得只有這酒才能讓公子得到解脫,那公子就盡情喝吧,我會守著你,不會讓這酒要了你的命的,大不了咱們在這別院多住上一年半載,反正這裡日子比我家裡舒服多了。」

王承志看著她一臉誠懇的樣子,卻只覺得自己可笑至極,他一把揮開嘴邊的酒,酒碗飛了出去,應聲而碎,酒水撒了滿地。顏汐凝怔愣了片刻,便走到碎碗邊,蹲下身小心地撿起地上的碎片。

「你這是在可憐我,同情我?」王承志看著她的動作,咬牙切齒道。

顏汐凝站起身,將碎片用手帕包起來后,才望著王承志輕聲道:「琅琊王氏,百年大族,祖上出過宰相四人,大儒兩人,三朝元老一人,王叔權更是拯救國家於水火之中,以一己之力力挽狂瀾,王家屹立的時間,比這大晉還要久,而今王大人作為王氏的族長,他的兒子,我這鄉野來的丫頭為何要同情他?可憐他?」

「你……」王承志被她的話噎住,只悶悶道了句:「這些日子你的書倒是沒白看。」

「若不是公子這病,我恐怕這輩子都長不了這幾個月的見識。」顏汐凝訕訕道。

「那你給我送酒,到底什麼意思,我可不認為你真是想在這別院多呆上一年半載。」王承志道,經這一鬧,他想借酒消愁的念頭倒是消散了些許。

「高小姐和我說過,公子的病因她而起,囑咐我無論如何要治好公子。」

「和她沒關係,是我自己不注意染上的。」王承志急忙開口,打斷顏汐凝的話。

顏汐凝笑笑,繼續道:「汐凝雖對公子與高小姐的過往不甚了解,卻也可從公子的言行中感受到公子的深情,只是感情之事不能勉強,既然襄王有夢,神女無心,且如今高小姐已是他人之妻,公子何不早日放下,給自己也給高小姐一個解脫。」

「放下?」王承志嗤笑道:「你說得到容易,能放下我還會折磨自己到現在?顏姑娘怕是還沒遇上自己心儀之人,才能如此暢快地說出此等風涼話。」

「汐凝是一個連生存都還不能安穩的人,確實沒心思也沒機會去感受公子所謂的男女之情。」顏汐凝自嘲道。

「我不是這個意思。」王承志見不小心傷了她自尊,有些抱歉。

「我自然知道公子不是這個意思。」顏汐凝笑笑,轉身進屋端了一個燒得火熱的炭火金盆出來,放在地上。

「這是做什麼?」王承志疑惑道。

「公子是要借酒消愁還是決定放下這段情,還請公子自己決定,今晚公子無論決定如何,汐凝都會在公子身邊陪著。」顏汐凝道。

王承志幾乎瞬間就明白了她的意思,他一時征住,片刻后握緊拳頭,邁著沉重的步伐往書房方向走去。

顏汐凝看著他的背影,總算鬆了口氣。

這夜,王承志沒有喝酒,清醒地展開他視如珍寶的畫卷,為顏汐凝細細講述畫中的場景,或喜或悲,或哭或笑,顏汐凝在一旁靜靜聆聽,看著他每講完一幅畫,便將它們扔進火盆之中,火星四濺,其中的畫卷慢慢變為灰燼,猶如他對高月長久以來單戀的祭奠,顏汐凝知道,他對高月的感情並不會隨著這些畫卷的燒毀而消逝,但至少,這是他走出自己執念的開始,時間終會將他的痛苦慢慢撫平。

七月初,洛陽城已被叛軍圍了快一月,外郭城已被叛軍攻陷,洛陽老百姓紛紛四散逃離,王珂帶著洛陽守軍退回了內城,此時城內糧草已極度匱乏,連他也不知道還能撐多久,如今只盼著援軍能早日到達,福伯奔上城牆,對忙碌的王珂輕聲道:「大人,公子問送去的食物和藥草為何越來越少,這樣下去怕是瞞不住了,要不要將這城中情況告知公子,以免他胡亂猜測。」

「不行,和他說了只會讓他擔心,影響他的病情。」王珂皺眉,厲聲警告他道。

「可是公子那麼聰明,若我們什麼都不說,他心中必然會有所懷疑。」福伯有些憂慮的說道。

王珂想了想,輕聲吩咐他:」這樣,你就告訴他淮河泛濫,下游百姓鬧了澇災,難民逃難到洛陽,城內的大部分食物和藥材都救濟難民了,承志心善,定然不會再說什麼。」

福伯聽了他的話,點頭應是,快速退下城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