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十七章 洛陽再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七章 洛陽再遇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王珂見高家三人神色一緊,看了他們一眼,也不再多說,讓人押他們回牢房,騎上馬便讓侍衛帶路追擊反賊。

謝容華沒想到明月樓的人會敗得這麼快,居然有那麼多的人追查自己,他再小心翼翼,還是泄漏了蹤跡,如今被侍衛團團圍住,他平心靜氣地觀察著,尋找著一絲一毫地逃脫時機。

王珂騎馬來到謝容華面前,見他一身黑衣,臉上戴著崑崙奴面具,把臉遮了個嚴嚴實實,很明顯,他不想讓人見到他的面容。

王珂上前道:「閣下如今已沒了退路,不如束手就擒,王某可以考慮為閣下留個全屍。」

「是嗎?」謝容華呵呵笑著。

「大人小心。」邊上的侍衛見謝容華趁他們不備,向王珂射去了一把匕首,王珂也嚇了一跳,堪堪躲過射過來的匕首,等回過神來,發現謝容華竟打傷了幾個侍衛,衝出了重圍向遠處飛奔而去。

「給我放箭。」王珂咬牙道,沒想到在重重包圍下這反賊竟還敢當眾襲擊他,這人究竟是誰?

謝容華功夫再好,也敵不過萬箭齊發,他左躲右閃,還是免不了右肩被一支羽箭射中。

王珂見他拖著帶傷的身體往青嵐小築的方向去了,對侍衛道:「追,他受了傷,跑不了多遠。」

*********************

顏汐凝又是施針又是給王承志敷帕降溫,忙活了大半夜,總算把溫度降下來了,這次發燒,可真是來勢洶洶啊,她讓衛川守著他家公子,揉了揉酸軟的手臂,打算先回去睡一會兒。

走到桂香園門口,才想起來自己白天晾在花園裡的草藥還沒有收,感嘆著自己真是勞碌命,剛走到花園就聽見彭地一聲響聲,她朝響聲處走過去,發現地上躺了一個人,一個黑衣人,一牆之隔的外面不久便火光衝天,她聽見外面的人大叫道:「反賊跑進青嵐小築了,怎麼辦?」

反賊?就是地上那個黑衣人嗎?她取出隨身攜帶的秘密武器,慢慢朝黑衣人走去,準備一有不對勁就麻痹他保命。只是她的動作顯然是不夠快的,還沒靠近黑衣人,便被他用劍抵著脖子了。

顏汐凝後悔了,她就應該當作什麼都沒看見離開就好了嘛,幹嘛要好奇,前人都說好奇心害死貓,她怎麼就不吸取前人的教訓呢。

「英雄,你別亂來啊,我只是個過路的,你不要傷及無辜埃」顏汐凝可憐兮兮地說。

謝容華借著外面的火光,看清眼前人的樣子,一個十五六歲的小姑娘,穿著一身碧色的襦裙,容貌清秀,一雙烏黑的眼睛正可憐巴巴的望著他,他不知道為什麼逃到了這裡外面那群侍衛就不追了,只是,他現在總算有時間喘息一下了。

顏汐凝看他戴著崑崙奴的面具,完全看不見長什麼樣子,自然更是看不見表情了,自己裝可憐也不知道起效果沒有,發現他右肩上插著箭,血還在往外流,趕忙說道:「壯士,你受傷了,我是大夫,醫術很好的,我幫你看傷好不好?」

謝容華猶豫了下,緩緩放下劍,顏汐凝一得機會,取出秘密武器向謝容華噴去,謝容華只覺得那藥粉一觸到自己的手上,自己便全身肌肉僵硬,動彈不得了,劍也從手中掉落。

顏汐凝拍拍胸口,剛剛真是嚇死她了,還以為自己要一命嗚呼了,現在危機解除,總算鬆了口氣。她看著眼前的黑衣人,既然他是反賊,乾脆去找衛川來把他送出大門,讓外面那群侍衛帶走好了。

顏汐凝正準備去叫衛川,突然想到,叫衛川之前她先看看反賊的樣子好了,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遇到這麼刺激的事情呢,錯過這次,估計以後就沒這種機會了。

謝容華見她要來摘自己的面具,加緊運內力,可是那葯也不知是什麼葯,自己用內力居然逼不出來葯,只能言語恐嚇道:「你若摘了我的面具,我一定殺了你。」

顏汐凝現在占著上風,而且打算看了他樣子以後就讓衛川來把他扔出去了,自然不怕他的威脅,在謝容華欲殺人的目光里,緩緩摘下了那個崑崙奴面具,一張風華絕代,既陌生又熟悉的臉慢慢顯現在她眼前,她驚道:「是你。」

顏汐凝從來沒有想過,她會在這樣的情況下再次見到謝容華,反賊,怎麼會和魏國公家的二公子扯上關係呢,一下愣在了那裡,等反應過來,幾乎是沒有經過思考的話脫口而出:「你別怕,我會救你的。」

青嵐小築外,侍衛里裡外外圍了個水泄不通,侍衛對王珂道:「大人,反賊逃進青嵐小築了,咱們還追嗎?」

王珂沉吟許久,道:「承志的病還沒痊癒,我們若貿然追進去,恐怕都會有性命之憂,吩咐下去各個侍衛守好青嵐小築的每一個出口,我們守株待兔,我就不信他敢躲在裡面一直不出來。」

「是,大人。」侍衛答道,領命而去。

顏汐凝拖著謝容華,一步一步地挪到桂香園,她在他身邊說道:「對不起啊,我沒想到是你,這藥粉沒解藥,一炷香的時間後會自動失效的。」謝容華四肢動彈不了,只能由著她扶著自己往前移動,他不知道為什麼這姑娘見到他的容貌后便決定救他了,似乎是舊識,他卻記不起來在哪裡見過她。謝容華聞著她身上的葯香味,想著她說她是個大夫,倒是沒有騙人呢。

顏汐凝把謝容華弄到她住的房間的時候,整個人都快累攤了,可是她還不能倒下,還要去花園把痕處理一下,還有謝容華身上的傷,雖然不嚴重,可是也拖不得。

等顏汐凝把一切弄完,天邊已經漸漸泛白了,她正打算打個盹,聽到門外的腳步聲,看著躺床上的謝容華,雖然那些箭啊血水啊都被她處理掉了,可是那大活人現在就在床上呢,一進門就可以看見,她沒來得及多想,一骨碌爬到床上去,把床上的帷帳剛掀下來,門就被人推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