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十八章 擺脫困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八章 擺脫困境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衛川推開門看著垂下的帷帳一愣,還沒反應過來便被帷帳中憤怒的女聲罵得狗血淋頭:「衛川,你進門前不知道敲門啊?女兒家的屋子是大男人隨便進的嗎?你這樣我以後還要不要嫁人了。」

衛川被她罵得臉色通紅,平常這個時候顏汐凝早就起床了,他以為這屋子沒人才冒然闖進來的,沒想到汐凝竟然還在房間里,他結結巴巴道:「我,我以為你已經起來了,不在房裡才進來的,我……」

「你先出去,把門關上,有什麼事情等我換好衣服出來和你說。」顏汐凝打斷他的話道。

「哦。」衛川乖乖的退出去關好門,在門外等著。

顏汐凝看衛川出去了,提著的一口氣總算鬆了下來,她拍拍胸脯,還好她反應夠快,不然就慘了,一回過頭,便看到一雙漆黑的丹鳳眼緊盯著她,如要把她整個人吸進去般。

「那個,你醒了?有沒有感覺不舒服。」顏汐凝訕笑著,突然反應過來自己現在和謝容華呆一張床上,說不盡的曖昧,慌忙從床上爬下來,神色尷尬:「剛剛是權宜之計,你別介意埃」

謝容華本就沒有睡著,不過是在閉目養神,聽到外面的腳步聲正準備動手,不料顏汐凝突然衝到床上來,打斷了他的動作,他看著眼前這個用手不住絞著發梢來掩飾尷尬的姑娘,低聲問道:「我和姑娘什麼時候見過嗎?」

顏汐凝聽了他的話,忽略掉心中那絲似有若無的失落感,回答道:「去年春天,在洛陽比武招親的擂台上,謝公子救了小女子一命。」

謝容華順著她的話想了想,恍然大悟,她就是當時獨孤湛發泄怒氣用箭射向的那個姑娘:「沒想到當日的舉手之勞,換得這次姑娘相救之恩,我們還真是有緣。」

「是啊,那次之後,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沒想到我們還能再見……」顏汐凝笑著說,突然想到什麼,暗道糟糕,焦急地對謝容華道:「謝公子就呆在這裡,千萬不要出門,等一會兒我馬上回來。」說完把帷帳放下,將謝容華藏好,也不等謝容華回答,便匆忙往門外跑去。

衛川一直在門外守著,見顏汐凝出來,匆忙迎上前道:「汐凝,我今天去取東西的時候老爺就在大門外,他說這裡逃進來了反賊,讓我們仔細搜查。」

顏汐凝聽了他的話,停下了腳步,問道:「你剛才那樣匆忙進我房間就是在搜查反賊嗎?」

衛川摸摸腦袋,有些不好意思道:「我打算把別院的屋子都搜查一遍,剛剛查到你的房間,平時這個時辰你都不在屋裡了,所以我才沒有敲門就進去。」

顏汐凝點點頭,對衛川道:「你也太小心了,要我說,我們根本不用搜查,你想想,你家公子得的可是天黯,若是那反賊知道了,肯定拚死也要往外沖的,若是他不走,留在這裡反正是個死,等我們得閑了慢慢搜就是,現在你家公子才是最重要的,要是他有個三長兩短,反賊怎麼樣我不清楚,我們兩個肯定是要陪葬的,你現在與其花時間一間屋子一間屋子的搜,不如去你家公子跟前守著,以免他出差池。」

衛川聽了她的話,深覺有理,尤其想到昨天公子高燒不止的樣子,打了個寒顫,說道:「那我先去守著公子,你快弄了葯送過來埃」說完匆忙往翠竹軒跑去。

顏汐凝哄走了他,一刻不敢耽擱地往畜牲棚跑,昨晚她太大意了,王承志住的翠竹軒就在桂香園旁邊,她之前為了把衛川扔她以前住的房間,讓他好照顧王承志,自己搬到了桂香園去,可是還是太近了,謝容華在那裡呆了不少時間了,萬一出事了,汐凝簡直不敢想下去,她快速地從老黃牛身上取了牛痘,等她跑回房間的時候,卻見屋子裡沒了謝容華的身影,床上空蕩蕩的,如他從不曾出現過一般。

「不是讓你在這裡等我,哪裡都別去的嗎?」顏汐凝氣急地跺跺腳,快哭出來,突然身後一陣風飄過,她回過頭,見謝容華站在她面前,一顆心總算落下。

「我覺得藏在房樑上比藏在床上要安全些。」謝容華看她快哭的樣子,不由地解釋道。

顏汐凝也沒功夫和他多說,將他拉過來坐下,在他的手上割了一道小口子,將瓷瓶里的液體給他塗抹上。

謝容華看她奇怪的舉動,想到早上聽到她和那個叫衛川的小廝的對話,心中有些瞭然,但還是好奇地問道:「這是什麼葯?」

顏汐凝弄完了幫他包紮好,不答反問道:「公子可知道為何你逃進了這裡以後便沒人追進來了?」

謝容華看著她,輕皺眉頭道:「這裡住了一個患天黯的病人。」

顏汐凝聽他這樣答有些詫異,吃驚道:「你知道?」

「早上我聽到了你和那個衛川在門外說的話。」謝容華點點頭。

顏汐凝看他如此淡定的樣子,驚奇不已,謝容華還是她見過的人裡面第一個聽了天黯后沒有表情大變的,就是她自己也做不到那麼淡然,不禁奇怪道:「難道公子不害怕天黯嗎?」

「傳說天黯傳染性極強,且無藥可救,我又怎麼可能不怕。」謝容華苦笑道。

「那公子聽到我們的對話,還繼續呆在這裡……」顏汐凝疑惑問道。

「我不能出去,不瞞姑娘,若我被抓住,後果比染上天黯嚴重千萬倍。況且姑娘曾說過,你是大夫,想必在此處已呆了不少日子,我想,如今的情況,我留在你身邊是最安全的,我相信姑娘會用一切辦法救我。」謝容華認真道,他看了手上剛剛被她塗抹上液體的傷口處,嘴角凝了絲笑意,「或許,姑娘已經給我上了防止傳染的藥物了。」

顏汐凝聽了他的話,驚詫於他的聰明絕頂和臨危不亂,她低聲詢問道:「公子就不怕我害你嗎?我若把你送出去邀功,能拿不少好處。」

「你不會的。」謝容華看著她,自信地道,「你不是那樣的人,何況,若你真要害我,就不會回來了。」明明是一個剛見面不到幾個時辰的陌生人,若不是她提醒,他根本記不起去年救過她的事情,可是很奇怪,他對她卻有莫名的信任感,認定了她一定會幫自己。

顏汐凝聽了他的話,反而對自己的試探有些不好意思,她低聲道:「你救過汐凝的命,我一定會想辦法送你安全離開的,你說得對,我剛剛給你弄的就是讓你不被傳染的葯,如果之後發現手上或者臉上起了紅色的疹子你也別急,那是正常的反應。」眼見和他已經說了好長時間的話,若再不離開,衛川恐怕會起疑,她起身道:「我得先去王公子那邊看看他,公子你安心在這裡等我,這別院只有我和衛川在,沒有旁人,我會穩住他,不會有人再尋到這邊來的。」

「嗯,我早上聽衛川喚你汐凝,姑娘能告訴我你的名字嗎?」謝容華輕聲問道。

他的聲音輕柔,顏汐凝聽了心裡一動,道:「我姓顏,叫顏汐凝。」

謝容華點點頭,正欲說什麼,顏汐凝已打斷他道:「我知道,公子是魏國公府的二公子謝容華。」去年她就把他的身份記得很清楚了。

謝容華揚起唇角,炫目的笑容彷彿能照亮人心,讓顏汐凝微微晃了晃神,她回過神,輕輕給他施了一禮,便匆忙離開,走前還不忘把門關好。

謝容華聽著她匆匆離去的腳步聲,默念道:「顏汐凝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