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十九章 短暫相處(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九章 短暫相處(一)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顏汐凝為王承志針灸過後,將自己配的葯往他臉上抹去,然後把葯遞給衛川,說道:「把他全身上下生瘡的地方都抹上藥。」

「哦,汐凝,公子真的會好嗎?怎麼臉看著越來越恐怖了。」衛川接過葯忐忑地道。

「現在是最壞的時候,這段時間熬過去了,等痘瘡脫落了就會慢慢變好了。」汐凝擦擦額頭上的汗水,心中想著不知道謝容華那邊牛痘成功種上沒,如果成功了就可以保證他不被傳染了,如果失敗,有可能他已經被傳染,只是還在潛伏期沒有發作,但願一切順利。

「對了,老爺一會兒問起來怎麼答埃」衛川突然想到這個問題,他在顏汐凝的勸說下,就沒再搜查過反賊了。

顏汐凝低頭思考了一會兒,說道:「你先弄著,我去取午飯,大人那邊我會回復的。」

「哦,那你快點回來埃」衛川說著,繼續手中的工作。

顏汐凝走到大門口,扒著大門的門縫向外張望,外面圍滿了侍衛,直接衝出去顯然是不可能的。汐凝想了想,大聲往外道:「外面的人能聽見我說話嗎?」

門外的一個侍衛跑到大門外,急著答道:「怎麼了,抓住那賊人了嗎?」

「那倒不是。」汐凝嘆氣道,「你們確定那反賊進了這屋子嗎?我們里裡外外找了一遍也沒有發現他的蹤跡,他會不會已經逃出去了啊?」

「不可能,我們把這院外都守死了,他就是插翅也難飛出去。」侍衛肯定地道。

顏汐凝正想繼續說什麼,門外響起了王珂的聲音「是顏姑娘在裡面嗎?」

顏汐凝答道:「是的,大人。」

「承志這段時間勞姑娘費心了,只是,老夫有一事想請教姑娘。」

「王大人客氣了,有什麼話但說無妨。」

「姑娘與我兒長居於此數月卻毫髮無傷,連衛川也無半點異樣,王某想問問姑娘,是否有什麼藥物可讓人不被天黯病氣所染,若有希望姑娘將藥物提供王某一二,王某可安排精兵進入搜查,畢竟顏姑娘只是個弱女子,衛川也非武功高強之輩,賊人要躲過你們的搜查並不難。」王珂沉吟說道。

「確實有這樣的藥物,只是此葯煉製十分困難,汐凝耗費心力也只能保得兩人不受病氣所染而已。」顏汐凝唉聲嘆氣地說道,語氣中滿是遺憾之意。

王珂聽了她的話,並不覺得意外,只得安慰道:「既如此,反賊的事情姑娘不必憂心,我自會解決,姑娘只需照顧好承志就好。」

「汐凝明白,願大人早日抓住那反賊。」顏汐凝答話間,見送午飯的人已經到了,大門緩緩打開,一個丫鬟戰戰兢兢地跑進來將東西放地上就慌忙跑出去了,外面的侍衛們見到顏汐凝俱是一愣,他們早就聽說給王大公子治病的是個女子,卻沒想到竟是一個這樣年輕的女子,只是樣貌還沒有看清,大門便又匆匆被關上了。

顏汐凝拿起地上的東西,直接回了桂香園。見著謝容華臉上已經開始出現紅疹子,為他把了把脈,心安下來,對謝容華道:「公子,先吃點東西吧。」

謝容華點點頭,接著問道:「顏姑娘,是否起了這個,就不必怕被天黯病氣所侵了?」說著挽起衣袖給汐凝看手腕上的紅疹。

顏汐凝點頭應道:「不錯,不過這紅疹會越來越厲害,狀似天黯而非天黯,七八天後自然痊癒,我一會兒會送葯過來給公子,公子喝了應該可以縮短痊癒的時間。」

狀似天黯嗎?謝容華若有所思,眸色漸深。

謝容華吃過東西后,顏汐凝趕忙去了翠竹軒,衛川見了她,埋怨道:「你怎麼這麼久才回來。」

「和王大人說了會兒話。」汐凝答道,忽然想到什麼,對衛川道:「你可千萬別把我防治被天黯傳染的方法說出去,知道嗎?」

「為何?」衛川疑惑道。

「剛剛王大人問我有沒有法子讓那些侍衛也不被天黯病氣傳染,我騙他說葯已經用完了。」汐凝回道。

「什麼?你騙了大人,為什麼?」衛川被嚇到了,沒想到汐凝膽子這麼大,這樣的大事也會欺騙王珂。

「你傻啊,王承志的病全靠那頭牛,要是被那群侍衛給用了,你家公子後面還怎麼治?那牛本來就經不起啥折騰了。」顏汐凝翻著白眼道。

衛川想到畜生棚那頭老黃牛半死不活的樣子,也沒敢再說什麼。

夜晚,繁星如織,一個黑色的人影從青嵐小築的大門前飛快掠過,正是謝容華。

他觀察著外面的動靜,見外面的守衛手持弓箭,時刻注意著青嵐小築的動向,眉頭皺了皺,思考了片刻,退回了桂香園。

本想借著自己身上類似天黯的「脖衝出去,可他們都準備著弓箭,看來是沒打算和自己近身交手了,若冒然出去,萬箭齊發,他不死也得去掉半條命,更不用說逃出生天了,謝容華回到桂香園,見顏汐凝正要出門,道:「這麼晚了你還要去哪裡?」

「哦,我要去給王承志守夜,他現在身邊離不了人。」汐凝答道,她和衛川商量好了,她晚上守著王承志,衛川白天守著,這樣白天她才有足夠的理由去取東西,而且,也避免了晚上和謝容華同處一室的尷尬。「對了,我晚上不會回來這邊了,你安心在這裡休息吧。」汐凝想想又加了一句。

謝容華看著她,沉思良久道:「在下有些事想請教顏姑娘,不知姑娘現在方便嗎?」

「你有什麼話我們進屋說吧。」顏汐凝和謝容華進了房間,將門關好。

「據我所知,顏姑娘是這世上唯一一個能治好天黯的大夫。」謝容華低沉的聲音響起。

顏汐凝點點頭:「目前來說是這樣的。」

「也就是說,若你出事,王承志也必死無疑。」謝容華肯定地道。

「公子想做什麼?」汐凝皺了皺眉。

「顏姑娘放心,你乃容華的救命恩人,容華定不會加害於姑娘,只是想請姑娘幫我一個忙。」謝容華看她皺眉,急忙解釋道。

「謝公子請講,只要不是害別人的,汐凝能力所及,必不推辭。」顏汐凝低聲答道。

謝容華將自己的想法告訴了顏汐凝,顏汐凝仔細想了想,自己應該不會有危險,也能保謝容華後顧無憂,便答應道:「公子需要的藥物我可以做出來,只是明日恐怕還不能送公子離開。」

「為什麼?那葯需要時間?」謝容華疑惑道。

顏汐凝搖搖頭:「那葯不難,只是謝公子如今病情沒有發作到最嚴重的時候,而且我現在不能離開王公子,需等王公子病情穩定了,汐凝才能送謝公子離開。」

「好,那便等他病情無大礙后我們再走,有什麼需要容華幫忙的,顏姑娘儘管開口。」謝容華點頭答道。

顏汐凝站起身笑著說:「你好好養傷,別再受傷就行。」畢竟她現在沒有太多的精力照顧兩個病人。

謝容華聽了她的話,不由自主地笑了起來,他已經很久沒有這樣狼狽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