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二十章 短暫相處(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章 短暫相處(二)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青嵐小築外,王珂神色凝重地問面前的侍衛:「抓住的那幾個人口中當真什麼消息也沒問出?」

「黃大人各種方法都試了,那群人只說自己是明月樓的人,僱主找他們只說救出秦奕,並沒有旁的。」侍衛答道。

明月樓是江湖中的門派,裡面大多是亡命之人,只要錢足夠,什麼活都接。

「那僱主是誰他們不知道?」王珂皺眉問道。

「僱主見他們時帶著面具,給了他們五百兩金子的定金,說事成之後再給另一半。」侍衛小心答道。

「罷了,你先下去吧。」王珂煩躁地揮揮手,捉不到人,也不知道主謀是誰,為今之計,只能將這件事情壓下了,否則上報了又說不出個結果,以皇帝的脾氣,自己必定是要倒大霉的,幸而牢里並未丟了犯人,不然這事還真不知如何是好。

翌日早上,謝容華是被開門的聲音驚醒的,看著從帷帳中透進來的光線,才意識到自己這一晚竟然睡得這麼沉,透過帷帳的縫隙,他看見那個青色的身影輕手輕腳地取出早膳,又小心翼翼地關上門出去,臉上不禁出現了連自己都沒察覺的笑容。

**************

長安城熙雲寺,謝雲氣急敗壞地看著跪在他面前秦洛,咬牙道:「好一個在熙雲寺為母親齋戒祈福,你眼裡是不是只有二公子,當我這個家主不存在,若我今天不來,你還打算為他瞞到什麼時候去?」

秦洛哭喪著臉道:「我也勸過公子了,可是他不聽我的勸告。」

「不聽你勸告,不聽你勸告你不會綁著他帶到我面前來?」謝雲憤怒道。

「可是小的不是公子的對手埃」秦洛小聲道。

「你……」謝雲憤怒地抬起手準備打秦洛,被身邊錦衣華服的年輕公子攔住,謝蘊之道:「爹,現在不是發火的時候,該派人到洛陽打探消息,保證容華的安全才好。」

「那個忤逆子,他就是死在外面也是他自找的,若他能有你一半讓我省心,也不會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謝雲憤慨地對謝蘊之道。

「容華年紀畢竟還小,做事衝動在所難免,如今洛陽並沒有消息傳來,沒有消息,也就是最好的消息,秦洛,你找幾個謝家的親信趕去洛陽找二公子,我和父親在這樣的情況下不適合出現在洛陽。」謝蘊之沉吟道。

謝雲也漸漸冷靜下來,說道:「你按大公子說的話做,記住在沒有找到二公子前不得暴露謝家人的身份,有什麼消息立馬傳回魏國公府,不準擅作主張。」

「是,大人。」秦洛答道,趕緊起身去辦事情了。

「蘊之,你去溫家把慕言接回來陪陪你母親吧,將容華的事情告訴慕言,讓她別露出馬腳,免得你母親憂心,眼看你母親病情好轉了,我不想她為容華的事情擔憂,使病情又惡化起來。」謝雲嘆氣地道,走出了熙雲寺。

謝蘊之點點頭,隨謝雲慢慢走了出去。

夜晚,顏汐凝仔細地檢查了王承志的病情,便倚著床腳坐在地上,看王承志臉上的痘瘡,這兩天應該就會全部脫落了,等痘瘡脫落後,他就不會再傳染到其他人了,只是臉上和身上會留下很多痘瘡脫落的痕,還需要葯浴來除掉這些痕。至多後天,她便能帶謝容華離開了。

她抱著膝蓋,連日以來的勞累讓她身體疲憊不堪,這樣坐著,雖然強打著精神,還是不由自主地被周公所吸引,漸漸沉睡了過去。

夜深人靜,翠竹軒的房門被輕輕推開,一個挺拔的身影緩緩走了進來,他環顧了一下屋內的環境,看著靠在床腳,沉入夢鄉的女子不由皺了皺眉,他走近她,輕聲喚道:「顏姑娘。」

顏汐凝毫無所覺,她已經睡得很沉了,謝容華蹲下身子,看她眼眶下泛著淡淡的青色,心中帶了些許歉意,這幾天他一直在暗中觀察著顏汐凝和衛川,他們輪流照顧王承志,顏汐凝在衛川照顧王承志的時候,為他的離開做準備工作,她日日夜夜忙碌著,這幾日幾乎沒睡過一場覺。他輕嘆一聲,將她輕輕打橫抱起,小心翼翼地把她放到不遠處的軟塌上,為她蓋上被子。

顏汐凝在睡夢中並不安穩,她皺著眉,在夢中喃喃道:「顏汐凝,你撐住,王承志很快就渡過危險期了,你現在還不能睡。」

謝容華聽了她的夢話,不由自主地撫了撫她的眉頭,安慰道:「傻瓜,你安心睡吧,我幫你守著他,不會讓他出事的。」

他的話語好像起了效果,顏汐凝的眉頭漸漸舒張開來,他看了她許久,才起身走回王承志床邊,探了探他的呼吸,見他呼吸平穩,並沒有什麼異常,正打算坐下,卻見王承志睫毛微動,口中發出微不可聞的聲音:「高月。」

謝容華的手一僵,眸色深沉起來,在昏迷時還念念不忘的人自然是對自己萬分重要之人,而這個人,差點成為了他的妻子。

顏汐凝醒過來的時候,天已經大亮了,看著蓋在自己身上的被子,她一時有些疑惑,明明自己是在王承志床邊坐著給他守夜的,怎麼睡著了,而去還睡到了這邊的軟塌上,她有些懊惱地拍拍腦袋,待稍微清醒了些,便急忙下床去看王承志的情況,王承志的脈象已經趨於平穩,沒有了之前的大起大伏,臉上和身上結痂的地方也呈現了深褐色,估計這兩天就會脫落了,看到他危險期已過,顏汐凝這段時間緊繃著的心總算鬆了下來。

衛川進了屋子,道:「汐凝,我把早膳和今天用的藥材取回來了。」

顏汐凝點點頭,想起什麼,問衛川道:「你昨晚來過這邊嗎?」

「啊?」衛川疑惑地摸摸腦袋,小聲道:「你不是不讓我過來嗎?」

不是他,突然,一個身影在顏汐凝腦中出現,莫非是他,她的心跳突然快了起來。

衛川注意到她臉上神色的變化,不由緊張道:「汐凝,是不是昨晚公子出什麼事了。」

「不是,沒什麼事。」顏汐凝安慰他,想到自己接下來的計劃,對衛川道:「你家公子已經渡過危險期了,今天應該就可以蘇醒,等這些結痂脫落,就沒有傳染性了,到時王大人和王夫人也可以來看看他。」

「這麼說公子的病快要大好了?」衛川高興地說道,公子的病快好了,這幾個月的苦日子總算要到頭了。

「嗯,我先去準備今天的藥材,你一個時辰後過來桂香園齲」顏汐凝低著頭,輕聲道。

「好。」衛川仍舊沉浸在即將脫離苦海的興奮中,並沒有察覺到顏汐凝的異常。

顏汐凝回到桂香園的房間,見房間里沒人,又往房樑上張望,也不見人影,他去哪裡了?正思考之際,謝容華的聲音從身後響起:「你在找我?」

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顏汐凝一跳,她回過頭,對謝容華道:「謝公子在這別院住了些日子,倒是越發把這當自己家了。」

謝容華點點頭,開玩笑道:「這家住著倒是挺舒服的,一直有人伺候著。」

「那公子不想走了?」顏汐凝笑著打趣他。

謝容華聽了她的話回過味來,臉色正經了起來,他輕聲問道:「你那邊的事情都忙完了。」

顏汐凝點點頭,他認真看了看謝容華現在的樣子,如今他身上植入的牛痘已經完全發作,臉上長滿了痘瘡,完全看不出本來的樣子了,時間剛剛好。顏汐凝沉吟道:「謝公子,我們今日便離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