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二十一章 離開別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一章 離開別院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一個時辰后,衛川按約定過來拿葯,誰知剛進院子便看見一個帶著崑崙奴面具的黑衣人用劍指著顏汐凝,顏汐凝嚇得花容失色,見到衛川尖聲叫道:「衛川救我。」

衛川也是學過皮毛功夫的,見此情況正要出手,可是黑衣人已經迅速地抓住了顏汐凝,劍橫在她脖子上,厲聲道:「你再過來一步,我便要了她的命。」

衛川見汐凝臉色蒼白的樣子,不敢再前行,對黑衣人道:「閣下已經來這裡幾天了,如今才現身,怕是實在找不到出去的辦法吧,可我們不過是兩個下人,就算抓了我們,閣下恐怕也沒命逃出去。」

「呵呵,下人,我觀察了你們好幾天了,你們可不是普通的下人,這裡染病的公子是王太守王大人的公子吧,而這位姑娘,前日和王大人的對話在下可聽得清清楚楚,若沒了她,王公子的病怕是也沒得救了。」黑衣人說著,劍又往汐凝脖子上送了幾分,顏汐凝聽了他的話臉上血色更少了幾分,顯然沒想到他聽到了自己和王珂的對話。

「你可知我家公子得的何病,你如此這般,不怕染上公子的病嗎?」衛川焦急地說道,他不能讓顏汐凝出事。

「哈哈哈。」衛川聽見黑衣人狂妄的笑聲,他取下面具,說道:「我已經染上了病,還有什麼好怕的。」他的臉上布滿了和王承志差不多的痘瘡,一張臉恐怖異常,面目全非。

怪不得抓的人是顏汐凝,他恐怕是想逃出去以後汐凝還能為他把病治好吧,這樣說來,他不到萬不得已是不會傷害汐凝的,衛川思考片刻,說道:「閣下想我怎麼做?」

「告訴王珂,我要安全的離開這裡,讓他們給我備一匹好馬,若不然,便讓你們三人給我陪葬。」謝容華沉聲道。

「我這就去告訴老爺,提醒閣下一句,你身上的病,只有顏姑娘能治,若她有個好歹,閣下必定命喪黃泉。」衛川狠狠說完,便匆忙往別院大門跑去。

王珂聽了衛川的話,臉色鐵青,沒想到那反賊染了病還想拚死一博,如今王承志的病還未痊癒,他不能用兒子的命去冒險,想到此處,對下屬道:「按他的吩咐去做,他染了天黯,體力大不如前,我們在後面緊追著他們,見機行事,一定要確保顏姑娘的安全。」

「是,大人。」下屬答道,急忙去準備馬匹了。

衛川將王珂的決定告訴謝容華后,謝容華押著顏汐凝往外走,青嵐小築外的侍衛看著謝容華那張嚇人的臉,不禁往後退去,王珂見著謝容華,道:「我已經按照你的要求做了,希望閣下將顏姑娘放了。」

謝容華答道:「王大人放心,待在下病好之後,自然會放這位姑娘安然歸來。」說完利落的翻身上馬,將顏汐凝拉上馬坐到自己身後,環視了下舉著弓箭對準自己的侍衛,對王珂道:「大人若想從背後暗箭傷人,也請考慮清楚了。」說完一夾馬腹,馬兒便如離弦的箭飛奔而去。

王珂趕忙率侍衛隨之追去,衛川也想跟上,被留下的侍衛攔下,侍衛道:「大人讓你守著公子,馬上回春堂的大夫會過來。」

衛川聽了,只得咬牙回了青嵐小築。

謝容華專門往繁華的街道跑,街上的人見他的樣子,紛紛驚恐地退讓開,王珂的大隊人馬因街道行人眾多,速度只得慢下來,與謝容華的距離越來越遠。

建春門的守衛早已得到消息,嚴整以待地想困住謝容華,沒想到謝容華馭馬之術極高,馬兒竟從他們頭頂直接越了過去,待他們反應過來,只見馬兒絕塵而去,已經出了內城,外郭城住的都是普通洛陽老百姓,守衛也不如內城森嚴,謝容華輕輕鬆鬆地便出了洛陽城。

顏汐凝緊緊地抱著謝容華的腰,她沒想到自己第一次騎馬竟然會如此刺激,感覺全身都要散架了,可是她不敢鬆手,若從馬上摔下去,不死也得殘廢,謝容華見她牙齒咬得咯咯作響,手死死地抱著自己的腰,放慢了速度,問道:「怎麼樣?撐得住嗎?」

顏汐凝顫聲道:「別管我,我還挺得住,咱們必須快點到崤山才行,被他們追上就完了。」

謝容華定了定神,一拉僵繩,馬兒嘶鳴一聲,慢慢停了下來。

「怎麼停下來了?」汐凝急道,後面可是有追兵的。

謝容華將她抱到自己前方,說道:「抓緊我了,我不會讓他們追上的。」說完一甩馬鞭,馬兒火速往前衝去。汐凝在馬上顛簸得難受極了,她才發現之前謝容華一直顧及著自己在身後,竟是沒有用盡全力的,現在的速度,她根本不敢看前方,只能使勁地拽著謝容華的衣服,將頭埋入他的懷中,聞著他身上散發的薄荷清香,她才感覺好受了些。

也不知道這樣高速奔跑了多久,等馬兒終於停下,汐凝感覺自己全身都要散架了,她從來不知道,騎馬竟然是這麼難受的一件事,看來策馬奔騰什麼的實在是不適合她。謝容華將她小心翼翼地從馬背抱下,汐凝看著四周的環境,他們已經到了崤山腳下了。

「馬要怎麼辦?」顏汐凝問謝容華,他們要上山,山路崎嶇,馬兒是不好帶著爬山的。

謝容華想了想,抽出汐凝身上隨身攜帶的匕首,往馬屁股上一插,馬兒痛苦地嘶鳴一聲,便繼續往前面的大路衝去。「他們會順著馬蹄印追過去,等發現不對再回過頭來,可以給我們留下不少時間。」謝容華道。

汐凝點點頭,剛想往前邁兩步,腿便疼得厲害,自己也太沒用了點吧,顏汐凝汗顏。謝容華看她難受,想了想,在她面前蹲下身來,說道:「上來吧,我背你。」

「公子身份尊貴,我一介寒族女子,這怎麼好。」顏汐凝看著他的舉動,著實被嚇了一跳,這個年代本就男尊女卑,連普通的男人都不會做出這種舉動,更何況謝容華那種身份地位的貴族子弟。

「你繼續猶豫他們就追上來了。」謝容華皺眉道。

顏汐凝見他這樣說,想到現在的境況,也不再矯情,說道:「那就有勞公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