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二十二章 脫身之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二章 脫身之計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崤山北面是洛陽有名的亂葬崗,被官府抄家殺害或者是窮苦人家無錢買棺材埋葬亡人的,都會選擇將屍體裹一卷草席,在亂葬崗草草掩埋掉。謝容華是練武之人,儘管背上背著顏汐凝,依然健步如飛,因為顏汐凝以前常來崤山採藥,對這一帶自然比較熟悉,她指點著謝容華,他們一個時辰后便抵達了亂葬崗,這時天已經快黑了。

謝容華將顏汐凝放下,脫掉外面的夜行衣交給汐凝,見她左右觀望著,擔憂道:「你怕不怕。」顏汐凝畢竟是女子,在這四處是死屍的墳場,一般女孩子總是會受到驚嚇的。

顏汐凝望著他漆黑的雙眸,搖搖頭,輕聲道:「我不怕,你小心點,墳場多瘴氣,久了對人身體不好,找到合適的屍體后我們趕緊離開這裡。」

「嗯。」謝容華點點頭,快速地躍進墳場,用劍挖著看著剛翻新不久的泥土,在尋找了六七具屍體后,總算找到了一具和自己身量相似的男性屍體,等他將屍體從墳地拖出來的時候,天已經完全黑了,他摸黑來到汐凝呆的地方,卻沒有尋到她,內心一陣慌亂。

「顏姑娘,顏汐凝。」他大聲喊著,四周除了一陣陣陰風吹過,再沒有別的迴音。

顏汐凝綁好火把時,天已經完全黑了,她將一根火把用火褶子點燃,快速往來時的方向走去,不知道謝容華找到屍體沒有,剛進入亂葬崗,眼前一個人影撲過來抱住她,嚇得她尖叫起來,手中的火把掉在地上,滾落了幾圈便熄滅了。

「你剛剛跑去哪裡了,知不知道我回來見不到你,快被嚇死了。」謝容華難掩怒氣的聲音傳來,她確定撲過來的不是鬼怪,一顆心才放下來。

「對不起,我看天快黑了,想起來這附近有松樹,就過去做了兩個火把,方便晚上使用。」顏汐凝自知沒打招呼就離開了,錯在自己,聲音輕如蚊蠅。

謝容華並沒有因為她的回答消氣,嚴厲地說:「有什麼事我去做就好,你好好獃在我身邊,不準離開,聽到沒有。」

「哦,屍體找到了嗎?」汐凝怕繼續被指責,趕緊轉移話題。

謝容華撿起掉在地上的火把點燃,牽著顏汐凝的手走到屍體旁邊,顏汐凝就著火光仔細地看了看,點點頭,對謝容華道:「在南邊有一個山洞,以前我和爹採藥的時候在那裡躲過雨,我們把屍體拖到那邊去,我把屍體處理一下,王大人應該不久就會找上來了。」那馬受了傷又沒人控制,用不了多久就會被王珂他們追上,看到馬兒的情況自然知道他們中途下了馬,這附近只有崤山是最好的躲藏之處,他們有心很快就會發現蛛絲馬跡追過來。

謝容華點點頭,將屍體扛在肩上,牽著顏汐凝的手往她說的山洞走去。

來到山洞裡,謝容華將屍體放地上,把火把插在屍體旁邊,顏汐凝走上前,從懷中掏出一個瓷瓶,將瓷瓶里的粉末均勻地撒在那屍體的臉上和四肢上,一炷香過後,那屍體臉上和四肢上便起了和他一樣的密密麻麻的痘瘡,將本來面目完全掩蓋住了。

顏汐凝將謝容華的夜行衣給屍體換上后,看看謝容華,又看看屍體,滿意地點點頭,若不仔細觀察,很難分辨出這具屍體的真假了。

謝容華看著那具屍體,讚歎道:「姑娘的醫術真是好極了,這比我想象中的效果還好。」

「公子過獎了,這種程度一般的大夫也能辦到,若是有心人仔細檢查很容易識破的,還好他們以為你得的是天黯。」顏汐凝笑著擺手。

謝容華點點頭,將火把熄滅,牽著顏汐凝走到山洞口坐下。

夜晚山中溫差極大,冷風吹來,顏汐凝情不自禁打了個哆嗦。

謝容華見狀眉頭緊蹙,自責道:「你一個姑娘家受不了這樣的寒氣,是我疏忽了,抱歉。」說完一隻手伸過來,握住顏汐凝的手。

顏汐凝正想說什麼,感覺一陣暖流從謝容華的手中傳到自己身上,將周身的嚴寒驅散開來,驚奇道:「這是?」

「用內力幫你驅寒。」謝容華輕聲說。

「怪不得你穿得比我單薄還不怕冷。」顏汐凝看著謝容華只穿著單薄的中衣,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

「呵呵,我是習武之人,這樣的寒冷自然不算什麼。」謝容華笑著道。

顏汐凝聽了他的話,不知怎麼地想到了去年的比武招親,他身邊站著的那個女子,紅衣似火,風華絕代,那是他的妻子,高月。突然之間,她很想把手從他手中抽出,覺得被冷風吹著,也比讓他驅寒好受,這樣想著,便真的掙脫開了他的手,一時溫暖不在,冷風襲來,竟比之前更覺得寒冷幾分。

謝容華見了她的舉動,眉頭皺了皺,強硬地再次握住她的手:「怎麼了,當心著涼。」

見顏汐凝低著頭,沉默不語,擔憂道:「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顏汐凝搖搖頭,知道剛剛是自己任性了,她也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心裡就不高興了,這樣的自己,她有些厭棄,那溫暖源源不斷地傳過來,她卻覺得再也進不了自己的心裡。她抬起頭,強笑著道:「公子說到習武,我突然想起去年比武招親的事?公子和高小姐成親了吧?我之前一直沒問過公子,為什麼王大人要抓你?」

哪知謝容華聽了她的話神色一變,眼中一片落寞:「我和她,今生有緣無份。」

「怎麼會?你們不是好好的嗎?」顏汐凝驚訝道。

謝容華看她一無所知的樣子也有些驚訝:「你什麼都不知道嗎?」

「知道什麼?」顏汐凝迷茫道,她記得高月成親的時候王承志還想借酒消愁呢,他們怎麼會沒成成親呢。

謝容華看她確實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緩緩將這幾月發生的事情大概說了一下,顏汐凝聽了驚訝連連,她苦笑道:「我這半年一直過著與世隔絕的生活,沒想到洛陽竟發生了這麼多大事,說起來,如果不是高小姐,我還不會有機會去王家給王公子治病呢。」

想起高月,謝容華的神色也不由自主柔和了幾分:「她確實是個好姑娘,可惜我沒用,救不了她。」

顏汐凝看他有些落寞,正想安慰他,沒想到他下一句話嚇了顏汐凝一跳:「昨夜我守著王承志,沒想到他在昏睡之中竟然會叫高月的名字。」

「這,你別誤會,王公子他……」顏汐凝吞吞吐吐也不知該怎麼解釋,果然王承志嘴上說放下了,心裡還是念念不忘,「高月只傾心於公子,王公子那是他自己一廂情願,我也勸過他了。」

「我都明白,你不用幫他解釋。」謝容華輕嘆道。

顏汐凝見他這樣說了,也不好再幫王承志解釋些什麼,她偏頭看著謝容華的側顏,他的眼睛黑白分明,臉上的痘瘡在月光下顯得恐怖而詭異,卻並不讓她覺得害怕,雖然和他相處的日子不長,但和他在一起,她總會有莫名的安心感,甚至有些理解為何高月要選他而不是王承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