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二十四章 無辜遷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四章 無辜遷怒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顏汐凝回到青嵐小築,衛川見她平安歸來,急急忙忙地上前,焦急道:「汐凝,你可算回來了,沒受傷吧。」

顏汐凝笑著道:「承蒙挂念,我安然無恙地回來了。」

「你還笑,我擔心了整宿,就怕你出事了,我良心上怎麼能安生哦……」衛川正要和平日里一樣長篇大論,卻被王承志的聲音打斷:「顏姑娘,煩請你進來,我有話要問你。」

顏汐凝看著倚在門邊的王承志,看樣子他是才醒過來沒多久,精神還不是太好。

「公子,你怎麼出來了,大夫說你剛醒氣色虛弱,還不能吹風呢。」衛川說著上前將王承志扶進屋裡躺好,顏汐凝也跟著他們進了屋。

王承志抬頭看了顏汐凝一眼,對衛川道:「衛川你出去守著,我要和顏姑娘單獨說話。」

衛川看了他們二人一眼,欲言又止,終是退了出去。

顏汐凝看王承志反常的樣子,也知道他肯定是知道了些什麼了,她輕聲開口道:「公子……」

「那賊子,死了嗎?」王承志問道,聲音有些顫抖。

顏汐凝猶豫了片刻,還是道:「死了,他逃跑的時候太過勞累,又染上了天黯,撐不下去便死了,我當著王大人的面一把火把屍體燒了。」

王承志突兀的起身,一把扯住顏汐凝的衣領,眼神死死的鎖著她:「你不是可以醫治天黯的嗎?為什麼不救他,為什麼要讓他死,咳,咳。」語氣太過激動,使得他不可抑制地咳嗽起來,放開顏汐凝,頹廢地倒下。

顏汐凝急忙上前幫他順氣,擔心道:「公子你別激動,慢慢說,你的身體要緊。」

他一把揮開顏汐凝的手,虛弱道:「你知不知道那人是去救高家的,他若活著,或許還會想到辦法救高家,如今他死了,月兒該怎麼辦?」

「對不起,對不起。」顏汐凝低頭不住的道歉,他不能告訴王承志實情,這裡是王家的地盤,如今王承志的病已沒了傳染性,她不能保證這別院的暗處有沒有人監視著他們,謝容華的事情,她對誰也不能說。

「你下去吧,沈大夫說我的病已經好了七八分了,天黯也失了傳染性,以後這裡也用不著你了。」王承志閉上眼睛,輕聲道,他看著顏汐凝的樣子也有些不忍,明知這事錯不在她,甚至她還算受害者,可是心內的火氣,他總要尋一個發泄,才能撐下去。

「那汐凝先告退了,公子若有需要汐凝的地方,便讓衛川到桂香園喚我。」顏汐凝嘆了口氣,起身退了出去。

兩天之後,秦洛帶著謝家的心腹,在晝夜兼程,快馬加鞭下終於趕到了洛陽,他暗地裡打聽了這幾天發生的事情,沒有謝容華的消息,只知道有個劫獄的人在青嵐小築染上了天黯,逃到崤山之後死在那裡了,那個人王珂一直沒查出身份,他暗自猜測該不會是他家公

子吧,為了防止自己亂想,遂決定帶入去崤山查探一下。

來到消息中的那個山洞,裡面看得出之前遭遇了一場大火,可是不對勁,看這山洞留下的痕,在大火後分明還有人在山洞裡呆過,可這裡死了天黯病人的消息早已傳遍洛陽,還有誰在短時間內敢來這裡?

「秦兄弟,外面發現了可疑的蹤跡。」齊魯衝進來對秦洛道。

秦洛聽了他的話,急忙隨之出去,見林子里的腳印很明顯是剛留下的,看來山洞中呆的人定然是發現了他們躲起來了。

「咱們跟著腳印,小心追查。」秦洛凝神道。

謝家一行人在林中跟著足跡查探,突然身後有冷箭射出,他們回過頭,急忙躲避,聽得齊魯驚呼一聲,秦洛回頭一看,見齊魯和謝家幾人已跌入了一個深坑中。

「什麼人裝神弄鬼算計你爺爺。」秦洛怒道。

林中風聲呼呼刮過,並沒有人答他。

「秦兄弟,過來拉我們一把,這坑挖得真他娘的深。」齊魯氣呼呼的話從坑中傳出。

秦洛讓剩下的兩人守著,自己扒到坑邊打算拉他們上來,不料這次竟有三支羽箭從三個方向射出,守著的兩人用劍打掉兩支,最後一支秦洛見來不及打掉,往旁邊一閃,見那箭直直射到一顆樹的蔓藤上,蔓藤斷裂,秦洛只覺腳下一緊,自己的腳已經被纏住,將他倒

掛到了半空中,餘下兩人見此情況不敢輕易過來救人了,都凝神防備著,怕敵人又使出什麼陰招。

「閣下若是英雄好漢便現身相見,暗箭傷人,鼠輩所為。」秦洛咬牙切齒道。

「哈哈哈,秦洛,一月不見,脾氣見長埃」林中傳來一陣爽朗的笑聲,秦洛一聽這聲音,驚喜道:「二公子1

只見一個身影從樹上飛身而下,手中還拿著自製的弓箭,衣服上面沾滿了泥漿,把白色都快染成了灰色,來人緩緩走近,陽光透過樹蔭照在他如刀刻斧鑿般的臉龐上,一雙丹鳳眼熠熠生輝,不是謝容華又是誰。

「我的公子誒,我們找你都快瘋了,你還有心思戲耍我們。」秦洛和齊魯被救出來,秦洛忙不迭地埋怨道。

「你們來了這裡,這麼說來我的事情爹已經知道了。」謝容華沉吟道。

「可不是,大人發現你不見了,都快氣死了,公子你快隨我們回長安吧,看公子你現在的樣子,哪裡還有一點貴族子弟的樣子。」

謝容華沉默了一會兒,道:「我現在還不能回長安,一會兒你們先去找件衣服給我換上,我們進洛陽城。」

秦洛聽了他的話快抓狂了,氣憤道:「公子你莫非還要救高家,大人說了絕不能再讓你肆意行動,若你不聽我們的勸告,綁也要把你綁回去。」看著謝容華的樣子,頓了頓又道:「我知道公子你功夫比咱們高,但我們那麼多人,定能擒了你押回去的。」說完示意了

周圍幾個人,打算謝容華再反對就來硬的了。

謝容華看他們嚴肅的樣子,嘆氣道:「你們放心,我不會再做什麼,謝家如今的處境,我不是不知道。」

「那公子還去洛陽做什麼,隨我們直接返回長安便好了。」齊魯說道。

「經過上次的劫獄,他們一定會嚴防死守,再想救出高家已不可能,如今我只希望能送他們最後一程罷了。」謝容華的表情難掩失落。

聽謝容華說他放棄救高家,眾人都鬆了口氣,想著既然如此,就讓公子再呆洛陽些時日吧,公子的這個要求也不算過分。

「那勞煩公子到了洛陽之後寄一封家書回長安,告訴大人你的打算,以免大人憂心。」秦洛想了想妥協道。

「這是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