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二十五章 天牢探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五章 天牢探視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顏汐凝在青嵐小築的日子突然之間閑了下來,回春堂的大夫住了進來接手了她的工作,她不是王家的下人,也不用做下人的活計,衛川也再沒來找過她,她偶爾聽住進來的下人小聲的議論什麼公子又發火不吃藥了,公子吵著要見老爺夫人等,顏汐凝如此等了幾日,

想著左右無事,不如早日向王珂要了報酬,離開這裡算了,免得拖久了橫生變故,想了想,她還是決定去給王承志告個辭,畢竟他們在一起生活了大半年,雖然最後鬧得不太愉快,但自己決定離開,還是知會他一聲比較好。

顏汐凝收拾好了包袱,走到王承志的房門外便被兩個丫鬟攔住了:「顏姑娘,老爺和公子在房內談話,姑娘有事還請稍等片刻。」

顏汐凝點點頭,問道:「王大人進去多久了?不是說他在高家行刑前都不會來嗎?」

「原本是這樣的,可是公子不肯喝葯吃飯,好不容易去了天黯,本來身子骨就弱,這樣一折騰,那身體還不得垮掉,報告了老爺,老爺今早便來了別院,和公子在屋裡已經呆了好一會兒了呢。」一個丫鬟輕聲細語道。

顏汐凝聽著,正想再問點什麼,門從裡面被打開,王珂走了出來,神色間滿是疲憊,看到顏汐凝背著包袱站在院子里有些訝異道:「顏姑娘這是?」

顏汐凝笑笑道:「汐凝原本打算來跟公子辭行后再去王府找大人的,既然大人也在,汐凝倒是可以少奔波一趟了。」

「承志的病還未痊癒,姑娘怎可就此離去?」王珂道,語氣有些不高興。

「大人,恕汐凝直言,汐凝留下來,所能做的與回春堂的大夫無異,可公子無心醫治,就算是華陀在世也無計可施埃」顏汐凝嘆息道。

「你放下,我已好好和他說了,今後他會好好聽大夫的話,不會再鬧脾氣了,天黯畢竟是姑娘所治,這剩下的治療還是接著由姑娘來比較好,姑娘放心,王家允諾姑娘的報酬,絕不會食言。」王珂道:「姑娘先進去看看承志吧。」

顏汐凝嘆了一聲,對王珂道:「那汐凝便聽大人的話再留下些日子吧。」

「如此甚好。」王珂說完大步而去,顏汐凝緩緩走進王承志的屋子,希望他如王珂所說,不會再亂髮脾氣才好。

室內光線晦暗,王承志蜷縮在床榻的一個角落裡,空氣中都瀰漫著悲傷絕望的氣息,不知怎麼讓顏汐凝想到她第一次見王承志的情形,與現在何其相似,她走到床邊,輕聲道:「王公子。」

王承志聞言,緩緩抬起埋在雙臂下的臉,滿面淚痕的他讓顏汐凝一驚,都說男兒有淚不輕彈,就是她剛來的時候,那樣絕望的王承志都沒有哭過,而現在,他卻在哭。

「公子,你……」顏汐凝驚得不知該說什麼,他知道他是為高月的事情傷心,卻不知道該如何安慰他好。

王承志擦擦淚水,道:「讓你見笑了,你放心,我不會再對你亂髮火了,也會聽你的話,把身體養好。」

顏汐凝看她這樣,覺得有些心疼,明知不該問,卻還是忍不住出口道:「大人和王公子談了些什麼?」

「沒什麼?他只是問我,是要救高月,還是要保王家。」王承志苦笑連連:「我以為自己有多喜歡她,可再父親給我分析了利害關係的后,我竟發現,自己的選擇是捨棄她,原來,我並沒有自己想的那麼愛她。」

顏汐凝當然知道事情不會像他說得那麼簡單,可是他既然做出了選擇,顏汐凝也不便再多問。

「你好好為我醫治,父親說三日之後會安排我去天牢見她,到時你和我一起去吧,怎麼說她也算對你有知遇之恩。」王承志輕輕地道,語氣中難辨悲喜。

三日之後的晚上,顏汐凝隨王承志來到洛陽行宮內的天牢,因為之前發生的劫獄事件,如今大牢被防得嚴嚴實實,侍衛見了王承志,恭謹地向他行禮,將他事先吩咐準備好的東西遞給他。

顏汐凝看著那個和謝容華所戴的一模一樣的面具,訝異道:「公子,這是……」

「我想知道冒性命之陷來救她的那人是誰,想必你也想知道吧。」王承志淡淡地說著,將那面具戴到臉上。

侍衛領著二人進入大牢,大牢的走道狹小,兩邊的火炬將走道照亮,人影映在牆上,雖有光,卻依舊讓人感覺陰暗異常,走了不久,前方寬敞起來,是一個方形的區域,擺了一張方桌,幾根長凳,幾個獄卒正坐凳子上嗑著瓜子,看了來人一愣,那侍衛趕緊道:「王

公子來了還不起身迎接。」

獄卒們反映過來,趕緊起身,對王承志施禮道:「小的不知大公子來了,有失遠迎,還請大公子恕罪。」

「高溥的牢房是哪間?」王承志沉吟道。

「往裡走的最裡間,公子有需要小的幫忙的嗎?」獄卒點頭哈腰道。

「把牢門鑰匙給我,你們就在這裡等著,不必進去了。」王承志說道。

「這……還是小的們陪著公子進去吧。」獄卒猶豫地說道,這人戴著面具,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王公子,雖然侍衛張浩他們很熟悉,可他們要是再把犯人弄丟了他們可就性命難保,必須小心翼翼才行。

「看來你們是怕了這面具了。」王承志輕笑著取下了面具。

獄卒們看了他的臉,驚訝地往後退,是王公子沒錯,可這臉上密密麻麻的疤痕實在是嚇人,趕緊道:「小的不該懷疑公子,公子請便。」說完把鑰匙恭敬地遞到王承志手上。

「汐凝。」王承志拿到鑰匙回頭叫顏汐凝,見她的視線集中在不遠處的各種刑具上,刑具上血跡斑斑,讓人感覺毛骨悚然。

「這些都是審訊犯人時的工具,沒什麼好看的,我們進去吧。」王承志輕聲道。

「嗯。」顏汐凝點點頭,隨王承志往裡走去,希望高小姐他們沒被用刑才好。

獄卒們看著兩人的背影,對張浩道:「那女人是誰?跑大牢里來做什麼。」

「是幫公子治病的顏姑娘,你們可小心些,別惹到她,大人和公子可都很看重她的。」張浩輕聲道。

外面的監獄關押的是高家的旁支遠親,一邊關著男人,另一邊關著女眷,見進來的兩人不是獄卒,男人手裡還拿著鑰匙,明明知道是無望的掙扎,依然聲嘶力竭地向他們求救。王承志拉著顏汐凝快步走著,顏汐凝在女眷里尋找高月的身影,彷彿知道她在想什麼,王

承志在在耳邊對她說:「高月身份不一樣,和她父兄關在一起。」

顏汐凝點點頭,隨著王承志快速穿過,又走過一段悠長的走道,盡頭是往下的階梯,王承志停住腳步,對顏汐凝低聲道:「高溥就在下面的牢房裡了,你先在這裡等我,我叫你的時候你再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