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二十六章 再見高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六章 再見高月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顏汐凝知道他要試探一番,她想自己是不是現在趁現在把謝容華的事情告訴他,想想還是閉了嘴,忍了下來。

高皓天看著高月無精打採的樣子,走過去安慰她道:「你別擔心,他不會有事情的。」

「我知道他不會有事,只是,我以後再沒機會見到他了,心有不甘罷了。」高月慘然地笑著。

高皓天看著妹妹傷心的樣子,打算安慰幾句,忽聽低沉的腳步聲傳來,蹙眉道:「有人來了。」

高月收起自己的情緒,站起身來。高溥也從閉目養神中睜開眼睛。

來人一身白衣,戴著他們熟悉的面具,高月眼前一亮,一顆心怦怦直跳?是他嗎,可是他怎麼會再來?

高溥見他一句話也不說,走到牢門前用鑰匙將門打開,走了進來,一雙眼睛只盯著高月瞧。

那眼神高月很熟悉,卻知道不是謝容華,原本晶亮的眼神暗淡下來,勉強笑道:「承志哥哥,你病好了。」

王承志看著她瞬息萬變的臉,嘆息著摘下面具,自嘲道:「看來我在月兒的心裡還是多少有些分量的,否則也不會在片刻間認出我來,多虧月兒為我尋的大夫,我才能這樣站在你們面前。」王承志回過頭高聲道:「顏姑娘,出來見見故人吧。」

只見一個身穿襦裙的年輕女子緩緩走下來,一張清秀小巧的臉上帶著絲不安,她走到王承志身邊,說道:「高小姐,沒想到我們再次見面會在這樣的情形下。」

「我就知道你不會讓我失望的。」再見到她,高月也有些唏噓,對高溥和高皓天道:「爹,哥哥,這位是顏汐凝,為承志哥哥醫治天黯的大夫。」

高溥和高皓天都對王承志患病的事略有了解,卻沒想到這大夫竟是個和高月一般大小的姑娘,若不是活生生的站在他們面前的王承志,真不敢相信這姑娘有這麼厲害的醫術。

「汐凝見過兩位大人。」顏汐凝恭敬道。

「如今老夫一介死囚,哪裡還當得起大人二字。」高溥嘆道:「姑娘莫要折殺老夫了。」說完便輕輕閉上了雙眼,將敘舊的時間都留給了自己的一雙兒女。

「承志,你來這裡的事,你爹知道嗎?」高皓天輕聲問王承志。

王承志點點頭,對高皓天道:「高兄,可否借一步說話。」

高皓天點頭,隨著王承志出去,往遠一些的角落站著低聲交談。

顏汐凝看了看閉目養神的高溥,確定沒人注意自己,悄悄走到高月身邊,將她拉到一個不起眼的角落,在她耳邊小聲道:「高小姐放心,謝公子安然無恙。」

高月聽了她的話喜悅溢於言表,她捂著嘴以免自己驚呼出聲,緩過情緒后才小聲道:「你怎麼知道……」

顏汐凝自然知道她想問什麼:「謝公子逃到了王公子治病的別院里,我幫他逃出去了。」

「可是我聽說……」高月有些不可置信,王珂派人和他們說的救他們的人染上天黯,被燒死了。

「那是騙他們的屍體,不是謝公子。」顏汐凝想著謝容華李代桃僵的這個法子,還隱隱有些佩服。

「顏姑娘,真是謝謝你了。」高月感激道,若不是她冒了這麼大險,容華怕是沒法逃出生天,卻有些疑惑道:「姑娘為何會冒這麼大險幫我們,若是被王珂知曉了,恐怕你性命難保。」

「小姐還記不記得去年你比武招親的擂台上,謝公子救過一個女子。」顏汐凝輕輕道。

高月打量著她,和去年記憶中那個台下的身影漸漸重合起來:「原來是你,怪不得我在高府見你的時候感覺有些眼熟,你怎麼不早些告訴我呢?」

「那時我怕小姐覺得我沒真本事,想和你套近乎才……」顏汐凝話未說完,只覺後腦一痛,眼一翻倒了下去,突如其來的變故令高月措手不及,她慌忙伸出手扶住顏汐凝,怒視還保持著手刀姿勢的高皓天,不悅道:「哥,你做什麼?」

「月兒,和她換了衣裳,隨承志一起離開天牢。」高皓天沉聲道。

高月一剎那便明白了他的意思,對高皓天身後的王承志道:「是你讓我哥哥這樣做的吧,王承志,你怎麼能這麼卑鄙,顏姑娘救了你的命,你怎麼能這樣對她。」

原本閉目養神的高溥聽著動靜也睜開了眼,看著眼前的情形,皺眉道:「皓天,這是作何?」

王承志解釋道:「伯父,三日之後你們就要行刑了,承志無能,無力救高家一家,卻想做最後的努力,讓月兒逃出生天,只要月兒換了顏汐凝的衣裳,低頭隨我出去,外面的獄卒不會注意到的,只要躲過了這三日,我爹沒有其他法子,也只能將之掩飾過去,之後月兒隱姓埋名,便可重獲新生。」

「爹,別聽他的,我不會做這種事的,這是讓顏姑娘替我去死,她何其無辜。」高月著急道,她不能做這麼自私的事情,況且顏汐凝才冒著生命危險救了謝容華,若她這樣出去,謝容華會怎麼想她。

「月兒,你聽我說,我知道這樣做對不起顏汐凝,可若是有其他人選,我又何必出此下策,除了她,我爹根本不允許我帶其他人進來,我保證,出去以後,我一定會補償她的家人的。」王承志焦急勸說道。

「妹妹,承志說得對,這是最後的機會了,顏汐凝不過一個鄉野丫頭,這次我們對不住她,以後補償她的家人便是,你聽哥哥一句勸,和承志走吧,不然生還的機會便真的沒有了。」高皓天看著高月倔強的樣子,也一同上前勸說。

高溥看看昏迷的顏汐凝,又看看自己的女兒,嘆了口氣:「月兒,爹不會幹涉你的決定,你想清楚要怎麼做,那便去做吧。」

「不,我不走,我寧願和父兄一道赴死,也不願這樣苟且偷生,你們知道嗎?顏姑娘才豁出性命救了容華,她救了容華,等於是救了我的命,我怎能再這樣對她。」高月望著他們三人,淚如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