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二十七章 高家問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七章 高家問斬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皓月當空,一架豪華的馬車在皇天大道上疾馳著,往青嵐小築的方向而去,顏汐凝在馬車的顛簸下幽幽轉醒,她扶著還有些疼痛的後頸,一時有些不知身在何處。

「你醒了?」王承志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顏汐凝一跳,她抬頭看著坐在對面的王承志,疑惑道:「這是去哪裡?我怎麼昏過去了?」

「我們在回青嵐小築的路上,我和高月有些話要說,不想被外人聽到,一時失手將你打暈了,對不祝」王承志帶著歉意解釋道。

顏汐凝想著自己第一次發現他的畫時他的態度,對他的說辭不疑有他,可是心裡免不了有幾分不舒服,聲音中便也帶了些情緒:「你和高小姐或者高家其他人要說什麼不方便我這外人聽去的話,直接讓我在大牢外面等著就是,我也沒想過要聽,幹什麼粗暴的把人打暈,我好歹也是女孩子,你就不能憐香惜玉一下。」

王承志看著她帶著怒意的臉,想著高月的話,心中歉意更深了幾分,他難得語氣低下的道:「對不起,我下次絕不會這樣了。」其實原本他是沒有用顏汐凝代替高月的想法的,只是在牢中見到高月表情變化的那一刻,他已經確定了之前劫獄的人是謝容華,顏汐凝曾信誓旦旦地和他說謝容華死了,他以為他救出高月,自己和她之間也許還有什麼可能,便一時起了衝動,只是,到底是他的妄想罷了,還差點將無辜之人捲入其中,高月說的對,他果真是自私又無恥。

顏汐凝原本以為以他的性子還會辯解幾句的,沒想到竟然直接低聲下氣跟自己承志錯誤了,也不好繼續發火,她擺擺手道:「算了,反正等你病好了,我拿了報酬離開,以後我們也不會有什麼交集了,想來我也沒下次機會遇到這樣的事,這事就這麼過去吧。」

王承志張了張嘴,原本想問問她和謝容華在自己昏迷期間的事情,想到今日的境況,最終也沒能問出口,車內兩人各懷心事,靜默相對,之餘下馬車行駛過的吱拗聲在空曠無人的街道中響起。

三日後的早上,天還未亮,青嵐小築內一個黑影躲過巡夜的侍衛,悄悄地往大門走去,到了門口,望著從內上鎖的門扉,他眉頭不由皺了起來,忽聽不遠處傳來聲響,他大驚道:「誰?」

「公子,是我。」見王承志已經發現了自己,顏汐凝也不再躲藏,從角落的陰影中走了出來。

「是你。」王承志臉上帶著疑惑道:「你怎麼在這裡?是我爹讓你來的?」

顏汐凝搖搖頭,晃晃手上的鑰匙,道:「大人知道公子不會武功,將別院的各個出入口都上了鎖,我是來助公子出去的。」邊說邊上前打開門鎖。

王承志看著他的動作,不由對自己剛才的懷疑有些歉意:「你,你為什麼要幫我?」經歷了上次的事情,他沒想到顏汐凝還會幫他。

「今日是行刑的日子,公子若是見不到高小姐最後一面,一定會抱憾終生吧。」顏汐凝低聲輕嘆道。

王承志聽了她的話,臉上閃過詫異之色,卻很快平靜下來,他對顏汐凝誠懇道:「汐凝,謝謝你。」

顏汐凝打開大門,催促他道:「快走吧,要是被人發現就走不了了。」

王承志點點頭,和她一道迅速出了青嵐小築。

洛陽城內人頭聳動,無論是寒族百姓,還是貴族子弟,都圍聚在洛陽暮鼓樓下的廣場上,圍觀這些因為造反而即將命喪黃泉的人們,皇帝用最真實地行動告訴他們反抗的下常顏汐凝和王承志淹沒在人群中,視線緊緊地注視著刑常

王珂端坐於監斬官的位置上,當掃視到人堆中的王承志時,眉頭不由自主地皺了起來。福伯順著他的視線望去,大驚失色,小聲在他耳邊道:「老爺,老奴該死,竟然沒能看好公子,老奴立馬讓人將公子帶回去。」

王珂搖搖頭,道:「如今人多眼雜,不要打草驚蛇,你找幾個侍衛裝扮一番混在他們中間,若發現公子有任何異常行為便及時出手,還有顏汐凝,到時也一道帶回去,如今先由著他們。」

「是。」福伯領命,退下去做安排。

坐在王珂左下方的官員見時候差不多了,恭聲提醒道:「大人,時候已到,可以開始了嗎?」

王珂示意他開始,他站起身,拿出隨身攜帶的罪狀紙,念著罪人的姓名,和反賊的關係,所犯的罪狀,一批批人被拉上侯斬台,有的沉默寡言,有的大喊冤枉,可無論過程怎樣,結果都是一樣的,頭顱被一刀砍下,鮮血噴濺而出,屍體被一旁的侍衛拖走,整個過程簡單利索,看得顏汐凝一陣噁心,她側過臉強制忍著,王承志看她難受的樣子,皺眉說道:「汐凝,你回去吧,我自己呆這裡就可以。」

顏汐凝搖搖頭,拒絕道:「不行,到時候你看到高小姐,一激動身體出事我可擔不起責任。」高月是王承志的軟肋,她怕他看到高月行刑挺不過去。

王承志低頭握緊雙拳,卻不再說什麼。

高家人被拖上刑場時,時間已接近午時,前面處決了多少人,顏汐凝已記不清了。

「高家作為亂賊之師,教徒無方,斬立決。」王珂說道,「高兄,你莫要怪我,皇命難為。」

高溥笑著說道:「我自然不會怪王大人。」

顏汐凝緊緊盯著侯斬台上最前面的三人,三日不見,他們都憔悴了不少,在他們身後還有幾十個高家的旁支近親,他們整齊地跪在那裡,臉上毫無生氣,他們在等待著,等待著即將到來的死亡,顏汐凝的手腕突然傳來一陣痛意,她轉過頭,只見王承志雙目通紅,他死死盯著台上,強制克制著自己衝上去的衝動。

高月似是注意到了王承志的視線,她抬頭望向他,對他微微一笑,安詳而柔美。

劊子手拿起酒罈,喝了一大口酒,將酒噴洒在砍刀上,將刀上的血沖刷乾淨,正準備行刑之時,突然插入一個清朗的男聲:「大人且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