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二十八章 香消玉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八章 香消玉殞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顏汐凝心裡一顫,是他,側頭望去,只見謝容華從自動讓開的人群中走出,神色平靜而淡然,他對王珂行禮道:「魏國公府謝容華參見王大人。」

王珂一愣,很快便回過神來,帶著笑意道:「謝公子,令尊可還好,老夫記得在朝堂上令尊曾言已為你退了高家的親事,謝家與高家早已沒了關係,不知今日謝公子來此有何貴幹?」王珂話音一落,刑場上的侍衛個個嚴陣以待,就怕眼前之人帶來什麼變故。

謝容華見他們如臨大敵的樣子,嘴角勾起自嘲的笑容,他低嘆一聲,突然掀起衣袍下擺,跪下向王珂行了一個大禮,誠摯的聲音響徹刑場:「容華今日來此並不代表謝家,只為自己的私心而已,容華知道家父早已斬斷了我與高家的牽連,只是我畢竟與高小姐相識相知一場,我與她今生緣盡,只想在這最後的時刻,送她一程,送高家一程,還望大人成全。」

他的聲音本就清華澄凈,如今又在王珂面前如此放低姿態,讓圍觀眾人都覺得可憐可嘆,一陣唏噓,去年驚動整個洛陽的屏雀中選,原本該是洛陽的一段佳話,可是誰也沒想到,他們竟然會是這樣的結局。

「大人,您便答應了謝公子吧。」人群中有一人高聲道,其他人聞言也紛紛附和起來。

王珂眉頭一皺,道:「謝公子如此有情有義,看來今日老夫若是回絕了謝公子的請求,倒顯得冷血無情了。」他一揮手,侍衛各自退回原位,王珂緩緩道:「望公子抓緊時間,莫要誤了老夫的大事。」

「多謝大人。」謝容華站起身,接過秦洛遞給他的酒杯和酒壺,緩緩走到侯斬台上,他先為高溥倒了一杯酒,遞給他無奈道:「高先生,容華無能,不能為你們洗清罪名,如今能做的,唯有這一杯薄酒,希望他能讓您在黃泉路上,不至於太過清冷。」

高溥大笑著接過酒杯,一干而盡道:「好孩子,今日你能來送老夫一程,比起那些無情無義之輩已好上萬千,你放心,到了下面,老夫一定會護著你的。」

謝容華凝重地對著他鞠了一躬,起身走到高皓天身邊,倒了酒道:「高兄,我敬你。」

高皓天也不多話,笑著接過酒杯一飲而盡,在喝酒的縫隙以微不可聞的聲音道:「暴君無道,謝家應隨時做好拚死一博的準備,以免步了高家後塵。」

謝容華拍拍高皓天的肩膀,提著酒壺來到高月身邊,看著她梨花帶雨的樣子,嘆了口氣,以手為梳溫柔地將她的頭髮理順,拭掉她的眼淚,柔聲道:「別哭,哭了就不漂亮了。」

高月聽了他的話,破涕為笑,笑容如春天百花盛開般絢爛,從謝容華出現的那刻起,她的眼裡便沒有了旁人:「我現在的樣子是不是很糟糕。」高月擦了擦臉上的狼狽,含羞說道。

「你現在很好。」謝容華溫柔地說著,拿起酒杯將酒倒入其中,高月看著那細細的酒水從酒壺中緩緩流出,想著若是時間能就此停住,該有多好。

可是不過片刻,酒杯里的酒還是滿了,謝容華將酒杯遞給她,低聲道:「既然我們喝不成交杯酒,那這酒,便權當我送你最後的祝福,月兒,願你來生,不會再遭受這些磨難。」聲音中帶著難以遏制的悲涼。

「你別替我難過,能見到你我很高興。」高月輕輕搖頭,接過他遞來的酒,一飲而盡,她是真很高興,死亡已如此之近,可是在此時,他在自己身邊,觸手可及,隨後的死亡便也沒什麼好怕的了。

謝容華看她這個樣子,心中愧疚,低聲道:「其實,我是有私心……」

「我明白,我什麼都明白,容華,我願成全你的私心,也能請你成全我的私心嗎?」高月的笑容如花般燦爛,她曾稱呼他謝公子,也曾喚過他夫君,這卻是第一次叫他容華,謝容華看著他的笑顏,一時竟迷失了自己。

高月不等他回答,在其他人沒反應過來之時,捧起謝容華的臉,將自己的唇印到了謝容華的唇上,她從謝容華驚詫的鳳眸中看到滿臉通紅的自己,她知道此刻自己的舉動有多麼大膽,有多麼驚世駭俗,不守禮教,可是她馬上就要死了,不是嗎?如今,她總算和他有了肌膚之親,算得上真正的夫妻了。

顏汐凝遠遠看著邢台上親吻的兩個人,心裡很不是滋味,若沒有這些變故,他們該是最好的金童玉女的。

王承志不知道什麼時候放開了顏汐凝的手,他目不轉睛地盯著台上的兩人,眼神空洞,臉色蒼白,腦中一片空白,明明只是一瞬間,高月已經放開了謝容華,他卻覺得那個畫面一直持續著,在自己心裡久久不能揮散。

在場的其他人被高月大膽的舉動震在當場,一時間台下鴉雀無聲,唯有高溥放聲笑道:「果然是我的女兒。」

謝容華摸了摸自己的唇,還殘留著溫熱的觸感,酒的香味從唇上發散開來,如能醉人,他低笑著說道:「這就是你的私心?」

「這下,天下人都知道我是你的女人了,你怎麼也賴不掉了。」高月一臉得意,隨後溫柔笑道:「容華,你的生命中,一定會出現你摯愛的女子,我沒能成為你的摯愛,是幸也是不幸,我要走了,你別傷心。」

謝容華認真望著她,這個女子溫柔聰慧,能輕易看穿他的所思所想,若是他們成親了,她一定會是一個很好的妻子,只可惜,造化弄人。

王珂見此刻的氣氛非常不對勁,大咳了一聲打破了謝容華和高月之間的牽絆,說道:「時辰不早了,請謝公子退下吧。」

謝容華將思緒拉回現實之中,對王珂行禮道:「多謝王大人了。」隨之最後看了高月一眼,高月點點頭,他轉身往台下走去,背影落寞而決絕。

「高兄,你若還有什麼未了的心愿,可以在此告知在下,在下能力所及必定不負所托。」王珂看著高溥,高聲說道。

「高某隻想奉勸王大人一句,高家的今天,未必不是王家的明天,無道暴君,大晉必因之而亡埃」高溥輕蔑地看著王珂,高聲說道。

「高溥你竟說出如此大逆不道之話,來人,行刑。」王珂聞言臉色一變,咬牙切齒地說道。

周圍的人看著高家即將行刑,紛紛注意著謝容華的反應,可惜他只是面無表情地望著台上,一雙眼睛如深淵般黑沉地看不到盡頭,也不知究竟在想著什麼。

高月閉上了雙眼,緩緩跪下,露出了幸福美麗的笑容,這世間再沒什麼她還留念的了,她只願好好陪著父兄,安安穩穩地走完那黃泉之路,來世再做父親的女兒,兄長的妹妹。

顏汐凝緊緊盯著高月,只見儈子手手起刀落,她美麗的頭顱落下,鮮血從頸項噴涌而出,血腥殘忍,卻又帶著極致的優雅美麗,如那血紅的彼岸花般,絕望而凄美,這個畫面,她永生難忘。

「噗通。」顏汐凝被身邊的聲音驚醒,急忙回頭,見王承志已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