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二十九章 天牢真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九章 天牢真相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公子。」旁邊的喬裝的侍衛急忙上前,將王承志扶住,顏汐凝此時才發現他們身邊這幾個都是王家的人,她還未反應過來,侍衛已背起王承志,拉著她從人群中擠出,匆忙之間她只回頭輕望了謝容華一眼,他依然注視著邢台之上,放佛已**於這世間之外。

一行人剛回到青嵐小築,侍衛便將顏汐凝關入柴房之中,顏汐凝拍打著房門,高聲道:「你們做什麼關我,公子暈過去了,還需要我給他治病呢。」

「顏姑娘,我們也是奉命行事,公子的事姑娘不用擔心,回春堂的大夫已經在公子身邊醫治了,至於姑娘,在大人回來之前,就先委屈一下吧。」侍衛說完便離開了,任顏汐凝繼續拍打喊鬧,也再無人理會。

顏汐凝見沒人理她,也不再喊叫了,安靜地屈膝坐到柴堆旁邊,這柴房雖小,卻還算乾淨,顏汐凝也算過過苦日子的,因此並沒有多難適應,她想著今日發生的事情,高月死了,王承志怕是受了太大的刺激,激怒攻心,一時氣血不暢才會暈了過去,王承志都這樣了,那曾冒死來救高月的謝容華現在會怎麼樣呢,她掏出懷中的玉佩,撫摸著上面的花紋,這玉佩她怕被旁人發現,一直隨身攜帶著,一刻也不敢離身,她想起最後看到謝容華的那一眼,他那麼專註的望著邢台,那時他的心情一定悲痛萬分吧。

突然顏汐凝一拍腦門,拍散自己的聖母心,她現在可是自身難保,管旁人難不難受呢,她收好玉佩,穩定情緒,思考著對策。她私自將王承志放出去,見了王珂要怎麼和他說他才會放過自己呢,王承志也不知醒了沒有,他應該不會見死不救吧,怎麼說自己也是為了他才弄成現在這樣的。

顏汐凝一直等到傍晚,也沒等到王珂來,倒是衛川給她送了飯來:「汐凝,你怎麼就這麼糊塗,將公子給放出去了呢?」

衛川放下食物,不由抱怨道。

顏汐凝打開食盒,見他們在吃食上並未虧待,也算安心了幾分,她不答反問道:「公子如今醒了嗎?大人有沒有回來?」

「大夫說公子受了驚,還要過些時候才能醒過來,大人處理公務也還未歸,你應該慶幸公子沒事,不然你可死定了。」衛川嘆息道。

顏汐凝取出筷子開始吃飯,邊吃邊道:「我就知道他肯定沒事,衛川,大人回來了或者公子醒了你可得提醒他們我還被關著呢,讓他們儘早放我出來。」

「你放心,公子一醒我就讓他來救你。」衛川承諾道,他也不能在這裡久呆,很快便退了出去。

到了晚上,秋夜的夜晚有些寒涼,顏汐凝不由搓搓自己手臂來保持溫度,柴房外守著的兩個侍衛巋然不動地立在那裡,顏汐凝躡手躡腳地走到門邊,拍門打商量道:「兩位大哥,今晚我怕是得在這裡過夜了,兩位行行好,幫我叫衛川取兩床被子來吧,不然沒等到大人來,我就被凍死了。」

兩位侍衛對她的話充耳不聞,如同沒聽見一般,氣得顏汐凝想破口大罵,正在她預備發火的當口,王珂的聲音在外面響起:「把門打開。」

顏汐凝趕忙退回角落,見柴房門開了,王珂一臉嚴肅的走進來,盯著顏汐凝半晌才道:「姑娘可知老夫為何關你在此?」

顏汐凝點點頭:「我私自帶公子去了刑場,壞了大人的規矩。」

王珂走向前,侍衛見了也不知從哪裡變出來一個凳子,放在顏汐凝面前,王珂就勢坐了下去,他的指尖在膝蓋上輕輕敲打,彷彿在思考什麼,看得顏汐凝惴惴不安,她見王珂久久不開口,也不知打算怎麼對付自己,趕緊低聲認錯道:「汐凝知道自己錯了,下次不會再做這樣的事了,這次大人就大人不記小人過,饒過我吧。」

「下次,姑娘可沒下次自作主張的機會了。」王珂放佛聽了什麼笑話,輕笑道。

顏汐凝臉色一變,這王珂不會因為這點小事就要自己的命吧。

王珂看她驚懼的樣子,出聲安撫道:「姑娘不必害怕,這次老夫並沒想對你怎麼樣,姑娘雖壞了我的規矩,好在結果並不壞,承志今日去刑場的所見,想必可以令他對高月徹底放下了。」

「那大人還關我。」聽見他不會對付自己,顏汐凝也放了心,不由嘀咕道。

王珂沒理會她的抱怨,轉而問道:「姑娘可知上一次老夫為何讓你陪承志去天牢見高月?」

顏汐凝一時跟不上他的思路,愣了愣,才道:「因為大人怕公子受刺激影響身體,讓我能時刻照顧公子左右,而且我與高小姐也算有些淵源,大人也是給個恩情讓我再見見她。」

王珂聽了她的話,也不知該哭還是該笑,嘆氣道:「姑娘的心性,未免過於天真了,今日老夫也不瞞你,讓你陪承志去天牢,老夫只是想探探他對老夫的承諾是否真心,看看他會不會行那李代桃僵之法,我的兒子我再清楚不過,他若之前是假意騙我,那絕不會放棄這麼好的機會,幸好,他沒有騙我,帶出天牢的人還是你,如若不然,老夫恐怕也只能為了王家,捨棄這個愛子了。」

顏汐凝聽了他的話只覺背脊一陣寒涼,她想起那一日自己被擊暈過去,醒來時王承志對她說對不起,她不知道他是不是察覺到了王珂的意圖而放棄的,可是在擊暈自己的那一刻,他定是有李代桃僵的打算的,她顫聲道:「大人為何告訴我這些?」

王珂還未及回答,福伯已經衝進柴房,對王珂道:「大人,公子醒了,現在鬧著要見顏姑娘呢,大人你看?」

王珂頗有深意的看了顏汐凝一眼,道:「帶顏姑娘去見公子吧。」

顏汐凝遲疑地跟福伯出門,在跨出房門那刻,身後傳來王珂幽幽的聲音,帶著絲警告:「今日老夫與顏姑娘的談話,姑娘自個記在心裡就好。」

「汐凝明白。」顏汐凝答道,聲音低不可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