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三十四章 解除婚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四章 解除婚約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主經脈傷得很嚴重,雖然現在已經合攏了,但是無法使上力氣,所以沒法正常行走。」顏汐凝皺眉道。

「意思是治不好嗎?」慕紅翹有些低落。

「紅翹,你別擔心,反正我都習慣這個樣子了,也沒什麼。」雲亦凡寬慰她說道。

顏汐凝看著兩人的互動,嘴角上揚,說道:「你們都別擔心,還是有辦法治的,只是需要一些珍貴的藥材。」

雲亦凡本聽著她前半句話眼睛發亮,到了後半句又黯淡下去:「我們哪裡有錢買珍貴藥材。」

「什麼藥材,要多少錢,我可以去想辦法弄,你一定要救救她。」紅翹眼巴巴地看著顏汐凝。

「放心吧,一切交給我,你們別擔心。」顏汐凝保證道,等王家的錢送到,買藥材的錢足夠了。

「汐凝……」雲亦凡想說什麼,顏汐凝打斷他道:「亦凡哥,我想單獨和你說點話。」

慕紅翹聽了她的話臉色一白,對他們道:「相,相公,顏姑娘,有話你們慢慢說,我先回去了。」說完落荒而逃。

顏汐凝看著她的背影,嘆了口氣,雲亦凡愧疚的聲音在她身邊響起:「汐凝,是我對不起你,你別怪紅翹,這事她也是被牽連進來的。」

「亦凡哥,你老實告訴我,你喜歡我嗎?」顏汐凝盯著他,表情嚴肅。

雲亦凡躲開她的目光,躇躊道:「我……」

「我一直把亦凡哥當親哥哥看待,沒有男女之情。」顏汐凝肯定地說。

雲亦凡被她的話弄得一愣,還沒說什麼,聽她接著道:「既然我們彼此沒有感情,你身邊如今又有了慕姑娘,我們的婚事,就當作不存在吧。」

「不存在?」雲亦凡迷茫地看著她。

「我看你們彼此互相維護,感情想必很好,我也很羨慕,這樣美好的感情,怎麼能因為我們曾經的婚約而讓它產生裂痕呢。」顏汐凝認真地看著雲亦凡,語氣帶著絲羨慕。

「那你怎麼辦?離開軍隊的時候我答應了顏叔要好好照顧你的。」雲亦凡皺眉。

「我去找個喜歡我的人娶我埃」顏汐凝打趣道,「你放心吧,就是沒慕姑娘我也會和你解除婚約的,我要嫁給我喜歡的人,如今看你有人照顧,我說出來這話也少了負罪感,心安許多。」

雲亦凡回到家,把顏汐凝今天的話和家裡人說了,慕紅翹絞著衣角道:「是不是因為我,她才故意這麼說的。」

雲嬸安慰她道:「和你沒關係,這汐凝啊,我從小看著長大的,一直是個有主見的姑娘,就說她去給王家公子治病的事吧,這麼大的事情都沒回來和我們商量一下就直接去王家了,還害得我們都以為她死了,為她傷心了那麼久。」雲嬸語氣有些生氣,她覺得顏汐凝從來就沒把他們當一家人看待,今天雲亦凡說她要解除婚約,她也絲毫不意外。

「我們沒見著她屍體便認定她死了,也算我們不對,如今汐凝還承諾了要給亦凡治腿,也算還念著我們的,以前的事過去就過去了,那婚約也只當不存在就好。」雲叔抽著斗煙,吐著煙圈緩緩說道。

「好吧。」雲嬸想到兒子的腿能治好,心裡也高興,「明兒我就做點好吃的請她過來,也好商量給亦凡治傷和退婚的事情。」

顏汐凝早上在久違地此起彼伏的雞鳴聲中醒過來,她扶著頭痛欲裂的腦袋,只想放聲哀嚎。高床軟枕睡習慣了,昨天夜裡翻來覆去了好久才睡過去,如今又一大早就被鬧醒,這感覺實在是糟糕透了,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真是古人誠不欺我埃

顏汐凝磨磨蹭蹭地爬起身,洗了個冷水臉緩了緩,總算是舒服些了,她昨日回來那些熱情的村民送了她不少東西,她就著那些東西做了早飯,吃完后活動了下筋骨,一時間對接下來要做什麼有絲迷茫,以前這個時候她會出發山上採藥或者呆家裡處理之前採集好的草藥,但今天王家的人會來送東西,自然不能上山了,家裡也無草藥可處理,她想了想,拿出紙筆將治療雲亦凡腿傷的藥材寫下,這幾味藥材都極難採摘,不過洛陽內城的回春堂應該有賣,雖然要花不少錢,不過等一萬兩到手了要買這些藥材還是很輕鬆的,她剛把藥方寫好,便聽見敲門的聲音,她打開門,見福伯一張笑臉望著她:「顏姑娘早上好,我奉命來給姑娘送東西了。」

顏汐凝沒想到他們來得這麼早,趕忙將人迎進屋,福伯打量著顏汐凝的家,汐凝有些尷尬地說道:「敝舍寒陋,讓福伯見笑了。」

福伯搖搖頭,將手中的銀票遞給汐凝道:「這是王家答應姑娘的酬勞,一萬兩白銀的銀票,姑娘可以在各處錢莊兌換現銀,另外這馬?」

顏汐凝接過銀票,聽福伯提醒才注意到了隨福伯進來的隨從手上牽著的汗血寶馬,只見那馬高桑體型修長優美,前胸肌肉寬大結實,後肢強健有力,小腹收緊,皮薄毛細,可以清晰地看到皮下血管。赤色的鬢毛沒至馬膝處,油亮反光,馬蹄足有碗口大,粗壯的馬尾垂到了地上,一雙眼睛黑得發亮,鼻孔噴著熱氣,頭高昂著,一副不可一世的樣子,真是一匹漂亮至極的馬啊,汐凝感嘆道,想了想自己家裡面沒有畜生棚,只得讓他們將套馬的繩子綁在院子中的大樹上。

福伯看顏汐凝盯著馬的樣子,笑著說道:「姑娘可得看好它了,你所有的報酬裡面,它可是最珍貴的。」

顏汐凝驚訝地張大嘴巴,結巴道:「它,它這麼值錢?」

「自然,這樣的馬,整個洛陽至多不超過三匹,汗血馬在漠北草原出沒,速度極快,極難捕捉,價值千金毫不為過,只是老奴不知姑娘要這馬來做何用?」福伯疑惑道,上下打量了顏汐凝,搖頭嘆息道:「汗血馬性子極烈,就是騎術高超的馭馬人也只有極少數能降得住它,恕老奴直言,姑娘若想馴服這馬,成為這馬的主人,絕無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