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三十七章 韜光養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七章 韜光養晦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晉陽郊外,一隻海東青在天上暢快地飛翔著,銳利地雙眼緊盯著地面,突然一個急速俯衝,銳利的雙爪抓住了一隻急速逃跑的野兔,兔血從海東青爪縫流出,野兔使勁掙扎了幾下,便沒有了氣息。

伴著急促的馬蹄聲,一個年輕男子迅速跳下馬,他將野兔從海東青爪下取出,拿出匕首給野兔開膛破肚,將內臟扔給等在一旁的海東qh東青飛身接住,歡快地吃起來。

「二公子花了短短三月就將這畜生馴服地如此聽話,果然是英雄出少年。」裴智望著遠處謝容華的身影,摸著鬍子讚歎道。

「裴大人謬讚了,容華自小便喜愛馴馬熬鷹這類事物,來這晉陽以後,若不是徐大人送了這海東青的雛鳥來給他,他怕是現在還為他母親的事情鬱鬱寡歡著。」謝雲嘴上謙虛著,卻帶著滿臉的驕傲之色。

「我當時也是看著這海東青漂亮,順手從契丹人那裡買來的,還想著馴服不了就直接放生,沒想到這東西竟入了二公子的眼,如今看它這麼聽話,倒是沒浪費了我那幾個小錢。」徐偉傑聽了謝雲的慌,連忙陪笑道。

謝容華見海東青吃得差不多了,摸了摸它黑亮的羽毛,道:「阿隼,再去尋點其他的獵物吧。」

阿隼如能聽懂他的話一般,長嘯一聲,張開翅膀往天空直衝而去,謝容華將兔子屍體掛到馬上,翻身上馬,朝謝雲一行人奔去。

「爹。」謝容華回到謝雲身邊,謝雲看著他馬上肥壯的野兔,點點頭道:「阿隼獵的這兔子倒是挺強壯的。」

「國公大人和幾位大人真是好興緻埃」遠處疾馳而來兩人,其中一人笑著說道。

「馮大人和魏大人怎麼有空來這郊外,要與我們一起打獵嗎?」裴智邀請道。

「謝裴大人了,我們二人公務在身,自然不如你們落得清閑。」馮坤倨傲地道,拿出手中的卷宗:「這是晉陽點兵的卷宗,還請國公大人過目,若沒什麼問題,小的便按此徵兵了。」

謝雲沒接他手裡的卷宗,摸著鬍子點頭道:「兩位大人多年在朝為官,深得陛下信任,點兵之事,二位看著辦就好,不必再詢問謝某。」

「如此我們便不打擾大人打獵了。」馮坤志得意滿地收好卷宗,示意魏言表離開。

魏言表調轉馬頭時,眼含深意地看了一眼徐偉傑,卻對著謝容華感嘆道:「方才我在遠處見著二公子養的那海東青捕獵時的勇猛身姿,真不愧神鷹之名。」

「魏大人過獎了,阿隼不過是容華閑來無事的消遣之物。」謝容華淡淡地答道。

魏言表笑了笑,話鋒卻突地一轉,緩緩道:「雖說只是二公子的消遣之物,只是海東青怎麼說也是兇殘的烈鷹,二公子可要好生看管才是,若是這畜生在外傷了什麼人,這責任還是得算二公子頭上。」

「魏大人說得是,容華受教,定會好生看管那畜生。」謝容華誠懇地點頭道。

「二公子明白就好。」魏言表對他和謝雲略一施禮,便隨馮坤揚長而去。

待他們走遠了,徐偉傑連忙翻身下馬,對謝雲和謝容華躬身行禮,道:「前些日子我見魏言痹誚陽強搶了一良家婦女,說是要給魏言表做小妾,我便出手救了那姑娘,如今他怕是懷恨在心,要把賬記到大人和二公子頭上了。」

謝雲聽了他的話,皺了皺眉:「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多說無益,諒他們還不敢因為這樣的事情對謝家怎麼樣。」他看看天色,有些疲憊地說:「今日我也累了,狩獵到此為止吧。」說完一馬當先而去,裴智趕忙緊隨其後。

謝容華策馬到他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道:「這件事徐大人不必往心裡去,謝家如今就算再不招陛下待見,我爹也還是這晉陽留守,他們再猖狂,也還不至於以下犯上,更何況路見不平,拔刀相助乃人之常情。」

徐偉傑點點頭,有些憤恨道:「他們要怎麼對付我我無話可說,只是這晉陽留守明明是大人,大人和公子卻要在這裡對他們處處忍讓,我實在是不甘心。」

「沒什麼好不甘心的,忍一時之氣,免百日之憂。」謝容華笑道:「何況,他們一次次地挑釁我爹和我,不就是希望我們生氣嗎?我們越是生氣,便越是容易犯錯,這樣,他們便越容易抓到謝家的把柄了,晉陽留守這差事,他們可一直盯著呢。」

徐偉傑聽他這樣說,不由低嘆一聲,道:「這樣的日子,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是個頭。」

「徐大人不要憂心了,多想無益,如今我們不如盡情享樂,候機而動。」謝容華微笑道,向天空吹了一個響亮的口哨,阿隼聽見,飛到他身邊,穩穩地立在了他的肩膀上:「我要去見一個朋友,大人可願隨我一起。」

徐偉傑知道謝容華來晉陽后結交了不少當地的朋友,不過大都是江湖草莽之輩,他並沒有多少興緻去聽那些江湖民間之事,便抱拳答道:「二公子請自便,我還有些事,便不陪二公子去了。」

***********************

晉陽城東一個不起眼的民房內,一個身穿例在專心致志地擺弄著院中大大小小的木質零件,突然一隻鷹從空中躍下,直直立在他面前的零件上,將他嚇了一大跳,他爬起來,轉身往大門而去,將門打開,對著門外悠然自得的謝容華怒道:「謝二公子,每次你來能不能敲門,不要讓你那寵物來擾亂我的思路。」

謝容華無奈地聳聳肩,笑道:「以前我不是沒敲過門,有幾次你是來給我開門的,不過阿隼每次去叫你,你都很快就來開門了,你看我才剛到,你已經過來開門了。」

聽了他的話,岑行只覺得自己一肚子的火氣不知該怎麼發泄,轉身快速往院中走去,不再理會他。

謝容華也不在意他的態度,走到院中,撿起地上大大小小的零件,詢問道:「這又是在做什麼?」

岑行看了他一眼,臉色不太高興道:「你管我做什麼,若不是看在高家的面子上,我根本就不想讓你進我家。」岑行一直醉心於研究各種機關術,然而他的這些東西,在世人眼中卻是奇技淫巧之術,他無法以他們為生,甚至為了他們花光了家產,被家裡人趕了出來,好在後來遇到了高溥,他見過他的設計后十分欣賞,甚至願意資助他繼續研究這些東西,可是後來高家被滿門抄斬,他遠在晉陽毫無辦法,以為又會過回眼前的日子,放棄掉這些木甲機關,卻沒想到謝容華不知通過什麼方式找到了他,並表示願意繼續資助他,他高興自然是高興,可是謝容華遠不像高溥那樣讓他自由,他閑來無事便會過來看他都做了些什麼東西,甚至會提出一些東西讓他去做,他總覺得自己上了一條賊船,可是謝容華曾經是高家的乘龍快婿,洛陽的事情他也聽說了,他不知道現在除了謝容華,他還有誰可以依靠。

謝容華看了他一眼,道:「岑兄今日火氣好大,看來我該讓岑兄冷靜幾日再過來。」

岑行一瞬間便聽出了他話里的意思,他這是要斷了他的銀子,那他哪裡還有錢買材料,想到此處,不由壓住了火氣,冷靜下來道:「你想知道我告訴你就是,別威脅我埃」說完乖乖走到謝容華身邊,為他詳細地介紹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