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三十八章 王家婚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八章 王家婚禮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因王柳兩家皆為世家貴族,兩家的婚禮也就成了洛陽城中的大事,城中處處都洋溢著歡喜熱鬧,顏汐凝懷裡抱著從崤山上挖來的野山參,腳步緩慢地朝王家而去,她的心情與洛陽城中的熱鬧格格不入,以前的經歷告訴她,不會有什麼結果,王家如今行事處處小心,怎麼可能因為她一個小女子的請求以身犯險,可是想到村民們企盼的眼神,她只能前進。

這個時代的婚俗和現代完全不同,婚禮都是傍晚舉行的,一路上百姓都圍堵在道路兩旁,等候著難得一遇的熱鬧場面,顏汐凝穿過他們,終於來到王家門前,高高的府門上處處張燈結綵,一片喜慶之色,福伯遠遠地見了她,高興地道:「顏姑娘,你可算來了,衛川那小子就怕你不到呢。」

顏汐凝尷尬地笑笑,隨著福伯往大廳一旁的偏廳走去。

王夫人在偏廳招待著前來的女眷,見著顏汐凝上前笑道:「顏姑娘,好些日子不見,姑娘的氣色更好了。」

顏汐凝雙手奉上帶來的賀禮,道:「汐凝小小的賀禮,望夫人莫要嫌棄。」

「姑娘哪裡的話,你能來我已經很高興了,見到你,承志想必能開懷不少。」王夫人示意下人接過賀禮,握住顏汐凝的手嘆息道。

「今日公子大喜,定然是春風得意的。」顏汐凝假裝不懂,輕聲道。

「唉,你不是不知道,高月那事……算了,就不在今天這個日子提旁人了,我給你介紹介紹各位夫人小姐,她們聽說了你給承志治病的事情,都對你好奇得很呢。」王夫人拍拍汐凝的手,拉著她欲往裡屋走。

汐凝今日來這裡是有事的,自然沒心思認識什麼夫人小姐,她開口道:「夫人,不知大人可得閑見汐凝一面,不瞞夫人,汐凝這次來洛陽其一是參加令公子的婚事,此外還有一事想求大人幫忙。」

王夫人聽了她的話倒不甚在意,笑道:「姑娘是承志的救命恩人,有什麼忙王家能幫的自然會幫,翠兒,帶姑娘去前廳見大人。」

「聽說顏姑娘有事找老夫幫忙?」王珂屏退眾人後,才對顏汐凝客氣地道。

顏汐凝沉默了會,輕聲說道:「我看到了征討高句麗的檄文。」

王珂長嘆一聲,「高句麗是陛下的心病,朝堂上勸說的人都被斬了,姑娘若是擔心你爹,可告知王某你爹在哪個將軍帳下,王某可寫信託人照顧一二。」

顏汐凝搖搖頭,不知道如何啟齒,躇躊了半天,終於鼓起勇氣道:「不是我爹,我想,我想求大人,洛陽徵兵之時可不可以放過福安村的村民。」

王珂聽了她的話眉頭緊皺,「姑娘的意思是要王某別讓福安村的男丁充軍?」

顏汐凝給王珂深深鞠了一躬,「我知道這讓大人很為難,可是從去年初,福安村剩下的男丁已不過百人,百人於東征並無太大用處,如今世道艱難,老百姓何辜,顏汐凝求大人放過他們。」

王珂的手敲打在椅背上,敲得顏汐凝心中陣陣忐忑,許久之後,他才歉聲道:「抱歉,顏姑娘,你的請求,恕王某不能答應。」

「大人?」雖然有心理準備,可被王珂直接拒絕,顏汐凝還是有些無措。

「姑娘說得對,福安村男丁不過百人,於出征並無多少助益,但姑娘是否想過,若王某放過福安村,其他州縣村民如何服氣,若不一視同仁,洛陽周邊必定大亂,消息傳到陛下那裡,就是王某也無法全身而退,王某必須顧全大局,望顏姑娘見諒。」王珂沉聲和她解釋著。

「是汐凝想的不周,讓大人為難了。」顏汐凝握緊雙拳,苦笑著對王珂道,她早就知道,以她的能力,根本不可能救他們。

「在下並不是有意搪塞姑娘,望姑娘理解在下的難處。」王珂輕聲開口道。

顏汐凝神情落寞地點點頭,心中一片茫然,她無力地道:「既如此,汐凝先退下了,不耽誤大人的正事。」

吉時到了,王家門前鞭炮聲陣陣,王承志穿著一聲大紅喜袍,在歡快的嗩吶聲中踢了轎門,喜娘上前背起新娘子下轎,新娘子跨過火盆,在王承志的引導下穿過重重院落,來到主廳,賓客早己聚集在主廳之中,王承志環視主廳,見到隱藏在人群中盯著他的顏汐凝,陰雲密布的臉上總算帶了絲笑意,司儀高聲開口道:「新郎新娘一叩首,跪拜天地。」

新娘子在喜娘的攙扶下轉身跪下,新郎卻遲遲不動,衛川趕緊上前,輕聲提醒道:「公子。」王承志眉頭微皺,猶豫片刻,終於緩緩地跪下,和新娘一起完成漫長的禮儀,在進入洞房的前一刻他再次往顏汐凝所在的方向望去,卻不見了她的身影。

顏汐凝站在池塘邊上,靜靜望著那波光粼粼的水面,周遭的喜慶繁華襯著她的孤寂,更顯得格格不入。

「你來了是不是代表原諒我了,我真怕你不來。」王承志的聲音傳來,她不由回頭,見他身上還穿著大紅色的喜服,戴著新郎官的帽子,語氣中散發著酒氣,想來剛喝了不少酒。

「新郎官不去陪新娘子,怎麼跑這裡來了?」顏汐凝皺眉道。

「什麼新郎官,不過是世家大族之間的聯姻罷了,沒有感情,只有利益,我連那柳小姐是美是丑都不清楚。」王承志唏噓道,在顏汐凝身旁隨意找了塊石頭便坐了下去。

「你這樣不怕你爹找你麻煩?」王珂可不好惹。

王承志嗤笑一聲,道:「你以為我在這兒我爹不知道?我已經如了他的願接了這門親,他還有什麼不滿意的。」

「新婚之夜,讓新娘子久等始終不好。」顏汐凝嘆息道。

「別提她了,我好不容易清凈一會兒。」王承志怒道,沉默許久,神情落寞下來:「你說,如果她知道我成親了,會不會有一絲絲的難過。」

「高小姐已經離開了。」顏汐凝看著他,有些不忍道。

「我知道她離開了,永遠不會再出現了,那一日的場景,我怎麼會忘,我只是在意,她在最後一刻為什麼連看我一眼也不願,謝容華就那麼好嗎?」王承志站起身,火氣衝天地對顏汐凝道,撿起一塊石頭,扔進池塘,濺起一圈圈水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