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三十九章 李代桃僵(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九章 李代桃僵(一)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遠處有隱約的歡笑聲傳來,顯得此處更加清冷孤寂,顏汐凝看著那水花一圈一圈地散開,最終歸於沉寂,她輕輕地笑了笑,不再開口說話,王承志為情所困,在她看來,並不算什麼事,他是王家公子,衣食無憂,有權有勢,不像他們,總是要為生計而奔波,連命都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弄丟的人,哪有心思談風花雪月之事。

「你來,除了參加我的婚禮,是不是還有旁的事情?」王承志終於注意到顏汐凝的神態不對勁,她看他,就像在看一個無理取鬧的孩子一般。

「沒事。」顏汐凝淡淡地道。

「絕對有事,你告訴我……」王承志的話音未落,匆匆而來的腳步聲伴著衛川的高喊:「公子,可找著你了,大人知道你還沒進洞房,正發火呢,你快隨我去見新娘子吧。」

「怎麼了?新娘子鬧脾氣了。」王承志問道。

「這倒不是,少夫人很安靜,一直在新房裡等著公子過去,沒哭也沒鬧。」衛川答道,「可是大人可氣得不輕,說用綁的也要把公子綁過去。」

王承志唔了一聲,道:「她當真一句抱怨都沒有。」

「真沒有,我在門口守了好長時間呢,公子若不信可以自己去瞧瞧。」衛川肯定道。

「衛川,我的房間是以前那裡嗎?」顏汐凝打斷二人的對話問道。

「嗯,是按照你之前的喜好收拾的。」衛川點頭道。

「好,公子,沒什麼事汐凝先告退了。」不待王承志回答,顏汐凝便轉身離開,王珂已經生氣了,她可不想城門失火,殃及池魚。

回到以前自己住的房間,顏汐凝有種恍如隔世的錯覺,她早早的便躺在了床上,卻怎麼樣都睡不著,村民企盼的眼神和熱鬧地婚禮景象在她眼前交錯重疊著出現,她只覺得心中的煩躁怎麼也消除不去,好不容易剛有了睡意,卻被門外急切的敲門聲驚醒,她披了衣服打開房門,只見衛川滿臉焦急地對她道:「汐凝,你快隨我去新房,出事了。」

顏汐凝一驚,沒想到王承志還真在洞房之夜弄出事情來了,皺眉道:「出什麼事了?」

衛川有些為難,不好明說,只道:「有人受傷了,叫旁的大夫不太方便,公子讓我來請你過去。」

顏汐凝一瞬間便會過意來,驚訝道:「新娘子受傷了?」

衛川點點頭,急道:「你快隨我過去吧。」

顏汐凝跟著衛川到了新房所在院落,發現院子里冷冷清清的一片,竟然一個伺候的丫鬟僕人都沒有,但是王珂王夫人還有王承志卻全都在這裡,氣氛說不出的詭異。

「大人,公子,顏姑娘來了。」衛川出聲提醒道。

王珂王夫人看向她,臉色不太好看,但是顏汐凝知道並不是因為她,因為王夫人已經開口道:「承志,你找顏姑娘來做什麼?還嫌人丟得不夠?」

王承志皺皺眉,道:「她怎麼也是柳家的人。」轉頭對顏汐凝道:「汐凝,你去屋裡看看她吧1

顏汐凝對他們的對話有些莫名,跟他們行了一禮,便進了新房。

新房布置得火紅華麗,地上卻一片狼藉,很明顯這裡先前大鬧過一場,顏汐凝緩緩走近,才發現床上躺著的女子,她的一身大紅嫁衣還穿在身上,頭上的髮釵甚至都沒有取下,臉上有一個火紅的巴掌印,額頭上應該是倒下時撞到了什麼,鼓起了一大片,儘管傷成了這樣,可是這個女子依舊是美麗的,她有絲毫不遜色於高月的美麗,若說高月如月般皎潔,那她便如繁星般璀璨,這樣的女子,今日是她的大婚之日,她怎麼會被傷成這樣?

顏汐凝走到她身邊,檢查了她身上沒有其他的傷勢后,才取出傷葯,輕輕地為她上藥。

女子輕如蝶翼的睫毛微微顫動,她緩緩睜開眼睛,眼中帶著點點懼意,開口道:「你是誰?」

聲音也很好聽,難得的美人,顏汐凝想著,一邊為她上藥一邊低聲回答道:「少夫人別怕,我叫顏汐凝,是個大夫,專程來為你治傷的。」

女子聽了她的話,眼中一片落寞之色,她顫顫地開口道:「你別叫我少夫人,我不是少夫人,你叫我柳絮吧。」

顏汐凝手中一僵,也不多問,只笑著道:「好,柳絮,你放心,等上了葯,你的傷很快會好的。」

柳絮聞言,神色卻沒什麼變化,她低聲嘆息,好似在自言自語:「好了又怎麼樣,我的命本就如柳絮般,輕薄無根,無依無靠。」

顏汐凝聽了她的話神色複雜,她不明白,柳家的小姐,怎麼會輕薄無根,無依無靠,忍不住問道:「今晚是王公子打了你嗎?」

柳絮有些激動地道:「不是他。」彷彿意識到自己的失態,她平復了情緒,才緩聲道:「不是他,他是一個好人。」是這世上為數不多曾經給過她溫暖的人,儘管今夜他如此陌生,可是是柳家欺騙他在先,她不怪他。

顏汐凝沒想到提到王承志她會這麼激動,想到屋外院中站著的人,低聲問道:「那是王大人嗎?」

柳絮沉默不語,默認了她的話,顏汐凝見她這樣,不由有些憐憫,她握緊她的手,沉聲道:「金陵柳氏是江南名望最高的世家貴族,你雖嫁進了他們王家,也不必就這樣受他們的氣,今夜的事情,你可以告訴你爹,讓他為你做主。」

柳絮感受到她手中傳來的暖意,微微有些詫異,她沒想到這個王家派來給她治傷的大夫竟然會站在她這邊,臉上漸漸有了笑意,只是那笑意還沒有蔓延開,便消失了,她的嘴角溢出苦笑:「我不怪他們,這一切都是我咎由自齲」

顏汐凝聽了她的話臉上滿是疑惑,柳絮靜靜地看著她,突然有了傾訴的**,眼前這個第一次見面的女子,她從她的眼中看到了擔心和關懷,既然王家讓她來了,想必她也是王家信任的人,想到此處,她輕聲開口道:「顏姑娘,你是一個好人,我不想讓你對王家產生誤會,這事不怪他們,因為是柳家騙他們在先,我並不是柳家的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