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四十章 李代桃僵(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章 李代桃僵(二)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你不是柳家小姐?你爹不是柳弘業嗎?」顏汐凝聽了她的話震驚道,她怎麼也沒想到,柳家竟然敢送個替身來嫁給王承志,怪不得他們那麼生氣,這換作普通人家也接受不了,何況王家這種大家族。

「我爹是柳弘業,但是我不是柳家小姐。」柳絮的嘴角帶著苦澀:「柳家從來都只有一個小姐。」

顏汐凝聽了她的話明白了幾分,有些同情道:「你是庶出的?」

柳絮搖搖頭,苦笑道:「若是庶出,也比我在柳家的身份強。」

她看著顏汐凝,緩緩道出了那些從前不願在人前提及的心酸過往:「我娘是金陵燕春樓中最有名的舞姬,你知道燕春樓嗎?」她也不等顏汐凝回答,便自己答道:「那是金陵最低等的青樓,裡面魚龍混雜,什麼人都有,我是在那裡出生的,在我四歲那年,母親說,我的底子太好了,長大了一定比她還要美,可是在青樓之中,美本身就是一個女子悲劇的開始,她不願我走她的老路,帶著我去柳家見了柳弘業,那時我才知道,我竟然有這樣一個聲名顯赫的父親,我不知道娘親和他說了什麼,讓他認了我這個女兒,可是那一晚,娘親就上吊自殺了。」說到這段往事,她的聲音顫顫地,彷彿還不能從那段噩夢中解脫一般。「後來,我就在柳家做了丫環,所有人都知道我是柳弘業和一個低賤的舞姬生的女兒,我沒有資格上族譜,名義上的父親也從來不願在人前提起我,在他眼中,我是他一生最大的污點,而我的姐姐,從來不允許我叫她姐姐,我只能稱呼她大小姐,若有誰對我稍微好一些,她便會嚴厲地懲罰那個人,所以柳家沒有人敢對我好。」她擦了擦淚,淡淡笑道:「和王公子訂親以後,她不知道從哪裡知道王公子得了天黯的事,雖然說治好了,她卻怕王公子容貌已毀,何況她不能確定他的病有沒有複發的可能性,所以,她不願嫁過來,便安排了我嫁過來。」

「柳家大小姐做的這些事,你爹不知道嗎?」顏汐凝低聲問道,聽了她的身世,她只覺得她萬分可憐,她家雖然窮,顏豐卻對她疼愛有加,而柳絮,雖然身在柳家,卻沒有過過一天快樂的日子。

「怎麼會不知道呢?」柳絮低低地笑道:「柳泠玉是他捧在手心的女兒,只要不是大逆不道的事,他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她停頓了片刻,低聲道:「出嫁前一天,我爹找到我,對我說,等我和王公子有了肌膚之親后,王家就算知道了我不是柳泠玉,也無法再改變什麼,我雖然不是柳家小姐,身上好歹也流著柳家的血,所以,在洞房之前,讓我一定不能露出馬腳。」

顏汐凝還未開口,一個男聲已插入道:「那你為何在我掀開蓋頭后,便告訴了我你不是柳泠玉,你若不主動承認,暫時,我們不會知道?」

顏汐凝看著不知道什麼時候進來的王承志,皺了皺眉,她看向柳絮,發現她眼中帶著淚花,痴痴地望著王承志,那眼光竟帶著幾分繾綣,她低低地開口,聲音中帶著對過往的懷念:「去年公子在金陵救過一個女子,公子還記得嗎?」

王承志看著她眯了眯眼,陷入沉思之中,去年高月和謝容華訂親以後,家裡便安排了他去金陵提親,那時他心中鬱結,去金陵打了個照面便往漠北散心了,金陵發生的事他早就拋諸腦後,此時聽柳絮說起,隱隱想起在離開金陵時似乎在一個破廟中救過一個衣衫襤褸的女子,當時那女子蓬頭垢面,與眼前姿容卓絕的女子,怎麼也無法聯繫在一起。

柳絮看到他眼中的驚訝,她苦笑道:「公子定然沒認出我吧,那時,小姐說我是個禍水,為了避免我在她嫁人後,勾引男人,連累柳家名聲,便想在她出嫁前,將我嫁給杜員外做填房,那杜員外已年過八旬,我不甘心嫁給他,便逃了出來,那時我身上身無分文,怕遇到心懷不軌的人,只能把自己弄成不人不鬼的樣子,沿街乞討,若不是遇到公子,也許我早就餓死了。」她說得輕描淡寫,但那些日子的難過卻只有她自己知曉,柳家唯一對她好的丫環為了幫她逃出去,被他們活活打死,王承志是她那段日子唯一的溫暖,他的出現,猶如一道陽光,將她從黑暗中照亮。她的聲音輕柔動聽,帶著江南特有的軟糯:「後來,我還是被他們抓回去了,幸好,杜員外還沒來得及娶我,便暴斃而亡了,我在柳家心驚膽戰的活著,再後來,大小姐讓我替她嫁到王家,我想,嫁到王家,再難過也好過嫁給杜員外那樣的人,便答應了她。」她的臉上帶著落寞與難過,幽幽道:「若我知道小姐要嫁的人是公子你,我就算死也不會同意的,原本我就是賤命一條,死不足惜。」

「所以,你在一切還來得及的時候,選擇了對我坦白?」王承志動容道,他想起他掀開蓋頭時她臉上的震驚之色,他去端合巹酒回身時便看到她跪在他面前,說她不是柳泠玉,只是代替她出嫁的,此事事關重大,他叫來了自己的父母,卻沒想到父親聽完她的話后便給了她一巴掌,他來不及阻止,她已撞上了桌角,昏了過去。

柳絮低垂了眼瞼,低聲道:「王家現在快馬加鞭,還可以追上柳家送親的人,討要一個說法。」

王承志低笑道:「這個不用你說,說法我自然會找柳家要。」

顏汐凝撫了撫柳絮的手背,站起身來,對王承志道:「王公子,我可不可以單獨和你說兩句話。」

王承志點頭,顏汐凝隨他出了屋子,發現院子中的王珂和王夫人已經不在了,王承志知道她在找什麼,解釋道:「我已經勸他們先回去休息了,這件事情算是家醜,還沒有妥善的解決時,不宜讓太多人知道。」

顏汐凝點點頭,問他道:「你打算怎麼解決,將柳絮送回柳家,換柳泠玉過來嗎?」

王承志低聲道:「爹是有這個打算,他們雖然送了個冒牌貨過來,但這一切還有轉圜的餘地,我們可以暗暗將人換了,當作一切都沒有發生,畢竟因為一個女人和柳家撕破臉面,大家臉上都不好過。」

「可是,你將柳絮送回去,他們知道是她告訴你一切的,一定不會給她活路的。」顏汐凝急急道。

「我知道,聽她的說法,那柳泠玉也不是個好相與的人,我也不想娶個蛇蠍心腸的女人回王家。」王承志皺眉道:「汐凝,這是我的家事,我會想辦法處理好一切,你放心,不到萬不得已,我不會把她送回柳家的。」

顏汐凝輕輕一嘆:「我知道你的難處,畢竟你身後是整個王家,不管你打算怎麼做,我只希望,你能儘力保住她一命,畢竟,她從來沒有做錯什麼,一切皆是身不由己。」

王承志點點頭,輕聲道:「汐凝,今晚謝謝你了,忙了一晚,你先回去休息吧。」

遠處的天空微微泛白,天快要亮了。顏汐凝搖頭對王承志道:「天快亮了,我也該告辭回家了,便就此別過吧。」

王承志點點頭,他如今還有許多事情要做,也不想讓顏汐凝摻和進來:「我讓衛川送你回去。」

踏出院門時,顏汐凝不由回頭望了望新房禁閉的房門,在心中禱告道:「柳絮,但願往後你能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