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四十二章 星夜逃亡(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二章 星夜逃亡(二)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到了村口,見其他人已經在那裡等著了,汐凝停下馬車,雲亦凡對她道:「天亮之後村長會和他們周旋一段時間,但是瞞不了太久,所以我們必須抓緊時間,這裡到扶風寨大概兩天的路程。」

顏汐凝點點頭,村裡一隊人馬在叮叮噹噹的鈴聲和馬蹄聲中往扶風寨的方向駛去。

他們不敢走官道,只能走僻靜的小路,好在洛陽這邊是平原,雖是小路,亦不影響馬車的駕駛,天漸漸亮了起來,他們也不敢休息,繼續繃緊神經快速往前趕,在提心弔膽中順利地度過這一天,待天黑的時候,除了熾焰,其他馬兒在長時間的奔跑后早已疲憊不堪,雲亦凡見這樣的情況讓隊伍停下休息。

顏汐凝找了草料餵了熾焰,又讓它喝了水,熾焰精神抖擻地甩了甩身體,想把套子甩下來。

「不愧是汗血馬,其他馬兒都累得不行了,它還這麼精神。」雲亦凡走過來讚歎道。

顏汐凝聽了他的話,左右看看,果然其他的馬兒都神采全無,有的甚至直接趴地上休息了。

「如果不是要和我們一起,你讓熾焰放開速度跑的話,也許你們現在已經到了扶風寨了。」雲亦凡感嘆著。

顏汐凝想想它訓練熾焰時感受到它的速度,沒有異議地點點頭,「亦凡哥,到了扶風寨以後,我們就一直呆下去嗎?他們畢竟是寇匪。」

「我也不知道,總之先躲過徵兵,走一步算一步吧。」雲亦凡迷惘地說道,待大家休息了半個時辰,隊伍又開始行進,可是很明顯那些馬兒休息的時間不足,只能慢慢地往前走,跑不起來了。

熾焰在緩慢地行進中,顏汐凝發現它越來越不高興了,鼻子里喘著粗氣,顏汐凝為了安撫它,讓它走的速度快了些,不一會兒他們就到了隊伍的最前面。

突然後面有嗒嗒的馬蹄聲傳來,雲亦凡一驚,高聲道:「大家快跑,追兵來了。」

村民們慌張地使勁抽打馬兒,馬兒在劇烈的疼痛中終於加快了速度往前跑,顏汐凝也讓熾焰加快了速度,可是一般的馬匹怎麼能跑得過軍馬,不一會兒,雲亦凡他們就被追上了,領頭的一個將士高叫著:「大膽賤民,膽敢私逃,還不快快束手就擒。」

熾焰領著顏汐凝一行人甩掉了他們,紅翹掀開馬車簾,著急地道:「汐凝,我們不能拋下亦凡哥他們不管埃」

「他們身上帶著我給的藥粉,應該能撐一段時間,說不定後面還有追兵,我們現在去扶風寨搬救兵。」顏汐凝冷靜地說,快速驅使著熾焰,「你照顧好雲嬸和孩子們,熾焰要盡全力跑了。」

在熾焰風馳電掣的速度下,馬車裡的人都被顛簸得東倒西歪,幾個孩子哇哇哭了起來,顏汐凝也好不到哪裡去,一隻手死死地抓著車玄,另一隻手用鈴鐺控制著熾焰。

終於,扶風寨近在眼前,顏汐凝控制熾焰停下,等在寨門前的人上前:「你們是什麼人?」

「我們是福安村來投靠扶風寨的村民。」顏汐凝順著氣說。

「福安村?不是明天才能到嗎?」那人震驚地道。

「我們的人在關山被官兵追上了,你們快派人去救他們。」顏汐凝抓住眼前的人,急急地說道。

那人聽了,朝寨子里吼了聲:「兄弟們,快出寨去救我們的新兄弟。」

聽了他的吼聲,不一會兒便有幾十個人騎馬出了寨子,往她說的方向飛奔而去。

馬車裡的紅翹和雲嬸她們總算緩過勁來,抱著孩子下了馬車,雲嬸急急地道:「汐凝啊,他們能不能救出亦凡他們埃」

顏汐凝也沒有把握,但還是寬慰雲嬸道:「雲嬸放心,他們一定能平安無事的。」

「你們是福安村的家眷?」面前的男人打量著她們道。

顏汐凝看著眼前高大魁梧的男人,說道:「我們是福安村的村民,我叫顏汐凝。」

「哦,我叫陳大,之前我們老大就接到你們投靠的信件了,隨我進寨子吧。」陳大憨厚地笑著說。

顏汐凝一行人正要進寨,突然一個嘶啞的聲音高叫道:「慢著。」

顏汐凝望去,見一個身穿青衣的清俊少年,手握長槍緩緩向她們走來,顏汐凝還沒反應過來,他便用長槍抵著她的脖子:「你們究竟是何人,從實招來,否則休怪我不客氣。」

「這位兄台,咱們有話好說啊,我們真是福安村的村民。」顏汐凝看著抵在脖子前的長槍,心驚膽戰。

「我說杜威,你別這麼對人家姑娘埃」陳大著急道,這個杜威從進了寨子就冷冰冰的,除了老大誰都不放在眼裡。

「閉嘴。」杜威狠狠瞪了他一眼,望著不遠處的熾焰道:「姑娘莫不是把我當三歲小兒,福安村的村民能用得上汗血馬?」

「公子,我們確實是福安村的村民,那汗血馬是王公子給汐凝的報酬。」宋秀蘭小聲地解釋著,幾個孩子感覺到此時緊張的氣氛,使勁兒往紅翹和雲嬸身後躲。

「報酬?」杜威皺了皺眉,對顏汐凝道:「她說的是真的?」

「真的,比真金還真啊,公子,你先放下兵器行不?」顏汐凝哭喪著臉道。

杜威沉思了會兒,收回長槍,顏汐凝正打算鬆口氣,只見他吹了個口哨,一匹黑色的馬從扶風寨飛奔而出,顏汐凝還沒反應過來,就被他一把抓到了馬背上,杜威對陳大道:「看好她們了,我去關山,如果是陷阱的話,我立馬宰了她。」說完疾馳而去。

「誒,你放開汐凝埃」紅翹對著他們遠去的背影焦急地道,「娘,汐凝會不會出事埃」

雲嬸還沒說話,陳大安慰道:「放心,你們之前沒說謊的話,我那兄弟不會對顏姑娘怎麼樣的。」

顏汐凝感覺自己的五臟六腑都要被顛出來了,杜威騎術高超,速度極快,他們還未到關山,便聽到了前方的打鬥聲,他一把拽下汐凝扔在路邊,便上前加入了戰鬥,顏汐凝被摔得四肢都要散了,她罵罵咧咧地吼道:「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啊,對女人這麼粗魯。」

雲亦凡正和官兵廝殺著,突然發現顏汐凝,奮力突出重圍來到她身邊:「你不是衝出去了?怎麼又回來了?」

「我是被挾持回來的。」顏汐凝欲哭無淚,「小心埃」突然一個官兵衝過來,顏汐凝尖叫道。

雲亦凡無暇顧及她,返身又加入了戰鬥。

因著杜威的加入,原本勢均力敵的局勢突然扭轉,他的銀槍在官兵包圍中左突右刺,不過幾招便取人性命,顏汐凝注意著眼前的刀光劍影,不料一個官兵走到了她的身後,提劍便要往她刺去。

「汐凝1雲亦凡驚恐地叫道,顏汐凝回頭,只見一柄銀槍從離她頭頂三公分處刺出,插入了舉著劍的官兵脖子里,銀槍毫不猶豫地拔出,立即加入到另外的廝殺中,一大股鮮血兜頭朝顏汐凝噴來,濃重的血腥味傳入鼻中,她感覺臉上一片粘稠之感,饒是顏汐凝自認見過很多噁心的東西了,還是受不住如此強烈的刺激,兩眼一翻,暈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