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四十五章 扶風得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五章 扶風得勢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大成十二年三月初七,皇帝開始了第三次東征,這一次軍隊士氣低迷,大家都沒有打仗的**,東征路上不斷有人逃跑,皇帝下令凡是逃跑者,抓住后格殺勿論,儘管如此,依然不能阻止逃跑的人,到達遼東城下時,四十萬大軍已剩不到三十五萬。

高句麗在連續不斷的東征下,早已沒了什麼生氣,見著城下的大軍,大臣和高麗王幾經商議后,決定不戰而降,皇帝看著眼前的投降書,卻沒有想象中的興奮之感,窮舉國之力歷經三次東征,最後竟是這種啼笑皆非的結果,他接受了降書,帶著浩浩湯湯的軍隊回國。

五月中旬,高句麗不戰而降的消息傳遍大晉,消息傳入扶風寨,顏汐凝終於鬆了口氣,既然沒有實質性的作戰,顏豐應該是平安無事的。

這段時間,因著陳洛以前在軍中的經驗,將扶風寨的男丁大大整頓了番,也將治軍之道傳給杜威,雲亦凡,陳大三人,他又出寨勸說附近的流民和小隊伍盜匪前來扶風寨,扶風寨經過訓練后實力大增,朝廷期間派了好幾次軍隊剿匪,最終都失敗而歸,扶風寨一時之間風頭無兩,皇帝東征回朝,得此消息大怒,派右武侯大將軍宇文近領精兵一萬人剿匪。

七月十日,雲亦凡與杜威率領五千人馬伏擊在洛北平原,前後夾擊,宇文近軍隊反應不及,被打得潰不成軍,士兵紛紛逃散,杜威神勇無敵,生擒了宇文近,消息傳到扶風寨后,翟長孫喜不自勝,當即決定為二人舉辦慶功宴。

夜晚,天空中月明星疏,扶風寨的廣場上點燃了巨大的火把,照得廣場上如白晝一般明亮,場上絲竹之聲不絕於耳,幾個妙齡少女在廣場上跳著勾人的舞蹈,舞姿魅惑動人,周圍坐著的武將們看得熱血沸騰,翟長孫舉起侍女倒的酒,向左右下首坐著的雲亦凡和杜威道:「多虧兩位神勇,才讓扶風寨此次能夠化險為夷,我敬你們一杯。」

「主公哪裡的話,若非陳大哥料得先機,讓我們利用夏季木草繁茂之勢伏擊於洛北平原,打了宇文近一個措手不及,這次又怎會如此順利獲勝。」雲亦凡起身將酒喝了,又倒了一杯對陳洛敬道:「我敬陳大哥一杯。」

「賢弟不必多禮。」陳洛說著,將酒一飲而荊

「亦凡說得不錯,自陳賢弟來了扶風寨,使我們短時間內實力大增,成為了朝廷最忌憚的勢力,就連我這個寨主,比起你來都要自愧不如埃」翟長孫笑著說道。

「主公這樣說,不是折殺我嗎?」陳洛聽了翟長孫的話,趕緊起身恐惶施禮道。

「陳賢弟不必自謙,你的能力,我們大家有目共睹。」翟長孫示意陳洛坐下,繼續道:「如今宇文近在我們手上,如何處置他才好呢?」

陳洛聽了他的話,回答道:「如今東征戰事結束,大軍班師回朝,這次皇帝派兵圍剿我們失敗,不久必定會有下一步動作,長此以往,我們必是抵禦不住的,我提議離開黎山,攻佔滎陽,那裡不僅有穩固的城池,還有大晉的糧倉永濟倉,只要攻佔下來,就能作為我們的大後方,與朝廷長期對峙了。」

「滎陽?那可是朝廷有重兵把守的軍事重城,我們的軍力恐怕攻不下來吧?」原本專心看舞蹈的陳大回過神來,嚷嚷說道。

「宇文近在滎陽當過三年駐守,對城內的行軍守備了如指掌,只要他歸降我們,攻下滎陽,不說十分把握,七八分把握還是有的。」陳洛環視眾人,沉聲說道。

「右武侯大將軍可是正三品的官,他能扔下正三品官背叛朝廷?我們現在對比朝廷可不佔什麼優勢啊?」杜威不以為然地說道。

「呵呵,這個杜兄弟不必擔心,他如今吃了敗戰,以皇帝的性子,他回去就算不丟掉性命官位怕是也保不住的,何況,他還有一個致命的弱點。」陳洛看著眾人,一派胸有成竹的樣子。

「什麼致命弱點?」聽他的話翟長孫來了興趣。

「主公有所不知,宇文近對他的夫人情深一片,宇文夫人善妒,宇文近便當真為了她連妾室都不要,皇帝送給他的美女也一概拒絕,這次他領兵剿匪,皇帝怕他反咬一口,竟將他的妻兒軟禁了起來,我在長安的暗探前些日子已救出了他們,不日應該就會到達扶風寨,只要宇文夫人答應了,宇文近斷然不會再拒絕。」陳洛對翟長孫解釋道。

「都說疑人不用,用人不疑,那皇帝如此這般,恐怕失的不止是民心,連官員士族之心也維持不了多久了,陳賢弟在長安救了宇文夫人一事為何先前不曾聽你說起?」翟長孫疑惑地看著陳洛。

「能不能救出宇文夫人,我之前並無把握,因此先前並未告知主公,說到此處,這還得多虧了顏姑娘幫我制的葯呢,若不是她的葯,恐怕救出宇文夫人一事還得頗費周折。」陳洛正感嘆時,一個士兵跑進對翟長孫行禮道:「主公,顏汐凝姑娘求見。」

「正說到她呢,她就來了,讓她進來吧。」翟長孫哈哈大笑道。

顏汐凝走進廣場時,聞著前方飄來的濃重酒香味,顯然他們已經喝了不少酒了,場中的舞女和樂手早在翟長孫他們開始議事時便識趣地退下了,如今場上剩下的都是在扶風寨里有一定身份地位的人物,顏汐凝環視四周,見他們都看著自己,不由得有幾分緊張,她給翟長孫行禮道:「主公,我是不是來得不是時候?」

翟長孫笑道:「你來得可正是時候,剛陳賢弟還說到你呢。」

說到我?說我什麼?顏汐凝疑惑地看著陳洛。

陳洛咳了一聲,笑道:「剛巧說到姑娘醫術高超,幫了我們寨主不少忙呢,姑娘就來了。」

「陳大哥過獎了,汐凝承蒙扶風寨收留,這些事自然是汐凝該做的。」她轉頭看著翟長孫,毫無預兆地單膝跪地,給翟長孫行了一個大禮:「主公,顏汐凝有個不情之請,還望主公成全。」

翟長孫嚇了一跳,趕緊起身扶起她:「姑娘有話但說無妨,何必行此大禮。」

顏汐凝抬頭看著翟長孫,吸了口氣,緩緩道:「我想離開扶風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