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四十七章 遭遇伏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七章 遭遇伏擊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翌日一早,天邊才微微泛白,一個瘦小的身影已在馬廄忙碌著了。

顏汐凝身著一身男裝,將熾焰餵飽,把自己整理好的包袱藥箱放進馬車之中,牽出熾焰為它套上馬車套,緩緩地朝山寨大門走去。

剛到大門口,便見著門口一圍了一圈熟悉的面孔。

「你這丫頭,要走也不和雲嬸說說,還一大早偷偷摸摸離開,要不是亦凡昨夜回來和我們說,怕是你什麼時候不見了我都不知道。」雲嬸說著,眼淚就要落下。

顏汐凝就是害怕這種離別的場面才只告訴了極少人自己要離開的,沒想到大家還是知道了,她上前寬慰道:「雲嬸別哭,我就是怕您難受才沒告訴您的,再說我是去找我爹,找到了指不定哪天就回來了。」

「唉,你爹離家也快三年了,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汐凝啊,在外可得好好照顧好自己。」雲嬸擦了眼淚仔細地叮囑著。

「嗯,我知道的。」顏汐凝和雲嬸說著,又轉過頭和其他人寒喧了番。

「汐凝姐姐,找到你爹,你可要回來埃」

「汐凝,你看你走了,以後咱看病就只能找李二麻子了,他醫術也沒你好……」聲音未落便被李二麻子一個爆栗,「俺醫術雖然比不上顏姑娘,可在大夫里也是不錯了,你這話是看不起俺不是。」

顏汐凝看著他們戀戀不捨的笑容,一陣暖心,如果不是擔心顏豐的安危,不是在扶風寨,她一直和他們一起也不錯。

「汐凝,你看到杜威沒啊?」陳大開口說道。

顏汐凝搖頭,「怎麼了?」

「那小子說好了今天一起來送送你的,我早上去他屋不見他人,還以為他先到了呢。」陳大撓撓頭說道。

「也許他有事耽擱了吧。」顏汐凝輕聲道,看天色差不多了,對來送行的人說道:「大家回去忙吧,天色不早,我先上路了,青山不改,綠水長流,咱們後會有期。」語氣頗有幾分武林中人的派頭。

「瞧你這丫頭。」雲嬸被她的裝腔作勢衝散了離別的愁緒,再次囑咐道:「路上可小心了。」

顏汐凝點點頭,坐上馬車,搖響鈴鐺,熾焰起步往扶風寨外走去。

送行的眾人漸漸散去,陳大去寨子外檢查了守衛布防,見時間差不多,準備回去參加議事,剛走進寨子,便見一個身影騎著馬兒飛奔而出,正是杜威。

「我說你小子,馬上要議事了,你怎麼往寨子外頭跑。」陳大一個飛身上前,握住杜威的馬韁,馬兒長鳴一聲緩緩停下。

「讓開,陳洛找人埋伏在了山下,要誅殺顏汐凝。」杜威一把揮開陳大,急馳而去。

陳大愣了會兒,才反應過來他話的意思,急忙往寨子裡頭跑去。

顏汐凝駕著馬車,在山道上優哉游哉地走著,黎山山勢並不高,因此山坡上才修了可供履道路,顏汐凝呼吸著山林里的新鮮空氣,聽著樹上傳來嘰嘰喳喳的鳥鳴聲,一片心曠神怡,她打量著周圍繁盛的林木,感慨道:果然只有古代才會有這樣的植被覆蓋率。

突然林中傳出什麼動靜,一隻兔子從草叢中竄出,熾焰一個停頓,弄得馬車一個顛簸,顏汐凝不可抑制地往後仰去,從馬車上滾下來,摔了她個狗啃泥,還好馬車速度不快,並沒有傷到她,顏汐凝爬起身,正準備教訓熾焰,忽然發現她剛坐的位置上插了一根羽箭,瞬時心中一個激靈。

「什麼人敢在黎山腳下放肆?」顏汐凝高聲叫道,內心一片忐忑,剛剛若不是那個顛簸,那箭射中的就是她了,背靠著一塊岩石,取出隨身攜帶的藥粉,緊握手中,凝神觀察著四方的動靜。

兩個青衣男子從樹上飛身而下,他們蒙著面紗,看不清容貌,顏汐凝見了他們,厲聲道:「你們是誰,誰派你們來的?」

「姑娘你都死到臨頭了,也就別問那麼多了,誰讓你入了扶風寨,偏又想著離開呢。」其中一個男人說完,舉起手中的刀飛身撲來,顏汐凝見狀將藥粉噴向他,險險地躲過他手上的刀。

男人被撒了藥粉動彈不得,摔倒在顏汐凝身邊,顏汐凝一把抓起他,躲到他身後,從腰間抽出匕首,抵在那人的脖子上,「你們是扶風寨的人,為什麼殺我?寨主已經答應放我離開了。」

對面的男人見狀,沉聲道:「怪不得…說要小心你,顏姑娘果然有一手。」

顏汐凝手中冷汗涔涔,她逼迫著自己要冷靜,沉聲說道:「你別亂動,再過來你同伴就沒命了。」

「姑娘不會武,何必做無謂的掙扎,若是配合我,我可以讓姑娘走得不那麼痛苦。」那男人緩緩靠近,時刻注意著顏汐凝手中的動作。

「我呸,讓你去死你肯不肯乖乖配合埃」顏汐凝氣憤地說,手中匕首緊了緊,在身前男人脖子上劃出了一條細細地血痕。

對面的男人皺眉道:「既然如此,姑娘別怪我不客氣了。」說完舉起手中的弓箭,只見「嗖」地一聲,對面的男子不可置信地望著她,應聲倒下去。

顏汐凝放開身前的人,雙腿發軟地跌倒在地,不一會兒,不遠處傳來馬兒噠噠的聲音,難道還有人來追殺?她一陣慌亂地爬起身,躲到岩石後面。

杜威趕到時,見地上躺著兩人,顏汐凝的馬車停在一旁,他試了試地上兩人的氣息,見他們只是昏過去了,一人身上無傷,一人胸口插著一枚小小的袖箭。

「杜威。」

杜威聽到聲音轉過頭,見顏汐凝的腦袋從一塊岩石后露出來,眼神中儘是防備之色,「你也是來殺我的嗎?」

「我怎麼可能來殺你。」杜威嘆氣道,「我是趕來救你的,不過目前看來,你沒什麼要我救的。」

顏汐凝聽了他的話鬆了口氣,她扶著岩石起身走到杜威身邊,「是誰要殺我?」

「陳洛,他為了以防萬一,決定除掉你。」杜威沉聲道。

「我還幫過他,他竟然要殺我。」顏汐凝咬牙切齒地說,轉頭看向杜威:「你真信我不是細作?我們認識也就一年不到。」

「王家要真想派細作來,怎麼可能派個和他們有關聯的人來,這不是明目張地讓人懷疑嗎?王珂才沒那麼傻。」杜威說道,又看了眼顏汐凝,「而且你功夫也不會,除了那點醫術,實在沒有其他讓人稱道的地方,只要不是傻子,都不會派你來當細作。」

雖然他語氣有幾分看不起她的意思,不過念在他對她全然的信任上,她也就不計較了,「我先走了,你把這兩個人帶回去,好好告陳洛一狀,幫我報仇,知道嗎?」

杜威看她從一個男人身上將袖箭拔出,起身上了馬車,打算離開,出聲道:「顏汐凝,長安的路上自己保重,可以的話,以後別回扶風寨了,這裡不適合你。」

顏汐凝側頭看向他,認真地點點頭,「謝謝你了,那個陳洛心思深沉,行事狠辣,你最好小心著他,我看寨主很信任他的樣子。」

杜威點點頭,聽著清脆的鈴聲在山林間響起,叮叮噹噹如一首悅耳動聽的歌曲,熾焰的速度從慢到快,不一會兒馬車便消失在了山林盡頭,林間只留下馬車駛過的痕,歪歪斜斜地延伸到遠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