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五十章 紛爭四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章 紛爭四起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大成十三年三月初,扶風寨在奪去了滎陽后,又陸陸續續地攻下了洛陽周邊的幾個州縣,星星之火,漸成燎原之勢,翟長孫突然將位子讓給陳洛,陳洛自封平昌王,率扶風軍圍剿洛陽,皇帝大怒,派了蘇宏茂率五萬人馬從金陵出發,去營救洛陽,扶風軍退兵,與蘇宏茂僵持起來,王珂也因讓扶風寨坐大被治了罪,革了官職。

謝容華看了從洛陽傳來的檄文,讚歎道:「磬南山之竹,書罪無窮;決東海之波,流惡難盡,這檄文不知出自誰的手筆,文采斐然,恐怕很快,陛下這罄竹難書的罪狀便會傳得天下皆知了。」

「那些讀書人,本來因為高家的事就對陛下心存怨憤,他們定會推波助瀾一番,將老百姓的憤怒都帶起來,公子,我們需要有所行動嗎?」徐偉傑在一旁輕聲問道。

謝容華搖搖頭:「父親那邊還沒有動作,況且如今還未到最好的時機,再等等看吧。」

徐偉傑聽了他的話,有些不安道:「公子,你該勸勸大人,若是一直猶豫不決,恐貽誤時機埃」

謝容華低頭想了想,對徐偉傑道:「你幫我辦件事吧。」他低聲在徐偉傑耳邊低語了幾句,徐偉傑眼睛一亮,抱拳道:「請公子放心,我一定辦好此事。」說完躬身退了下去。

徐偉傑離開后,謝容華揉了揉額頭,緩解了一下疲憊,想到洛陽的形勢,腦海中突然閃過一個倩影,他的神色微微動容,猶豫片刻,提筆在紙上寫了三個字,將秦洛喚了進來:「在王家幫我找到這個人,若有可能,將她帶來晉陽。」

秦洛一看是一個不認識的女子名字,詫異道:「公子,這是誰?」

「在洛陽時曾經救我一命的人。」謝容華想到舊時的情形,溫柔之色在臉上一閃而過。

大成十三年三月下旬,契丹突然撕毀了與大晉的合約,舉兵南下,晉陽一帶首當其衝,魏言表和馮坤因為之前收到過風聲,做了一些準備,雖然損失了不少人馬,好歹是守住了,皇帝得到消息,朝臣一片嘩然,因為契丹的趁火打劫,皇帝不得不下放權力,讓謝雲負責在晉陽一帶招兵買馬,全力抗擊契丹。

大成十三年五月,晉陽以北的馬邑,原本帶率兵討伐契丹的大將軍詹子濯叛變,暗殺了馬邑太守,在契丹的支持下自立為王,揮軍南下,迅速佔領了十幾個郡縣。消息傳到金陵城,朝臣一片嘩然,扶風寨還沒有解決,竟然這麼快又來了一股造反勢力,皇帝當場便砸了奏摺,遣使者去晉陽,帶謝雲至金陵問罪。

使者到達晉陽時,謝雲還不知曉皇帝的決定,剛派了崔劍雲去募集軍隊防備詹子濯,自己便被使者帶來的軍士捉拿,下了大牢,留守府一時人心惶惶。

「二公子,這可如何是好?大人要真去了金陵,那性命能不能保住還兩說埃」裴智一臉愁容道。

「我已派人去給使者送了大量金銀財寶,爹至少還可在晉陽多留幾日。」謝容華的臉色也很不好。

「公子,如今形勢嚴竣,今日我收到消息,獨孤家在山東也反了,消息恐怕不日就會傳到金陵,自從扶風寨的檄文在天下散布開以後,每隔一段時日便會有一股勢力造反,如今天下皆反,公子何不勸勸大人,皇帝既有桀紂之行,大人未嘗不可成湯武之事。」徐偉傑沉聲道出了自己早就想勸說謝雲,卻一直苦於沒有機會出口的話語。

「徐偉傑,你的意思是?」裴智一臉驚恐地望著他,這可是件沒有回頭路的事情埃

「事到如今,我不信裴大人心裡還對大晉的皇帝有多少忠義之心。」徐偉傑話都說到這裡也,也再不掩飾自己的想法。

謝容華對他的提議並不感到驚訝,他輕笑一聲:「大人就這樣對容華直言不諱地說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話,不怕容華告密嗎?」

徐偉傑不置可否地笑笑:「我從見到國公大人和公子起,便堅信你們乃非常之人,若公子今日要將我捉拿送官,我也不敢有半句怨言。」

謝容華閉上眼睛,再次睜開時,鳳眼如深淵般黑沉,他握緊雙拳,堅定低沉的聲音響起:「徐大人對我和父親如此信任,容華也必不負所托。」

轉頭看向裴智,笑道:「裴大人與我爹乃知己好友,今後還望大人助謝家一臂之力。」

明明是如沐春風的笑容,裴智卻不禁打了一個寒顫,他知道,若是今日自己反對,這個屋子,他怕是不能活著走出去了,況且他和謝家,早已有了脫不開的關係,若是謝家倒了,他也只能跟著完蛋:「公子放心,我定與謝家共存亡,只是當務之急是要令尊大人同意。」

謝容華取出懷中的字條,遞給他們道:「這樣的大事,容華自然不敢自作主張的,這是父親在被他們押走前塞到我手心的,請二位過目。」

裴智和徐偉傑上前展開字條一看,上面寫著六個字:「事急矣,可舉事。」正是謝雲的筆跡,原來謝雲在被抓的那刻已經下定決心了。

謝容華將那字條放到燭火上點燃,看著字條在火焰中一點一點地消失無蹤,他輕聲吩咐道:「我會儘快救出我爹,還請各位挑選可信之人,幫忙募集軍隊,在我爹平安之前,切莫輕舉妄動,注意兩位副留守,莫要讓他們察覺。」

晉陽城東一個民房內,岑行正做著他的研究,冷不防門被人從外推開,嚇了他一跳。來人也不和他客套,將一卷畫遞給他,直接道:「照著這圖做一個足可以假亂真的玉璽,三日之內我就要,能做好嗎?」

岑行接過畫卷端詳了片刻道:「應該沒問題,你要這個做什麼?」突然想到什麼,驚道:「難不成你要造反?」

謝容華但笑不語,不料岑行興奮地道:「你真要造反的話別忘了帶上我。」

謝容華被他的話弄得一愣,沒想到岑行對造反的態度竟然如此興奮,疑惑道:「你為何想造反,這可是九死一生的事情。」

「他殺了我的恩人,我早就想造反了替高家報仇了,奈何無權無勢。」他看了謝容華一眼,笑道:「如今跟著你,能為他們報仇,倒也痛快。」

謝容華看他毫無懼意的樣子,也笑了起來,道:「那你以後便好好乾吧,需要你幫忙的地方還很多,我還有要事在身,不宜久留,三日之後我會來取玉璽,記住了,此事不能讓任何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