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五十一章 暗渡陳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一章 暗渡陳倉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使者在晉陽好吃好喝的呆了五日後,意識到不能再呆下去了,不然皇帝怕是要發火了,他們把謝雲押入一輛馬車后,對謝容華抱拳道:「這幾日多謝二公子款待了,我們在路上定會好好照顧國公大人的,陛下一時怒急,這事原本怪不到國公大人頭上,相信等陛下想清楚了,國公大人很快就會被放回來了。」

「如此,有勞二位了。」謝容華感激道,一旁送行的馮坤和魏言表皮笑肉不笑地說:「如今各處戰事不斷,還請二位特使護得謝大人周全,莫要沒到金陵,就遭了不測。」

「二位副留守言重了,謝某好歹有武藝傍身,還不至如此不濟,晉陽一帶的事情就交給二位了,也請幫我照顧好容華,待我歸來,必定重謝二位。」謝雲掀開車簾,淡然地對馮坤和魏言表道。

二人聽了他的話,正想酸諷兩句,不料前方一人一騎風塵僕僕而來,舉著黃布卷高聲道:「陛下有敕令,釋放謝雲,命謝雲儘速募集軍隊,北擊契丹,收復馬邑。」

押送謝雲的特使一愣,待前來的使者下馬,他們檢查了他帶來的敕令確認無誤后,疑惑道:「怎麼才說要將謝大人送到金陵,不過幾日又不送了,果然是君心難測埃」

馮坤臉色鐵青地奪過敕令,認真看后一把將敕令甩在地上,領著魏言表氣憤而去。

謝容華撿起地上的敕令,掀開馬車,扶著謝雲下來慶幸的說:「還好這釋放的敕令在爹還未出發時送到了,否則還得派人快馬加鞭去追趕。」

前來的使者無奈道:「可不是,前兩位使者剛走不過幾天,陛下突然又想通了,說謝大人不能離開晉陽,讓我快馬加鞭前來送信呢。」

折騰了幾日,沒想到白忙活了一場,之前兩位使者道:「既然陛下說不帶大人回去了,我們就此告辭了。」

謝雲點點頭,剛來的那個使者嚷嚷道:「我和你們一起回去復命。」

「你不是剛到?一路奔波,不休息幾天再回去?」二人疑惑道。

那使者搖頭:「你們不知道,這一路上戰亂不斷,到處是盜賊和亂軍,和我一起的禁軍都死了,我好不容易才躲著來了這兒,可不想再一個人回去了。」

聽了他的話,二人瞭然地點點頭,三人在一隊禁軍的護送下,絕塵而去。待他們走遠了,謝雲才低聲對謝容華道:「可送信回長安了?」

謝容華點點頭,「大哥他們已收到信,做好掩護就出發來晉陽與我們會合。」

「好,容華,今後是化家為國,亦或家破人亡,就全憑我們的造化了。」謝雲的聲音無悲無喜,帶著壯士斷腕地蒼涼輕輕的說。

天還未亮,兩個男人在魏國公府的馬廄低聲爭執著什麼。

「大哥,當斷不斷,反受其亂,再不走,天亮了就不好走了。」謝瑋楓氣急敗壞地道。

「可是,我們不帶他們一起,等事發后,他們必定會沒命的。」謝蘊之猶豫不決地說。

「成大事者,自然要有所犧牲,謝家如果一下子都沒人在了,不是明擺著告訴他們事有蹊蹺,我們要造反嗎?那樣別說晉陽了,我們潼關都別想過。」謝瑋楓看著謝蘊之沒好氣地道:「嫂子已經回雍州娘家了,大哥莫非是捨不得家裡的小妾們。」

「胡說什麼?」謝蘊之叱責道,「啟程吧,今日內必須到潼關。」

謝瑋楓見謝蘊之終於肯走了,鬆了口氣,正準備上馬,冷不防串出來一個小小的身影,拉住他道:「三哥,大哥,你們要去哪兒?別扔下我。」

原本謝靈禎是夜裡睡不著,打算來馬廄牽馬偷偷出去跑一下的,沒想到過來偷聽到謝蘊之和謝緯楓的談話,看他們要走了,趕緊跑了出來。

謝瑋楓眉頭一皺,一腳將謝靈禎踢開,道:「什麼東西,離我遠點。」

謝靈禎看著謝瑋楓一臉可怕的樣子,不敢再拉他,轉而拉住謝蘊之,帶著哭腔低泣道:「大哥,不要拋下靈禎。」

謝蘊之看他可憐兮兮的樣子,嘆道:「靈禎牽起自己的馬,隨我們走吧,不可以讓其他人發現我們的蹤跡,知道嗎?」

謝靈禎懂事地點頭。

「大哥你瘋了,帶著個乳臭未乾的小子,我們還怎麼趕路?」謝瑋楓抓狂道。

「不必說了,我意已決,靈禎畢竟是我們的弟弟。」謝蘊之翻身上馬,率先往謝家大門而去。

「不準拖累我們,聽到沒有。」謝緯楓看著那馬背上瘦小的身影,惡狠狠道。

「我知道了。」謝靈禎一直都很害怕這個三哥,急忙追著謝蘊之出去。

*****************

長安京兆府,京兆府尹姚瑞聽了下屬的回報后臉色一變。

「你說今日一大早,魏國公家的公子們都出城去了?」姚瑞再次確認道。

「是的,天剛亮他們就離開長安了。」下屬答道。

「魏國公府其他人呢?」

「其他人並沒有異常。」

姚瑞正打算鬆口氣,突然想到什麼,急道:「溫有達人還在不在溫家,謝慕言呢?」

「溫大人今早也出城了,並未看到溫夫人。」

「去查查謝慕言人在哪裡?另外派人守著魏國公府,一有異常馬上來報。」姚瑞沉聲命令道。

姚瑞等了半日,得到找不到謝慕言的消息,而且魏國公府的人也在四處找他們家公子,他們竟然也不知道謝家公子們的去向。他回過味來,拍桌怒道:「馬上調集京畿衛,出城捉拿謝家的幾個公子,封鎖謝家,將謝家的家眷全部押入天牢待審。」

謝蘊之和謝緯楓不眠不休地到達潼關后,才發現謝靈禎跟丟了,謝蘊之皺眉調轉馬頭,打算回去找他,被謝緯楓攔住:「大哥你瘋了?長安現在怕是已經發覺不對勁了,在四處找我們呢,我們不趕緊過了黃河,還回去找他做什麼?」

「可靈禎從沒離開過長安方圓三十里的地方,他一個孩子,我們就這樣扔下他不管,他不是只有死路一條?」謝蘊之心有不安道。

「要去你去,我反正不去。」謝緯楓嘀咕道,策馬繼續前行。

謝蘊之看著回去的路,猶豫了,他是謝家的嫡長子,若是被抓住了,爹不可能不管他,這樣必定會成為爹起兵的障礙,他必須以大局為重,望著來時的路,他長嘆道:「靈禎,大哥只能對不起你了。」調頭往謝緯楓追去。

謝緯楓看著趕上來的謝蘊之,笑道:「我就說嘛,管那個累贅做什麼,只會拖累我們。」

謝蘊之一臉陰沉地道:「加快速度,天黑之前我們要趕到風陵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