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五十二章 晉陽奪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二章 晉陽奪權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一日之間,晉陽的各郡縣到處貼滿了徵兵令,皇帝竟然要第四次東征,不參加抗擊契丹的軍隊的,就要去東征軍,對老百姓來說,東征無異於噩夢一般的存在,北抗契丹,好歹比東征強些,百姓們為了不去東征,爭先恐後地報了去抗擊契丹的軍隊,不到三日,入伍的竟然有兩萬餘人。

馮坤和魏言表看著前方那一長隊前來登記的人,馮坤嗤笑道:「看來前日的來使把我們謝太守嚇得夠嗆啊,如今竟然親自處理徵兵事宜了,若是再來一次叛變,他的項上人頭恐怕就真的保不住了。」

魏言辨他怎麼折騰,那些新兵嘛,不過是烏合之眾,要把他們訓練出來,還得好一段日子呢。」

「不過謝雲還真有辦法,知道百姓不想打戰,居然想了這麼個損招出來。」馮坤酸諷道,他這樣一招兵,比起他和魏言表徵兵的時候,那名聲可好聽多了。

「罷了,隨他去吧,反正也折騰不出什麼花樣來,我先去軍營巡視。」魏言表正欲轉身離開。

前方一個士兵匆忙跑來,高聲道:「魏大人留步。」

魏言錶停下腳步,那士兵在他和馮坤身前行禮恭敬道:「二位大人,謝大人有急事相商,請你們往太守府議事廳一敘。」

魏言表從來不把謝雲放在心上,聽到他找他,不以為意道:「你先下去吧,我們隨後就過去。」

那士兵卻並不離開,只恭敬道:「大人說事情緊急,讓我帶兩位大人即刻前往。」

魏言表神色一凝,與馮坤對視一眼,心中都在疑惑謝雲又在搞什麼花樣,卻不好再拒絕,隨著士兵往太守府而去。

他們到達議事廳的時候,晉陽有些地位的高官幾乎都在廳內了,魏言表看他們這麼大陣仗,不由笑道:「這是發生什麼事了,圍了這麼多人。」

謝雲看著他們二人,臉色帶了沉重之色,他沉聲道:「陛下對兩位大人向來恩厚,謝某自問也對二位不薄,卻沒想到你們竟會做出這樣大逆不道的事情來。」

魏言表聽了他的話臉色一變,厲聲道:「謝大人什麼意思?」

謝雲扔給他們兩封信:「兩位看看,這是不是你們的親筆信。」

馮坤展開信件,臉色大變,辯道:「我沒寫過這樣的信,定是有人陷害我。」

「通敵的罪名,你們自然不會承認,帶證人。」謝雲高聲道。

一個一身戎裝的年輕男子聞聲而入,正是魏言表的親信崔劍雲,崔劍雲進了議事廳,單膝跪下道:「崔劍雲參見大人。」

謝雲示意他起身:「把你知道的都說說。」

「是。」崔劍雲站起身,不急不緩地道:「半月前我在魏大人營外巡邏之時,發現有可疑之人從魏大人營帳內出沒,探查之下發現他竟是詹子濯的親信。那之後沒多久詹子濯便造反了,我覺得不對,便暗中查探,發現了魏大人和馮大人寫給契丹的親筆書信,此事事關重大,我不敢自作主張,只能稟報大人處理。」

馮坤聽了他的話,氣的臉色鐵青,他抽出寶劍指著崔劍雲道:「我根本沒寫過什麼給契丹的信,我殺了你這個吃裡扒外的東西。」

在他動作之前,崔劍雲已經有所準備,迅速躲開了他的攻勢,謝雲氣急敗壞地道:「住手,馮大人莫非是想殺人滅口。」

魏言表拉住馮坤,看向謝雲,眼中帶著濃濃的恨意,他方才想到之前的徵兵,又與現在的情形結合起來,已經明白了謝雲要做什麼,他高聲罵道:「好你個謝雲,明明是你想造反,還污衊我們通敵叛國,我今天就殺了你這個反賊。」說罷抽出寶劍,飛身往謝雲刺去。

謝雲錯身躲過,喝道:「不僅通敵叛國還以下犯上,來人,格殺勿論。」

一群侍衛衝進來將兩人團團圍住,馮坤和魏言表看著那些原本對他二人畢恭畢敬的官員,如今都在一旁冷冷地望著他們,知道他們已經對謝雲投誠,如今只能靠他們自己了。

二人畢竟是在沙場拼殺過多年的人,奮力搏殺倒也未落下風,在他們不要命的攻勢下,竟從圍攻中撕開了一道口子,謝雲臉色一變,高聲道:「不能讓他們活著出太守府。」

侍衛們聽了謝雲的命令,攻勢越發猛烈,馮坤身上被刺了幾劍,卻也搏殺出一條血路,拉著魏言表衝出了議政廳,二人剛飛身而出,便有一支羽箭飛速襲來,攻勢凌冽,直直地從馮坤喉噥穿過,鮮血如注地從喉嚨流出,他直徑倒下,魏言表高叫道:「馮兄1他從對面望去,只見一個白衣男子手握弓箭,還保持著射箭的姿勢,泰然自若地站在院落門口。

魏言表顏色猩紅,高聲吼道:「謝容華,我殺了你。」他一腳踢飛追上來的侍衛,朝謝容華撲去,謝容華面色一沉,迅速地往後退幾步,弓弦絞住了他的劍,緩住了他的攻勢,在利劍的攻擊下,弓從中間折斷,謝容華放開手,腳尖輕點身後的牆壁,借力縱身躍過魏言表頭頂,同時抽出腰間的佩劍,從他身後刺出一劍,速度太快,魏言表還來不及看清,便已被刺中,他悶哼一聲,追上來的侍衛趕緊上前,幾劍下去,魏言表便沒了氣息。

謝雲走出議政廳,看到二人俱已伏誅,鬆了一口氣,道:「將他們二人的屍體拉下去。」

「是。」侍衛將兩人的屍體帶走,謝容華上前,對謝雲道:「父親1

「做得不錯。」他拍拍謝容華的肩膀欣慰道,「徐偉傑那邊的事情辦得如何了?」

「契丹收了我們大量的金銀珠寶,已經答應暫時不犯我邊境了,他們也會暫時控制住詹子濯,短時間內詹子濯應該不會有什麼動靜。」謝容華回答道。

「好,看來還真不能小看那些地位低下的商人,如今萬事俱備,舉事在即,希望蘊之能早日和我們匯合。」謝雲笑道。

「希望如此,我先下去做準備。」謝容華點頭答道。

「你去吧。」謝雲應允道。

謝容華還未出太守府,身後便有一個人追上來道:「二公子。」

謝容華回頭,看著追來的崔劍雲,笑道:「這一年多來,你偽裝的辛苦了。」

「能得二公子器重,是我的福氣,想到以後可以和二公子在人前毫無避忌的暢談,屬下就覺得這些辛苦都值得了。」崔劍雲笑道。

「我說過,我們是朋友,你不必以屬下自居,也不必如此見外。」謝容華笑道,「如今事多,等到了長安,我們可以好好喝一杯。」

「好,我也很期待那個時候。」崔劍雲點頭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