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五十三章 得罪小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三章 得罪小人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顏汐凝在鞏縣已經呆了三個多月了,她一邊在醫館幫忙一邊等顏豐的消息,可顏豐的消息還沒等到,天下卻在短短几個月內完全亂了,醫館里不時有從外地逃難來的受傷的難民,齊大夫心善,也不捨得多收他們的銀子,這樣一來,醫館一個月的收入突然就少了很多。

這一日,顏汐凝正在裡間搗葯,醫館外面突然吵鬧了起來,她急忙放下手中的活計,往外走去。

「我說怎麼這醫館收入突然少了這麼多,原來是老頭子你拿我的醫館當善堂用了。」一個身穿青衣的年輕男子扯著齊大夫的衣領大吼道,他轉頭看向在醫館休息的那些難民,大罵道:「沒錢治什麼病,還不給我滾1那些難民見他凶神惡煞的樣子,迅速起身離開了醫館。

顏汐凝見了這樣的場景,幹嘛上前拉開他,扶住齊大夫,對那男子厲聲道:「你是什麼人?怎麼能對一個老人這樣無理?」

那男子看著眼前容貌姣好的年輕女子,雙眼一亮,調笑道:「喲,哪裡來的多管閑事的小娘子,我是誰?老頭子,你說說我是誰啊?」

齊大夫年事已高,方才被他挾著衣領,勒得臉色發紅,他緩和了好一會兒才緩過氣來,他拍了拍顏汐凝的手,示意她忍耐,對她低聲道:「這是馮氏醫館的少東家,馮子明,我的侄孫。」

顏汐凝瞪著馮子明,咬牙道:「少東家又怎麼樣?您是他的長輩,他怎麼能這樣對您。」

「哼,若不是靠我家收留,老頭子早就流落街頭了,我爹把醫館交給他打理,他沒掙到錢不說,反倒拿我家的錢去接濟什麼難民,我教訓他關你什麼事?」馮子明冷哼道。

「收留受傷的難民是我的主意,和齊爺爺沒有關係,你損失了多少銀子,我賠給你就是。」顏汐凝沒想到原來齊大夫這寄人籬下的日子竟然是這樣的,她不想以後齊大夫在醫館難過,將責任都攬到自己身上。

「小娘子口氣不小,你有錢嗎?」馮子明上下打量著她,突然不懷好意地上前,抬手欲摸她的臉:「這樣吧,我也不要你賠錢了,小娘子跟了我做個小妾,以後我們就一起侍奉我舅爺,如何?」

顏汐凝慌忙退後一步,恨恨地看著他,厲聲道:「登徒子,別碰我。」

「性子還挺烈,我今天就偏要碰你了。」馮子明說完就要上前動手。

齊大夫將顏汐凝擋到身後,怒道:「畜生,你怎麼能說出這樣的話,汐凝是我故人之女。」

「滾開,你的故人之女又如何,這裡我說了算。」馮子明一把推開齊大夫,拉了顏汐凝就要往裡屋走。

「放開我。」顏汐凝激烈掙扎著,可是她的力氣又哪裡敵得過馮子明,眼看就要被他拖進裡屋,她迅速取出腰間的銀針,狠狠朝他的上關穴刺去,馮子明鬆了手,兩眼一翻,倒了下去。

齊大夫跟上來,看著倒在地上的馮子明,上前道:「汐凝,你怎麼樣了?」

「我沒事,我刺了他的上關穴,他暫時昏過去了。」顏汐凝捏著銀針,心有餘悸地道。

「都怪我,我不該請你來醫館幫忙的,連累了你。」齊大夫懊悔道,「汐凝,你快走吧,不然他醒了,定不會善罷甘休的。」

「齊爺爺,你和我一起走吧。」顏汐凝對齊大夫道,不然這個馮子明醒來了還不知道會怎麼對他呢。

齊大夫搖搖頭,對她道:「我好歹是他舅爺,他最多羞辱我兩句便罷了,不敢真對我怎麼樣的,我如今年事已高,經不起路上的折騰,何況外面四處都在戰亂,我跟著你,也是一個累贅,我還是就呆在這裡好。」

顏汐凝知道他說得對,如今她漂泊無依,帶著他,她也沒辦法保證他的安全,她沉默片刻,從懷中掏出一百兩銀票,塞給齊大夫道:「齊爺爺,這錢你收著,若他們再欺負你,你就離開他們吧。」

齊大夫展開一看,搖頭道:「這麼多錢,我不能收,你把錢給我了,你怎麼辦?」

「你放心,我還有銀子,你收下吧,不然我也走不安心。」顏汐凝堅決道。

齊大夫見她態度堅決,也沒在推辭,拍著她的手道:「汐凝,你快走吧,他說不準什麼時候就醒了,這鞏縣地方也不大,你最好離開鞏縣,免得被他找到。」他這個侄孫的心性,他還是了解幾分的。

顏汐凝點點頭,對他許諾道:「齊爺爺,以後我開醫館了,就接你過去,你就不用在這裡受氣了。」

齊大夫笑了笑,只當她是在說玩笑話。

顏汐凝怕橫生事端,當日便收拾行李離開了鞏縣,顏豐一直沒有音訊,她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不該去金陵,馬車在官道上漫無目的地走著,一個路人見她往潼關的方向去,好心上前勸道:「姑娘,潼關如今被封鎖了,如今只准進,不準出,你別過去了。」

顏汐凝回過神來,問他:「潼關為什麼會被封鎖。」

「姑娘還不知道?聽說魏國公一家造反了,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打過來,如今潼關已經軍事戒嚴了。」那人嘆氣道。

「魏國公造反了?」顏汐凝驚道。

「是啊,聽說姚大人奉恭王令,把魏國公留下的一家女眷都給殺了。」恭王是留守在長安皇帝的兒子,如今也不過才十四歲。

「那魏國公府的公子們呢?」顏汐凝慌忙問道,心中充滿不安。

「不清楚,如今關中各處都是搜尋他們的告示,最小的那個公子才十一歲,也是可憐。」他有些憐憫地說道:「聽說姚大人把謝家主墳都挖了,謝夫人才過世不過兩年,便被拋屍荒野,唉。」

顏汐凝聽得心驚肉跳,那路人想她是怕了,勸道:「姑娘,如今四處都在造反,估計皇帝也不會回長安來了,你還是早點找過安全的地方,躲避戰亂吧。」

「多謝你提醒。」顏汐凝對他道了謝,便改了道,將馬車往僻靜的山道趕,打算先順道采些草藥再走,四周除了她空無一人,突然遠遠地傳來隱隱約約的打鬥聲,她停下了馬車,神色一凜,理智讓她別去好奇,身體卻已先一步下車,在灌木的掩護下往打鬥處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