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五十五章 逃亡之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五章 逃亡之路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顏汐凝看他小小年紀就知道陪她在人前作戲,待只有他們兩人了才問出疑問,不愧是高門貴族長大的孩子。她想了想措詞,道:「我是你二哥的朋友。」

「二哥的朋友。」謝靈禎低聲重複,突然神色一變,厲聲道:「你少唬我,我二哥離開長安都兩年了,我也從沒聽二哥提起過你,你救我到底有什麼目的?」

顏汐凝看他一臉不相信的樣子,解釋道:「你二哥叫謝容華,去洛陽參加過高家的比武招親對不對?我們就是那時認識的。」她看謝靈禎依舊將信將疑的樣子,從懷中掏出玉佩遞給謝靈禎:「這是你二哥的玉佩,你總該認得吧。」

謝靈禎接過玉佩仔細端詳著,確認無誤后突然放聲大哭起來,嚇得顏汐凝手足無措,她語氣慌亂地安慰他:「你別哭啊,玉佩你也看了,我真不是騙子。」

謝靈禎不理她,自顧自緊抓著玉佩,扁嘴哭道:「二哥,我好害怕,大哥和三哥都不要我了,好多人都要殺我。」

顏汐凝看著他可憐兮兮的樣子,將他抱入懷中,輕輕拍著他的背哄道:「你別害怕,現在沒有壞人了,我會保護你的。」

謝靈禎再怎麼裝老成,實際上不過一個十一二歲的少年郎,放下防備后之前的恐懼席捲而來,他身上還帶著傷,在顏汐凝懷中哭了不久后,便沉沉昏睡過去。

顏汐凝避開他的傷口將他安置在床上,看他的傷口在一番折騰后又有些開裂了,她掏出懷中的金創葯給他上好葯,把傷口重新給他包紮了一番,從包袱中取出藥材,出了屋門。

許秋霞見她出來,急忙上前問道:「顏姑娘,你那弟弟沒事吧。」

顏汐凝點點頭,「傷勢還算穩定,這幾天怕是要勞煩你們一家了。」

「姑娘說的什麼話,你們便安安心心在這裡住下吧,有什麼需要只管和我說就是。」許秋霞一臉笑容地答道。

顏汐凝也不再和她客套,將葯遞給她道:「許姐姐,借你胭脂水粉一用,我要出去一趟,我弟弟現在睡著了,勞煩你幫我把葯熬了,待他醒了讓他先吃點東西,再把葯喝了。」

「姑娘有什麼事情我幫姑娘去打聽吧,若是你被他們認出來了可怎麼辦?」許秋霞擔憂地道。

顏汐凝搖搖頭:「我和他們沒正面遇到過,喬裝一下應該沒問題,你已經幫了我很多了,不能再讓你犯險。」

許秋霞見她勸不動,只得幫顏汐凝打扮了一番,送她出門。

桃木鎮上處處可見京畿衛的人馬,他們在挨家挨戶地搜查著,大街上的行人們都嚇得往家中逃串,顏汐凝低著頭急匆匆地走著,尋著熾焰的蹤跡,熟悉地嘶鳴聲傳來,她循聲尋去,小心翼翼地躲進一個角落,注意前方的動靜。

熾焰喘著粗氣,不住地往後蹬,發出一聲聲嘶鳴,顯然已經怒極,幾個京畿衛死拽著韁繩,拖著它一步一步往前挪動。

「媽的,這畜牲果然不好相與,你們可抓緊韁繩別讓它跑了。」一個京畿衛啐道。

「隊長,聽統領說這是汗血千里馬,那女人一定會回來找它的,能有這麼好的馬,那女人是不是謝慕言埃」

「應該不是,謝慕言會功夫,看那女人逃跑的樣子,不像會武的,不過說不定和謝慕言有什麼關係,反正咱們看好這馬就好,京畿衛把桃木鎮都圍住了,謝靈禎在這裡,咱們總能找到的,運氣好說不定還能找到謝慕言呢。」

強烈的痛感從指尖傳來,顏汐凝才發現自己扶著牆的手不可抑制地摳著牆壁,指尖已被磨破了,血順著牆壁留下,她深吸氣,告訴自己不能衝動,本想尋回熾焰,如今怕是不能了,熾焰目標太大,縱然心裡萬般不舍,可如今她要救謝靈禎,唯有捨棄熾焰,好在它是千里馬,那些人應該還不至於虐待它。她這樣安慰著自己,含淚離開。

路上的行人越來越少了,大街小巷上貼滿了捉拿欽犯的告示,男的是謝靈禎,女的便是方才她在那幾個京畿衛口中聽到的謝慕言,她是謝雲的大女兒。

顏汐凝剛回到許家,春兒便上前抱住她,嚎啕大哭道:「顏姑姑,哥哥好凶,不吃飯也不喝葯,還凶我和我娘,我不喜歡哥哥了。」

「春兒別哭,我幫你罵哥哥埃」顏汐凝安慰她道,許秋霞見她回來鬆了口氣,拉過春兒,對顏汐凝無奈道:「顏姑娘,你進屋看看令弟吧,他醒來吵著要見你,什麼都不吃,我也沒法子了。」

顏汐凝點點頭,「對不住你了,剩下的我來吧。」

顏汐凝端著葯和粥進屋,謝靈禎抬眼看了她一眼,便低下頭去。

顏汐凝探了探他的額頭,沒有發燒的跡象,鬆了口氣,舀了一勺粥遞到他嘴前,道:「吃點東西,傷養好了咱們才好離開。」

謝靈禎撇過頭,不吃東西也不發一語,顯然是生氣了。

顏汐凝放下碗,嘆氣道:「謝靈禎,你要是不聽話,我可不管你了。」

謝靈禎聽了她的話,雙眼通紅道:「你說你不會扔下我,我醒了你就不見了,現在還說不管我了,你根本不是二哥的朋友,我要去找二哥,我不要你了。」

顏汐凝聽了他孩子氣的話,撫額無力道:「我現在不是回來了嗎?我出門是為了打探消息,絕不是想扔下你。」

「真的不是想丟下我?三哥說我是個累贅。」謝靈禎語氣低落地說。

「除非帶你見到你的親人,否則我不會扔下你不管的,我發誓行不行?」顏汐凝作勢要發誓。

謝靈禎攔住她,一雙黑白分明的眼睛盯著她,道:「你發誓,除非你帶我見到我二哥了,不然你不能扔下我。」

謝靈禎看她久久沒有動作,立馬扁了嘴,一副要哭的樣子:「你果然是騙我的,一定也覺得我是累贅,想把我扔下不管。」說著就要起身:「我要去找我二哥,只有二哥才不會扔下我。」

現在外面那麼亂,哪裡能讓他就這樣出去,顏汐凝慌忙攔住他道:「你別動,還傷著呢,我發誓,我發誓好了。」

謝靈禎看顏汐凝鄭重其事的發了誓,臉上終於雨過天晴,乖乖地喝了粥吃了葯,顏汐凝對他真是沒辦法,嘆了口氣,想到今天在外打探的事情,問謝靈禎:「我看他們找的人不僅有你,還有你大姐,你知道你大姐的去向嗎?」

「大姐。」謝靈禎重複了下,搖搖頭:「我和大哥三哥一起出長安的,並沒見過大姐。」

顏汐凝看他一臉沮喪的樣子,安慰道:「別多想了,你先好好養傷,其他事我們再想辦法。」如今直接出潼關找謝容華不可能,她得先打聽到謝慕言的下落,與她會合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