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五十七章 晉陽起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七章 晉陽起事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晉陽城郊,初升的太陽為大地帶來絲絲暖意,演武場四周旌旗烈烈,場上的一隊士兵們手握軍刀,在一聲令下奮勇向前衝去,將飛身而來的稻草人們一分為二,場上喊殺聲震天,另一隊士兵手握弓箭,一輪又一輪地射擊著遠處的箭靶,謝雲坐於上首,看著眼前訓練有素的新兵們,心裡有了些底氣,他之前請術士為這次起義做了占卜,掛相雖是大吉,但想著三天後便要正式起兵了,心裡多少還是有些擔憂的。

遠處傳來整齊劃一的馬蹄聲,一隊騎兵從遠處飛奔而來,在他們身後飛起漫天的塵煙,為首之人騎著一匹通體雪白,唯四蹄烏黑裎亮的駿馬,身著銀色盔甲,在陽光下反射出耀眼奪目的光芒,那人身形挺拔,如天神一般離得越來越近,他一抬手,身後的隊伍便整齊劃一地停了下來。

謝雲看著自己的兒子,眼中滿是驕傲之色,在晉陽的這段日子,容華可是幫了他許多的忙。謝容華翻身下馬,對謝雲行軍禮道:「報告元帥,一切已準備妥當。」

「很好,你也辛苦了。」謝雲摸著鬍子,欣慰地說。

一個士兵匆匆跑來,高聲道:「元帥,將軍,大公子,三公子和溫大人到了。」

謝雲聽了他的話,激動地起甥們人在哪裡?」這些天他最擔心的就是到他起兵之時,謝蘊之一行還未到,可是起兵日期不可能改,如今聽到他們到了的消息,心中的巨石總算放下了。

謝蘊之一行三人風塵僕僕地趕到,謝蘊之對謝雲和謝容華道:「爹爹,容華,我我們總算趕在你們起事前到晉陽了。」

謝雲看著他們皺皺巴巴的衣裳,顯然一路上一刻也不曾停歇,關心道:「我兒一路辛苦了。」

「大哥,為何你們三人一起?其他人呢?」謝容華在一旁問道。

「我和三弟是在路上碰到溫大哥的,至於其他人,」謝蘊之說到此處,跪下道:「兒子無能,護不了他們周全,望父親大人責罰。」謝緯楓隨之跪下,道:「不能怪大哥,我們實在是沒辦法了,姚瑞處處監視著謝家,大哥與我也差點沒能逃出關中。」

謝雲聽了他的話一愣,握緊了雙拳,眼中滿是悲痛之色,他長嘆一聲,將他們扶起來,哀聲道:「罷了,成大事哪能沒有犧牲,他們便是我謝家起兵的第一批功臣。」

「慕言已在h縣為岳父大人進攻長安招攬人士,長安如今群龍無首,正是我們奪取的最佳時機,她讓我轉告岳父大人,她會在潼關與我們裡應外合,岳父大人不必憂心。」溫大有上前說道。

「好,我的女兒,當真是巾幗不讓鬚眉。」總算有一個讓他心情好些的消息,他看向謝蘊之,道:「我已封了容華為右武衛大將軍,如今封你為左武衛大將軍,你和容華一起,隨我直取關中,大有為兵馬糧草總管,這兩天,你們需要儘快熟悉軍事要務,有疑惑的地方隨時問我和容華。」

「是,兒子/大有領命。」謝蘊之和溫大有齊聲道。

「父親,那我……」謝緯楓沉默良久,終於忍不住道。

「緯楓你年紀還小,況且晉陽交給別人我也不放心,你便留守晉陽,我們的糧草還需要你幫忙,雖然派了使臣和契丹達成了協議,可也不能保證他們在背後捅我們一刀,所以你一定要多多留意契丹動向,晉陽就靠你了,這是我們的大本營,萬萬不可失守,明白嗎?」謝雲凝重地道,如今人手不夠,如此重大的責任,希望緯楓可以擔當才好。

謝緯楓眼睛一亮,道:「父親放心,緯楓定不負所托。」

謝容華沉著眼瞼站在他們一旁,他還記得離開的時候,靈禎那麼捨不得他,他怎麼也沒想到,那會是他們最後的想見,他抬頭望向長安的方向,眼中閃爍著勢在必得的光芒。

**************

顏汐凝和謝靈禎在山中走了近五日,才出了靈隱山,幾日的風餐露宿下來,二人身上都狼狽不堪,看著不遠處的h縣的輪廓,那種恍如隔世的感覺油然而生。

「靈禎,一會兒我們進城以後,我先找個客棧把你安頓下來,我再去打探那個謝公子的來歷。」顏汐凝望著近在眼前的h縣囑咐謝靈禎道。

「為什麼?我們進城之後直接去找他就行了。」謝靈禎疑惑道。

「不行,萬一那不是你姐姐,你的身份暴露了,他們難免會對你不利,若真是你姐姐,我再帶她來見你。」顏汐凝搖頭,堅決道。

謝靈禎看著她的神色,微微有些動容,他沒想到,顏汐凝會把他的安危看得這麼重要,從前他在謝家,從來都是可有可無的角色,他早就習慣了別人的不在意,原來被人看重著,保護著,是這樣的感覺。

「汐凝姐,我一切都聽你的。」他認真地回答顏汐凝,聲音帶了微弱的沙啞。

「好。」顏汐凝笑著點點頭,在路邊抓了一把土,把自己和謝靈禎的臉上都抹得髒兮兮地,又把謝靈禎的頭髮揉亂,加上他身上從許秋霞家弄來的皺巴巴的尋常百姓衣服,貴族公子的氣質蕩然無存。

他們二人來到h縣城門處,h縣是一個小縣城,進出都只有這一個矮小的城門,可是此刻,城門入口的檢查卻一點也不比那些大城市輕鬆,所有入城的人都要例行檢查一番。

「你們從什麼地方來的?」守門的侍衛上下打量了他們一番,詢問道。

「我們是從洛陽一帶逃難過來的,那邊現在到處都在打戰,村莊都被毀了,我和弟弟一路逃來了這裡。」顏汐凝一邊說著,一邊還流下了悲傷的眼淚,她曾經在一路上幫過不少流民,如今要扮演他們,也有了好的參照物。

侍衛見他們二人衣衫髒亂,灰頭土臉的樣子,又聽顏汐凝的口音確實是洛陽一帶的,便不再懷疑,他往身後招呼道:「呂光,又有逃難的流民來了,你把他們帶去城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