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五十八章 初見慕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八章 初見慕言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那個叫呂光的應了一聲,走過來看二人臉上帶著驚疑,解釋道:「是這樣的,我家將軍在城西的城隍廟搭建了收留你們的住所,也會給你們發放食物,你們放心,到了h縣不會有人為難你們的。」

顏汐凝點點頭,牽起謝靈禎,對呂光道:「有勞大哥帶我們過去了。」

顏汐凝一邊走一邊想,這謝公子救濟難民的傳言果然不假,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謝慕言,h縣城中如今都是戒備森嚴的狀態,街道上只有稀稀疏疏的老百姓走過,不過他們神色安寧,並不見慌亂,他們一行人很快便到了城西,城隍廟裡已經有不少難民在那裡,見來了新人,他們很有默契地為他們讓出一個位置,呂光招呼人給她和謝靈禎發了一床被子和一些乾糧,道:「你們便先在這裡落腳吧。」

「謝謝大哥。」顏汐凝接過他手中的物什道謝,又試探著問呂光道:「將軍待我們如此大恩,不知我等能否有幸見將軍一面,好當面向他道謝。」

「將軍每日事情繁多,恐怕沒時間來見你們,你們放心,只要我們還在h縣一日,便不會讓你們沒有落腳之處。」呂光笑著道。

「那多謝了。」顏汐凝見此刻沒有機會,也不再強求。

她拉著謝靈禎坐下,思考著下一步的行動,謝靈禎低聲道:「汐凝姐,我們下一步怎麼辦?」

顏汐凝正欲回答他,突然有人高聲叫道:「丹兒,你怎麼了?」

顏汐凝循聲望過去,見一個婦人抱著一個八歲左右的小男孩,如今那男孩捂著肚子,蹲在地上哇哇大哭。

「快去找大夫埃」圍著的人群道,顏汐凝急忙起身走過去,蹲下身道:「讓我看看。」

「姑娘,你行嗎?」婦人望著她有些懷疑道。

「我是大夫。」顏汐凝低笑道,也不多耽擱,她扶起男孩,眾人只見她按了那孩子肚子的幾個地方,又取出銀針為他扎了幾針,那孩子便止住哭聲,對那婦人道:「娘,我不疼了。」

那婦人感激道:「謝謝姑娘了,我兒子這是這麼了?」

「他只是吃壞了肚子,有些脹氣,這兩****用陳皮煮了水給他喝了便沒事了。」顏汐凝收了銀針,安慰她道。

「好好。」婦人點頭道,一旁有人對顏汐凝道:「姑娘你有這等本事,可以去謝公子那邊幫忙啊,如今謝公子廣招賢士,姑娘可以去試試,那樣以後也能過上好點的日子。」

「謝公子,女子也收嗎?」顏汐凝問道,這個世道,很少有人看得起女人的。

「當然,無論男女,只要有真本事,謝公子那邊來者不拒。」提議的那人答道。

顏汐凝聽了心中微微一動,她和那人具體打聽了一番后,便走回謝靈禎身邊,道:「你在這裡等我,我出去看看,如果真是你姐姐,我便馬上帶她來見你。」如今她已有七八分把握那個謝公子便是謝慕言,但為安全起見,她還是決定等見了謝慕言本人再帶她過來見謝靈禎。

顏汐凝走出城隍廟,用清水將臉擦洗乾淨,又扯了扯皺皺巴巴的衣服,確保自己不是非常狼狽后,便往城中的縣衙走去,來到縣衙門口,果然看到了招攬賢士的公告,她向門口的侍衛說了來意,很快便有人將她迎了進去。

一個年輕男子出來見了她,見是一個女子,有些怔愣,不過臉上倒並未顯出輕慢的意思,他抱拳道:「在下齊達楓,是將軍的副將,聽說姑娘自薦而來,不知姑娘有什麼本事」

「小女子顏汐凝,也沒有什麼大本事,只是從小修習醫術,如今也算小有所成,希望這小小的本事能在將軍手下謀得一差半職。」顏汐凝認真地答道。

齊達楓聽了點點頭,吩咐人找來了軍中的軍醫,那軍醫對顏汐凝考教了一番,聽她回答得頭頭是道,不由得讚不絕口,對齊達楓道:「齊副將,顏姑娘雖身為女子,對醫道專研之深卻不遜與屬下,屬下認為,留下顏姑娘,對我軍今後的行軍救治,大有裨益。」

齊達楓點點頭,對顏汐凝道:「姑娘確實有真本事,姑娘今日便先在府上住下,明日我便為姑娘安排差事。」

顏汐凝卻道:「多謝齊副將,不過汐凝有個不情之請,不知副將可否成全。」

「姑娘請說。」齊達楓抬手道。

「汐凝聽聞謝公子文武雙全,對周邊百姓諸多恩厚,汐凝對他仰慕已久,不知齊副將能否為汐凝引薦一番。」顏汐凝低眉說道。

齊達楓上下打量了她一番,笑道:「你隨我來吧,她見到你,想必也會很高興的。」

顏汐凝沒想到這麼容易便能見到人,一時有些沒反應過來,怔愣片刻才高興道:「是。」

她一路隨著齊達楓走入後院,很快便看到了院中舞著銀槍的身影,那人身材高挑,一身男裝,頭髮簡單綁了個馬尾,乾淨白皙的臉龐有五六分像謝容華,卻比起他多了些陰柔,她手中的長槍看著與她瘦小的身形有些不匹配,卻在她手中揮舞自如,那槍渾身上下,好似與她融為一體,隨著她的動作左突右刺,激起院中的片片落葉,隨風飛揚,說不出的瀟洒風流。以前在扶風寨的時候,顏汐凝也見過杜威練槍,他的槍耍得出神入化,又因為長得好看,寨子里的人便給他取了玉面銀槍修羅的外號,如今看著眼前這女子的槍法,竟絲毫不遜色於杜威,她的英姿颯爽給了顏汐凝極大的震撼,鏗鏘玫瑰,巾幗鬚眉,原來這就是謝慕言,她的眼中滿是羨慕,如果她也能像她那樣就好了。

謝慕言聽到動靜,用長槍在武器架上挑起一把劍扔給齊達楓,高聲道:「齊副將,陪我練一會兒。」

齊達楓接了劍,卻只上前擋住了她的攻勢,無奈道:「將軍,我還是下次再陪你練吧,今日帶了客人來見你。」

謝慕言收了槍,這才注意到他身後跟著的女子,疑惑道:「這位是?」

「在下顏汐凝,見過謝小姐。」不等齊達楓介紹,顏汐凝已搶先說道。

謝慕言聽了她的話微微一愣,笑道:「想不到姑娘一眼就認出我是女子了。」她身著男裝,刻意做了男人的裝扮,有心之人認真觀察確實不難識出她的女子身份,不過她在h縣呆了這些日子,第一眼便認出的人還是寥寥無幾的。

顏汐凝見她並不隱瞞自己的身份,有些激動道:「謝小姐,總算見到你了,請你和我走一趟,靈禎還在等著你。」

聽了她的話,謝慕言的臉色一變,她急切地握住顏汐凝的手臂,聲音中都帶著絲絲顫抖:「靈禎,他還活著?」她已經聯繫上了謝容華和父親,他們明明說,靈禎已經死了。

「嗯,他還活著,現在就在城西的城隍廟裡。」顏汐凝點頭道,「請謝小姐和我去接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