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六十章 秋雨抉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章 秋雨抉擇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容華,你在看什麼?這麼高興。」謝雲步入他的營帳,見他臉色掩藏不住的高興之色,不由出聲詢問道。

「父親。」謝容華喚了一聲,將手中剛收的謝慕言的回信遞給謝雲,笑道:「這是姐姐傳來的消息,靈禎還活著,如今和姐姐在一起。」

「是嗎?」謝雲聽了他的話,激動的接過信件,待看完后,老淚縱橫道:「天佑我兒啊,這真是個大好的消息,我現在就去告訴蘊之。」說完便衝出了營帳。

謝容華望著他的背影,笑意依舊,他取出另一封信,上面問他是否認識一個叫顏汐凝的女子,是她救了靈禎,他的手緩緩拂過那個許久不見的名字,他曾經暗中派人在洛陽尋她,卻沒有得到她的消息,原來她去了長安。

顏汐凝,很快我們便會再見了。

****************

陳洛率領的扶風軍久圍洛陽而未攻下,聞得謝雲一路軍隊北上中原,在收到謝雲推他為盟主的親筆信后,思慮再三決定先全力奪下洛陽,不管謝雲,他怕自己大軍去阻止謝雲,糧倉被洛陽軍隊奪回去,自己便得不償失了,不如待謝雲在關中與禁軍兩敗俱傷之時,再去坐收漁翁之利。

魏軍一路從晉陽出發半月之後,天上突然陰雨綿綿,下了幾日不曾間斷,緩慢的行軍速度,久等不至的糧草終於令謝雲決定安營紮寨,停止行軍。

大帥營帳中,謝雲來回渡步,憂心忡忡看著營外的雨簾,回身皺眉對眾人道:「這雨也不知會下到何時,我們帶的糧草已所剩無幾,老天爺莫非是在給我們暗示,出師……」他硬生生把不利二字噎回口中。

眾人臉上也是一片凝重之色,裴智緩聲出言道:「如今天氣惡劣,封桀,衛長生連兵據險,實在不易攻下。」他頓了頓,繼續道:「我們雖和契丹有協議,可蠻夷之人,貪得無厭,唯利是圖,並非守信之輩,近日軍中已有他們攻打晉陽的傳言,軍中人的家眷大多在晉陽,軍心已有些渙散了,這雨也沒有停的跡象,依我看,不如咱們先回晉陽,把晉陽穩固住,再圖他謀也未嘗不可。」

眾將士紛紛贊成裴智的意見,認為這樣持重,是萬全之策。

「不行。」謝容華突然出聲反對道:「現在這裡遍地都是青苗,如果糧食真的斷了,還可以煮谷漿吃,活人還怕被餓死嗎衛長生這人輕躁得很,可以一戰而擒,詹子濯與契丹表面上拉得很近,其實內心裡互相猜忌他敢南下抄我們的晉陽,就不怕契丹抄了他的馬邑么!當初我們舉義起兵,立意就是要不顧一切代價先入長安,號令天下現在不過遇到了一點小麻煩,便想著班師回晉陽,就不怕涼了義軍的心嗎?」

「容華,你這話說得嚴重了吧。」裴智彷彿對謝容華如此決絕的反對有絲不滿,拂了拂衣袖道:「不回晉陽,就繼續呆在這兒躲雨,不進不退的,萬一晉陽真失守了,你能保證軍隊不嘩變么回到了晉陽軍隊就真會散嗎?元帥領兵多年,威望極高,怎麼可能讓軍隊說垮就垮,倒是公子你年紀太輕,不懂事情的輕重緩急,一味急躁冒進,實在容易壞事。」

謝容華看他以輩分壓人,咬了咬牙,不再言語,只看著謝雲。

「誰知道這雨下到什麼時候為止啊往年這個時候,一下就是一個多月。」左領軍長史徐聞英旁敲側擊地說道。

「是啊,是啊,還是穩當點兒好。」眾人都表示贊同。

「蘊之,說說你的看法吧。」謝雲看著一直未發一言的謝蘊之道。

「我同意容華的看法,不能就這樣退兵。」謝蘊之皺眉輕聲道。

「行軍最是忌諱猶豫不決,看看秦啟明的前車之鑒,他當時若取長安……」謝容華緊握拳頭,竭力保持語氣的平靜。

「你爹爹可不是秦啟明那樣有勇無謀的莽夫。」裴智笑嘻嘻地擺擺手,打斷了謝容華的話。

「算了,大家就議到這裡吧「謝雲出面平息了這場爭議,對眾人說出了最後的決定:「先退回晉陽吧,那詹子濯不先收拾了,我總覺得心裡沒底。」

「那,元帥決定什麼時候開拔?」崔劍雲出聲詢問道。

「既然已經有了決斷,左三統今天下午就走右三統準備著明天一早走兵貴神速。「謝雲回道。

秋雨像在響應著裴智的話,下得越來越大了,風將雨水吹成長長的絲線一般,天在烏雲密布的天氣下很快地黑了下來。

謝容華站在軍營的一個角落,看著左三統的將士正一隊隊向著他們來時的方向撤退,腳步踏在水窪中,發出嘩嘩的趟水聲,就像命運的腳步,踢踏在他的心上。他終於忍不住心中的鬱結之氣,狠狠一拳砸在旁邊的樹榦上,血混合著雨水,從指縫間緩緩流下。

「公子……」秦洛看著這樣的謝容華,小聲勸慰道。

謝容華突然大踏步往前走去,他找到崔劍雲,讓他將往回撤的將士停下,崔劍雲有心勸他道:「將軍,方才在大營元帥對你已經有所不滿了,若我現在停下,恐怕……」

「有什麼後果,我一力承擔,元帥那邊,我一定會勸他收回軍令的。」謝容華沉聲道。

大雨中謝容華走到謝雲的住處,帳外站著四位穿蓑衣的衛士,為首的見了謝容華,輕聲地說:「將軍,元帥已經睡了,他說明日要趕早走1

謝容華並不多言,於帳外雙膝跪地,朗聲對帳內的謝雲道:「父親,我知道你還未休息,只是不願見我罷了,兒子願長跪於帳外,至父親見我為止。」

帳內並沒有動靜,大雨傾盆而下,謝容華全身早已濕透,雨水順著他的臉頰滑下,他只是緊握雙拳,一雙鳳眼盯著大帳,挺直脊背默默地跪著,時間在嘩嘩的雨聲中緩緩逝去,大帳外的衛士看著謝容華,低低地嘆氣。

終於,謝雲從帳內走出,看著雨中跪立的兒子,長嘆道:「容華,你這又是何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