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六十一章 攻打霍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一章 攻打霍邑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謝容華並不起身,抬頭看著謝雲平靜地道:「父親,現在我軍不過剛剛舉義,看起來聲勢浩大,可是我們都清楚,其實大家心裡都沒有底,如果一直向前進,大軍就會鬥志高昂:一旦後撤,它就會一鬨而散:我們現在太需要一場勝利來鼓舞士氣,可如今一仗未打,便先撤軍,士氣潰散,若後面的敵人跟著上來,我們如何還有招架之力?」

「繼續講!「謝雲用命令的口氣盯著謝容華說道。

「現在朝廷已經知道我們起兵了,他們把驍將精兵都依次布置在我軍西進的路上。這是一場決戰,勢必要分出個你死我活來的,如果我們沒和敵人接觸便輕率地撤退,我們知道自己的考量,那些士卒們呢?他們還以為敵人太強大,是我們自己不戰而降,必定胡亂恐慌,你嚇我我嚇你,軍隊大亂,那時候北邊的契丹和詹子濯將趁火打劫,南邊的封桀和衛長生也會追逼過來,到時我們再無可退之地,只能落個一敗塗地的下常」

「陳洛把那幾個糧倉看得跟寶貝一樣,就怕他領兵西進了有人去奪了他的糧倉,困於洛陽一帶而不敢出,沒有一點深謀遠慮,把關中之地白白地讓給我們,我們難道也像他那麼傻,放著關中不要,又讓給別人嗎時機一旦錯過,就再難尋得了。父親,我知道您不可能真的信了他們的話,他們口頭上說是要保衛晉陽,其實是想顧他們的家,保他們的命,為這找一個好聽的借口罷了!父親小時候教育容華,術業有專攻,現在打仗您是不是要問我們這些打仗的,問他們那些文人做什麼1

「我們謝家為這次起事已經犧牲了太多,長安的家已經被毀,謝家主墳被挖,母親被拋屍荒野,姐姐和靈禎還在h縣等著我們,就算姐姐再厲害,她領的始終是孤軍,支撐不了太長的日子,我們若這樣退回去,那她和靈禎唯有死路一條,靈禎好不容易才撿回了一條命,父親難道要眼睜睜看著他再一次丟掉?為了他們,也為了那些逝齲我們亦不能退縮半分,元帥,容華願向元帥立下軍令狀,如果不能殺了衛長生,攻下霍邑,容華願意割下腦袋見您1

謝雲看著眼前一臉倔強的孩子,他突然發現,他已經不再是孩子了,謝雲感慨地道:「容華啊,你終於把為父說服了。」

謝容華一臉欣喜地站起身,激動道:「謝謝父親,我不會讓父親失望的。」

謝雲差人將謝蘊之叫來,說出了自己的決定,謝蘊之也非常贊同,派人將已經出發的士兵追回,第二日一大早,謝雲以自己做的夢為依託,告訴眾人山神託夢提醒自己,秋雨很快會停,若前進他會幫我們奪取霍邑,若退縮則會有滅頂之災。裴智等人早已知曉昨晚發生的事情,知道這不過是個借口,但謝雲是元帥,他決定的事情自己也無力反對。、

老天爺也彷彿是在幫著謝家,沒過兩日,雨漸漸停了下來,溫大有將糧草也運到了,他告訴謝雲晉陽一切安好,讓他不必擔心,謝雲慶幸自己沒有退兵,軍隊里漸漸流傳了謝雲的夢,士卒看著老天那麼幫自己,個個信心滿滿,軍中士氣空前高漲。

大軍在整頓兩日後,繼續出發,從霍sd南取道,離他們要攻取的第一城霍邑越來越近。

霍山在太陽的照拂下,秋高氣爽,雨後的山林散發出獨特的氣息,令人心曠神怡,謝雲看著山下遠處的霍邑城,對著兩個兒子道:「今天的行動,就交給兩位將軍了。」

「元帥放心,末將定不負所托。」謝蘊之和謝容華抱拳領命,領著左右三統軍部分人馬朝霍邑而去。

「容華,如今老天爺都幫著我們,那衛長生看著這樣的態勢,怕是不敢和我們正面野戰的,他若一直閉門不出,我們如何是好?」謝蘊之望著不遠處緊閉城門的霍邑,皺眉道。

「據我知道的情況,這個衛長生出生寒微,能有現在的地位就是靠這段時間討繳關中的各類盜匪得了名聲,才受到朝廷重用的,觀他以往行事,不過是匹夫之勇罷了,這次他來霍邑前,肯定受了很大的犒賞,如果他不出戰,就不害怕上頭的人懷疑他畏縮不前么我們先派人去城下罵他,若他不出戰。我們便可以誣賴他和我們暗中有聯絡,他又沒有什麼見識,下面的人多的是不服他的,肯定會猜疑他而上密表告他,到時不用我們動手,他怕就有得好果子吃了。」謝容華立於馬上,胸有成竹的看著霍邑,彷彿那已經是他掌中之物。

謝蘊之點頭,道:「你說得不錯,到時他為了洗刷嫌疑也不得不出戰。」

謝容華和謝蘊之將將隊伍分成十幾個小分隊,領著他們從城東南串到城西南,又像攻城又像要安營紮寨的架勢,陸胥嵩按照謝容華的要求,領了幾個輕騎開始在城下高聲叫罵起來。

「衛長生,你爺爺來了,還不快快出來迎接?」

「衛長生,老子是上天派來收你的,你就乖乖投降吧。」

「衛長生,有膽攔我路你倒是有膽出來和老子戰個痛快啊,個沒種的縮頭烏龜。」

……

城下的人越罵越難聽,越罵越粗俗,城上的人焦躁地向他們丟下石子和羽箭,可隔得遠了沒射中,反而讓城下之人高聲以更下流的語言罵回來。

謝容華微笑著騎在馬上,上前在崔劍雲耳邊說了些什麼,崔劍雲點點頭,帶領眾人跟在謝容華後面繞著霍邑城轉悠,罵聲一直不停歇。

轉了幾圈后,見著遠處謝雲的大部隊已經到了,他示意罵軍繼續,自己則策馬和謝雲大軍匯合,將得到的情報一一報告給謝雲,又提筆畫了霍邑附近的地形圖。

衛長生的身子隱在盔甲中,忍受著城下不間斷的辱罵,他皺皺眉,問身邊的將士:「剛剛離開的那個年輕將領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