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六十二章 勢如破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二章 勢如破竹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報告將軍,據探子來報,應該是謝雲的二公子。」士兵恭恭敬敬地回答道,衛長生聽了大怒,抓起士兵的衣領道:「怎麼不早說?剛剛若是抓了他也可威脅謝雲幾分。」

「我們也是剛查清楚的,誰也沒想到這麼高級的將領會直接在城下轉悠埃」士兵一臉委屈,這實在不是他的錯埃

衛長生一把放開他,轉頭繼續看著城下,灰黑色的鬍子都翹了起來,那些該死的義軍把他祖宗十八代都罵了個遍,真是氣死他了。

突然城下罵軍停止叫罵,退了回去,謝雲的大軍以半圓的形式緩緩展開,有的已經開始安營,衛長生暗道不好,反賊是想直接迫近到霍邑城下安營了,那樣他的二萬兵力便要被圍困在城中出不去了。如今敵人剛至不久,正是疲乏之時,他若錯過這個良機,怕是要和他們陷入苦戰了,於是他命二萬步騎兵力分兩路,一路從南門殺出,一路從東門殺出,他自己親自率領東門這一路上戰場廝殺。

謝雲看著氣勢洶洶出城來的衛長生,當即命令軍隊往後退,避其鋒芒。

衛長生看著扔下軍帳撤退的反賊,暗自高興,想著自己的時機果然把握的不錯,命令大軍趁勢往前緝拿反賊。

謝雲的軍隊在前面跑,衛長生便帶著人馬在後面使勁地追,哪知在離城一里遠的平原上一陣戰鼓響起,義軍朝左右分開,有一隊人馬沖了出來,順速擺好了軍陣。

衛長生看著前方的大軍,暗道糟糕,他高聲道:「中計了,鳴金收兵,快撤回去。」

晉軍剛調了個頭,卻發現後路也被包圍,崔劍雲高聲笑道:「衛長生,看你還往哪裡跑,乖乖投降吧。」

無路可退,衛長生只得帶著軍隊奮力廝殺,希望能殺出一條血路,退回城中。

羽箭像雨一樣飛向晉軍,晉軍前隊霎時倒下了一片,後面的隊伍見狀快速舉起盾牌,兇猛地吼叫著沖了上來。義軍是新軍,戰鬥經驗不足,經不起這般猛烈的衝擊,包圍圈生生被撕裂開一道口子來,謝蘊之在突如其來的衝撞下打算調轉馬頭,不料馬兒受了驚嚇,生生將他摔了下來,他旁邊的將士急忙上前將他扶起,一時間義軍更加混亂,謝雲高聲叫著,讓金解等人堵住衛長生的路,不能讓他逃回霍邑城。

謝容華奉命帶著右軍在兩里之外待命,遠遠見著左軍呈現潰敗之勢,當機立斷,讓長史溫大有率五千軍士原地待命,自己則領著其餘人馬前去救援。衛長生注意到了義軍的弱點,他高聲叫道:「他們是新兵,戰鬥力不足為懼大家不要害怕。」

晉軍的士兵見義軍戰鬥力不如自己,士氣大振,一時間兩軍形式急速顛倒過來,義軍中甚至有士兵開始有逃跑之意。

謝容華領著援兵趕到,看著眼前不容樂觀的形式,高聲道:「殺啊,砍下衛長生的人頭者,賞黃金萬兩。」說完率先騎著駿馬,沖入戰局之中。

義軍聽到了謝容華的喊聲,眼見這位年輕將軍掄刀左揮右砍,一個個頭顱和肉塊兒在血光中飛舞,所到之處晉軍像草桿兒似地倒下,馬蹄從殘肢斷臂中、從血泊中、從正在嘶哭的晉軍士卒頭上踏過,他的盔甲上,臉上布滿了血漬,整個人如同地獄來的修羅一般。

義軍見謝容華如此勇猛,受到激勵,一時豪氣頓發,個個殺紅了眼,突然有人高聲叫道:「衛長生死了。」

晉軍聽到主帥陣亡,一下子大亂了起來,紛紛逃散,衛長生見狀雙眼通紅,扯著嗓子大吼道:「老子沒事,給老子殺埃」將困在自己周圍的義軍士兵一個個砍翻到地。

謝容華聽到他的吼聲,奮力一扯韁繩,馬兒嘶鳴一聲,竟高高躍起,他在馬上迅速搭弓射箭,一雙鳳眼沉靜地盯著在人群中廝殺的衛長生,羽箭以強勢的沖透力破空而出,直直地插到了衛長生到腦顱中心。

衛長生手上的刀緩緩落下,雙眼不可置信地看著那馬上的修羅青年,頹然倒地,謝容華的馬兒落下,躲避不急的人群被踢翻倒地,發出陣陣哀嚎。

事情不過發生在一瞬間,晉軍和義軍都被眼前的情景驚呆,反應過來后,義軍殺得更歡,晉軍則高聲喊著:「衛將軍死了,快逃埃」

晉軍像無數只野兔四下亂竄,將軍仗旗幟丟了滿地,義軍像攆兔子似地窮追不捨,軍頭們想維持隊形,喝令士卒不要走遠,可哪裡還管得住,隊形全亂套了。

在衛長生不遠處的義軍衝過去將衛長生的頭顱一刀砍下,提起來大叫道:「我砍下衛長生的頭了。」

夕陽西下,秋風捲起戰場上濃濃的血腥味,戰場上屍橫遍野,不過一日,霍邑的守軍已宣告覆滅,謝雲留下幾隊人馬收拾戰場和親點俘虜,自己則領著謝蘊之和謝容華,帶著衛長生的頭顱前去霍邑城,謝蘊之看著全身是血的謝容華,眉頭微皺,他馬上掛著的砍刀上坑坑窪窪,足可見今日有多少人死於那刀下,他來到謝容華身旁,低聲道:「容華,你今天實在是太魯莽了,你乃右軍的最高統帥,如此深入敵軍,若有個三長兩短,右軍怎麼辦?」

謝容華聽了他的話,滿不在乎地笑道:「若是統領上陣殺敵畏首畏尾,怎麼讓跟著你的軍士相信你這是一支勇猛之軍呢?」

「可是,今天你還是太涉險了,萬一出事可怎麼辦?」謝蘊之一陣擔憂之色。

「大哥,不入虎穴,焉得虎子,這一仗我們打得必須漂亮,才能讓更多的人加入我們,至於我的安危,大哥放心,容華不是那種不惜命之人。」謝容華緩緩說道。

謝蘊之長嘆一聲,知道他性子倔強,認定的事情不會改,也不再說什麼。

一行人到了霍邑城下,城裡的將士已經寥寥無幾,看著衛長生的頭顱,知道他們已無力反抗,便打開城門投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