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六十四章 軍營遭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四章 軍營遭襲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顏汐凝還未答話,謝慕言已經開口道:「怎麼,見到你汐凝姐姐,便忘了另外一個姐姐了。」

謝靈禎看向謝慕言,正欲說姐姐,突然反應過來,他神色恭敬地對謝慕言行禮道:「右翊衛伍長謝靈禎參見將軍。」

「伍長?」謝慕言眉頭一挑,謝靈禎急道:「我沒有暴露身份,這是我昨日憑自己的本事選上的。」

謝慕言點點頭,看向顏汐凝,道:「你陪他說會兒話吧,不過時間不宜太長,一炷香以後他還有訓練,我還有些事要處理,你的營帳在軍醫營帳旁邊,一會兒會有人帶你過去。」

「是。」顏汐凝答罷,謝慕言便起身離開,等她走遠了,謝靈禎才拉著顏汐凝,興高采烈道:「汐凝姐,這一個月你過得好不好,我姐姐沒欺負你吧。」

顏汐凝聽了一愣,笑道:「你姐姐待我很好,她為什麼要欺負我?」

「是嗎?那就好,你不知道,我第一天來軍營的時候,便被她罰了,到了這裡,我才知道,她根本就不是我那個溫柔豪爽的親姐姐,簡直……」他四下張望了下,才小聲道:「簡直像母夜叉一樣,我現在可怕她了。」

顏汐凝聽了他的形容撲哧一聲笑了出來,小聲道:「你沒上過戰場,你姐姐這是為你好,你可不能這麼想她。」

「我知道,她是為了我好,所以我不怪她,不過總得讓我抱怨一兩句我心裡才能舒坦。」謝靈禎哼聲道。

「靈禎,這些日子你還習慣嗎?」顏汐凝看著他比以前黑了好幾度的面龐,不由問道。

「還好,我本來就學過武藝,那些以前只干過苦力活的新兵才真是吃不住呢。」謝靈禎有些驕傲地道,「汐凝姐,我現在已經是伍長了,以後還會是什長,都伯,百人將,總之等我強大了,我就可以保護你了。」

顏汐凝看他如數家珍般說到那些軍職,不由笑意吟吟,謝靈禎被教養得很好,也許是因為是庶出,又小小年紀親人就不在身邊的關係,並沒有世家子弟身上的驕縱跋扈,他如今能吃苦,也能和那些無權無勢地新兵打成一片,其實她知道,以他的身份,並不需要一級一級地升上去,謝慕言雖然說不讓他走後門,可等他們真攻下了長安,是不會讓他從小兵做起的,但她現在不會告訴他,男人,有志氣是好事。

「謝靈禎,該訓練了。」教頭走過來高聲道。

「哦。」謝靈禎有些遺憾道,「汐凝姐,我先走了。」

「你去吧,照顧好自己。」顏汐凝點頭道,謝靈禎離開后,便有一個士兵上前,帶著她往軍醫營帳那邊走去。

封桀是六十歲的老將,在大晉威名遠播,卻因為出言頂撞皇帝,被撤了軍職,霍邑戰敗的消息傳到長安,潼關岌岌可危,恭王拜他為將,令他領精兵即可救援潼關。

封桀領兵一路往潼關趕,卻沒想到在必經之路上竟然會招到伏擊。

「將軍,據探子報,這批軍隊是從h縣的方向來的,若是消息準確,應該是謝慕言帶的軍隊。」封桀的副將稟報道。

「謝慕言」封桀的眉頭微皺,這個時候來阻截他,看來是算準了他會領兵救援了,他問道:「他們的駐紮營帳你可有探聽到。」

「在我軍東北以西五十里處。」副將答道。

「好,你領三千精兵伏擊他們的軍營,本將親自會會謝雲的這個女兒。」他們的兵不過都是些參加寥寥數月的民兵,他並不放在眼中,如今他只想速戰速決,以免潼關被謝雲的大軍攻下。

「是,末將領命。」副將答道。

************

「汐凝姐,姐姐為什麼不帶我一起上戰場啊?」謝靈禎望望營帳外面,眼中帶著渴望之色。

「你姐姐不是說了嗎?要你守好軍營,敵人很可能趁機攻過來。」顏汐凝一邊幫手下的傷兵包紮傷口,一邊寬慰謝靈禎道。

「可是不能上陣殺敵,而且現在營內都是齊達楓做主,又沒有我什麼事?」謝靈禎不滿道。

「你不要還得保護我嗎?」顏汐凝笑了笑,謝靈禎正欲反駁她,營帳外突然響起了急切的戰鼓聲,謝靈禎臉色一變,道:「真讓姐姐猜中了,果然有人夜襲軍營。」

謝靈禎說完,急急地便出了軍營營帳,顏汐凝剛剛包紮完傷口的士兵也急匆匆地起身,顏汐凝急切道:「你的傷。」

「沒事,我還能動。」那士兵道,他起身後,營帳內受傷不重的士兵也紛紛拿起武器出了營帳,帳中只剩了一些重傷的士兵和幾個軍醫。

「姑娘別怕,我們一直有所防備,應該不會有事。」洛大夫寬慰她道。

顏汐凝點點頭,可是營帳外越來越近的打鬥聲,卻讓她的心安定不下來,突然有一個敵軍士兵衝進了營帳,提刀便往洛大夫砍去,洛大夫只會最普通的拳腳功夫,險險地躲開,那士兵又要補上一刀,被人從身後一劍貫穿,謝靈禎臉上布滿血漬,他抽回寶劍,對營內眾人道:「他們的人太多,都是精兵,我們抵擋不住,大家快逃吧。」

被嚇傻的眾人聽了他的話,四散而逃,謝靈禎上前拉了顏汐凝,在軍醫營帳背後劃了一道口子,帶著顏汐凝鑽了出去。

「靈禎,那些受傷的士兵怎麼辦?」顏汐凝一臉焦急。

「管不了那麼多了,我們先離開這裡。」謝靈禎摸了把臉上的血,一臉堅毅。

謝靈禎領著顏汐凝,一路砍殺之下,好不容易出得營帳,卻沒想到才出營帳,又碰上幾個敵軍的人,他將顏汐凝擋到身後,低聲道:「汐凝姐,這裡過去有一個樹林,你藏到林子里去。」

「那你呢?」顏汐凝顫聲道。

「我斷後,你先走。」謝靈禎說完,便上前和那幾個士兵纏鬥在了一起,顏汐凝知道自己繼續留著,只能是他的拖累,她咬咬牙,轉身飛奔往謝靈禎說的樹林而去。

和謝靈禎纏鬥的一個士兵擺脫了他,迅速追著顏汐凝而去。

道路在暗夜之下一片黑暗,顏汐凝一個勁兒地發足狂奔,只覺得自己的腿都不是自己的了,耳側有呼呼地風聲呼嘯而過,身後有人追趕而來的腳步聲,她不敢回頭看,只怕一回頭,就被追上了,腳步聲突然停止了,顏汐凝正暗自慶幸自己甩掉他了,卻突然傳來嗖地一聲,利箭劃破空中,直直地刺進她的肩膀,顏汐凝痛地倒了下去。

身後的士兵很快追上,抽出佩劍道:「我看你還怎麼跑?」說著就要對她痛下殺手,卻突然注意到她姣好的臉部輪廓,他收了劍,捏起她的下顎,待看清她的容貌后,一臉淫笑道:「沒想到這軍營里除了謝慕言,竟然還有別的女人,今日運氣還真是好。」他說著就要去扯顏汐凝的衣服:「我先爽快爽快,再送你去見閻王老子。」

顏汐凝的肩上中了箭,手上使不出一絲力氣,她的手無力地抗拒著他,眼中充滿恐懼與絕望,高聲尖叫道:「救命,靈禎,快來救我。」

「你叫吧,引來了更多的人,讓他們也嘗嘗你的滋味。」那士兵大笑一聲,刺啦一聲便撕開了她穿在外面的士兵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