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六十八章 阿隼受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八章 阿隼受傷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當代魯班?」顏汐凝噗嗤一聲笑出聲來,她走上前,對岑行道:「喂,岑行,我們打個賭吧,我出一個問題,你要是能答上,那我便立馬離開,不再讓你幫我修袖箭,若是答不上。pbtxT」她頓了頓,道:「就麻煩你,親自幫我把袖箭修好,如何?」

岑行輕蔑地看她一眼,道:「我為什麼要和你打賭?」

「嘖嘖,看來你是不敢了,怕輸給一個女孩子沒面子。」顏汐凝嘆聲道。

「誰說我怕了,你一個女人能有什麼見識。「他對顏汐凝怒目而視,半響后高聲道:」好,我跟你賭,如果我答不上,我不會幫你修那個東西,我給你做一個新的,比你那個好上千萬倍。」他不信他會被一個女人難祝

「行,這可是你說的,君子一言,駟馬難追。」顏汐凝想了想,這個岑行這麼自信,一般的題目肯定唬不了他,不過古人沒學過現代數學,也許她可以試試,她看著岑行笑了笑,流利地說道:「有三個人去客棧投宿,一晚三十文錢.三個人每人掏了十文湊夠三十文交給了老闆.後來老闆說今天優惠只要二十五文就夠了,拿出五文命令店小二退還給他們,店小二偷偷藏起了兩文,然後,把剩下的三文分給了那三個人,每人分到一文,這樣,一開始每人掏了十文,現在又退回一文,也就是每人只花了九文錢,一共花了二十七文錢,再加上店小二藏起來的兩文錢,一共二十九文錢,請問還有一文錢去哪裡了?」

聽了她的問題,圍觀眾人紛紛傻眼,顏汐凝旁邊的工匠問岑行道:「頭兒,我還是第一次聽到這種問題,怎麼會少了一文錢呢?」

岑行沉了臉,他認真地看著顏汐凝道:「我倒是小看你了?」

「怎麼樣?答得出來嗎?」顏汐凝笑吟吟地望著他,他臉色恢復如常,低沉的聲音緩緩響起來:「根本就沒有少一文錢,三個人每人退了一文錢,也就是說一共退了三文,他們每人花九文,一共二十七文,加起來不就是三十文錢。pbtxt」

聽了他的話,顏汐凝的臉色難看起來,怎麼一個古人做現代數學題還這麼快,她真是低估他了。

「頭兒,按照你說的確實沒少,可剛剛顏姑娘說的那確實少了啊?怎麼回事?」旁邊的匠人摸著腦袋,還是想不明白。

顏汐凝嘆息一聲,輕聲道:「方才我說的方法沒有把店小二藏起來的兩文錢算到房錢裡面,你們的頭兒很厲害,我認輸。」說完便要轉身離開,岑行卻叫住了她:「等等。」

顏汐凝回頭,有些不高興道:「我都認輸了,你好想怎麼樣?」

「我幫你做袖箭。」岑行道。

「你說什麼?」顏汐凝一時沒反應過來,岑行再次重複道:「我幫你做袖箭,做好了給你送過去。」

「你說真的?「顏汐凝有些驚訝,怕他反悔,急忙道:「你答應了就不能反悔了埃」

「既然答應你了,當然不會反悔。」岑行點頭道。

「好,你知道我住哪個營帳?」顏汐凝想到他說給自己送過去,不由問道。

岑行有些不屑道:「這軍中就你一個女人,要打聽你的住處還不簡單。」

雖然他的態度不好,不過說的也是事實,顏汐凝點點頭道:「那我等著你,你儘快做好埃」

「知道了,別杵在這兒妨礙我們做事。」他擺手做趕人的動作。

顏汐凝也不在意他的態度,拿到了想要的,她便離開營帳,這個岑行,還真是奇怪,明明他贏了她,卻突然答應幫她做袖箭了。

顏汐凝一邊想著,一邊往自己的營帳走去,突然一團黑影突然從空中筆直地墜落在她面前,不由地嚇了她一跳,定睛一看,原來是一隻受傷的海東青,它的翅膀上還插著一支斷裂的羽箭,血還在緩緩往外流,一雙銳利的眼睛帶著絲渙散盯著她,令顏汐凝立馬想到了謝容華養的那隻海東青。

「阿隼,你是阿隼嗎?怎麼受傷了,我幫你治傷好不好。」顏汐凝蹲下身子,小心翼翼地想抱起它,阿隼卻在她靠近時突然用爪子攻擊她的手背。

「嘶。」顏汐凝急忙收回手,只覺手背一陣火辣辣的疼痛,幸好它已經受傷了,沒什麼力氣,不然這一下有夠她受的。

她耐心地安撫它道:「阿隼,我是顏汐凝啊,你救過我呢,你不記得了嗎?你放心,我會治好你的。」

阿隼銳利的眼依舊直直地盯著她,看得顏汐凝心裡有些發毛,這阿隼太凶了,她是不是該去找人通知謝容華來,可是它血還在一直流,都飛不動了傷勢定然不輕了,她要是再耽擱下去,它命能不能保住另說,這翅膀肯定保不住了,不能飛對一隻鷹來說太可怕了,何況還是驕傲的海東青,顏汐凝想著,從衣角撕下一些布料,將手掌和手臂包了個嚴嚴實實,果斷一把抓起阿隼,阿隼不住掙扎,她只死死抱住它,此時一對巡邏的士兵路過,見此情形,不由結巴道:「這,這怎麼回事?」

「將軍的海東青受傷了,你們趕緊去稟報將軍。」顏汐凝滿頭大汗地抱起阿隼,朝自己的營帳快速走去。

謝容華得到消息時正在和幾位幕僚議事,聽士兵說顏汐凝將阿隼抱走治傷后他心中一緊,卻不是為阿隼,而是怕阿隼傷到顏汐凝,海東青本性兇殘,雖然受傷了,但也不是像一般禽類那樣好相與的,他暫停了議事,匆匆往顏汐凝的營帳趕去。

待謝容華趕過去時,只見顏汐凝正在為阿隼包紮傷口,阿隼有氣無力地躺在她的腿上,察覺到謝容華來了緩緩的掙扎了幾下,卻掙脫不了顏汐凝手。

顏汐凝轉頭見謝容華道:「謝公子你來了,阿隼的傷口有些深,估計得再養一段日子才能再次飛了。」

「我來吧。」謝容華見阿隼絲毫不配合顏汐凝,將阿隼輕抱過來,接著替它包紮。

顏汐凝也不客氣,將工作轉交給謝容華,她是用了麻藥才幫阿隼拔箭上藥的,包紮的時候它使勁縮著翅膀,顏汐凝包著十分費勁,如今它主人來了,她自然樂得解放。

顏汐凝看阿隼在謝容華手裡順從乖巧的樣子,不由得感嘆這傢伙還真認主人,想到什麼,去一旁取過拔下來的羽箭,遞給謝容華道:「這是從阿隼翅膀上取下的,公子看看能不能知曉是誰將它射傷的。」

謝容華的目光首先注意到的不是顏汐凝手中的羽箭,而是她手背上細細的抓傷,他立馬停下手中動作,握住顏汐凝的手查看傷口道:「這是阿隼抓的?怎麼不上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