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六十九章 救治阿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九章 救治阿隼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我想著先幫阿隼弄完傷口再弄的,反正這傷也不重,不礙事的。pBtxt」顏汐凝想將手從他手中抽出,卻不想謝容華越握越緊。

「阿隼再精貴,也不過是一隻鷹,怎麼能比人更重要,我先幫你上藥包紮。」謝容華皺眉,沉聲道。

「我的傷口自己來處理就好了,你還是先幫阿隼包紮吧。」顏汐凝說道,可謝容華並不放開她,另一隻手取過一旁的金創葯,沉聲道:「坐好,我幫你處理傷口。」語氣不容拒絕。

顏汐凝見反抗無效,只得乖乖坐到他旁邊,任由他為自己上藥。

謝容華動作嫻熟地將藥粉撒到傷口上,將藥粉吹散均勻后,取過布條輕輕為她包紮,顏汐凝心中一陣暖流趟過,看著他認真仔細的側顏,竟不覺有些痴了。

「好了。」謝容華道,聲音將顏汐凝驚醒,她突然意識到自己在做什麼,慌忙低下頭,將手抽回,輕撫纏好的繃帶,有些尷尬道:「有勞公子了,沒想到公子對處理外傷這麼有經驗。」

「在戰場上難免會受些外傷,處理多了也便熟了,在你面前不過是班門弄斧罷了。」謝容華輕笑道。

「不是的,公子做得很好,再說公子會的東西那麼多,簡直是全才了,不像我,除了治病,其他什麼也不會。」顏汐凝搖頭,一本正經道。

「雖然我不喜歡聽恭維話,不過這恭維話從你口中說出來,我倒是挺受用的。」謝容華展顏一笑,溫柔迷人。

顏汐凝看著他的笑容,不由想這人怎麼就長得這麼好看呢,笑起來也這麼好看。

「咕咕。pbTxt」彷彿在抗議主人對自己的冷落,阿隼在謝容華懷中委屈地叫了起來,顏汐凝才想起它翅膀的傷還沒包紮完呢,對謝容華道:「公子,你快幫阿隼包紮吧。」

謝容華不為所傷了你,本就該受些懲罰。」

「我沒事啊,它也不知道我是誰,只是本能反應罷了,公子別怪它,它有一段日子不能飛,已經夠可憐了。」顏汐凝看阿隼可憐兮兮的樣子,不由替它求情。

「你來替它包紮。」謝容華輕輕扯開阿隼的翅膀,示意顏汐凝上前。

顏汐凝遲疑著上前,接著小心地幫它裹起未完成的包紮,阿隼抬起的眼睛帶著銳利,卻礙於主人在場不敢發作,因為它的配合,顏汐凝這次倒完成地很快,包紮完畢后,謝容華將阿隼抱起放入顏汐凝懷中,阿隼欲掙扎,被謝容華按住,帶著命令的語氣道:「阿隼,你再不可傷了這個人,她與我一樣,都是你的主人,你對她要如同對我一般,明白嗎?」

阿隼有些委屈地呆在顏汐凝懷中,伸著腦袋看看謝容華,不時又看看顏汐凝,倒不再掙扎了。

顏汐凝驚奇道:「它真能聽懂你說話?」

「大概能懂吧,動物是很有靈性的,它就算不懂,也能感覺到我現在對它很生氣。」謝容華道,「我平日里很忙,不可能時時過來看顧它,之後還要你替它治傷,若是它不聽話,你儘管對它用藥,萬不能讓它再傷到你,不然我留著這不聽話的畜生也沒什麼意思了,明白嗎?」

阿隼似乎真能感受到什麼,悄悄往顏汐凝懷裡躲了躲,顏汐凝安撫似地摸了摸它的羽毛,道:「我會照顧好阿隼的,它也不會再傷我的,你放心,嗯,平日里你是怎麼使喚它的,你教教我吧,或許對我和它以後的相處有用。」

「好。」謝容華答道,將自己常用的指令和阿隼日常的習性一一告訴顏汐凝,待有士兵過來通報有急事時,他方才離開,走時不忘將射傷阿隼的羽箭帶走。

顏汐凝看他匆匆離去的身影,撫著懷中的阿隼,自言自語道:「下次能和他這樣說話也不知道得什麼時候了。」

阿隼「咕咕」兩聲從顏汐凝懷中掙脫,跳到遠處轉過頭,目光中帶著幾分銳氣瞪著顏汐凝,凶相畢露,謝容華走了它也就不用繼續裝乖了。

顏汐凝看它這翻臉如同翻書的樣子,也算是見識到這海東青的靈性了,她也不怕它,上前兩步蹲下身與它對視,帶著詭異笑容道:「阿隼,你要是不乖乖聽我話,我就去你家主人面前說你弄傷我了,以後他可就不要你了,說不定你還會被宰了。」

阿隼似乎有些懂了,氣勢弱了幾分,高傲地轉身躲到一個角落窩著休息了,顏汐凝輕哼一聲,以後日子還長,這阿隼她就不信還搞不定它了。

***********************

「將軍,如今我軍已收編新兵數十萬,何不乘這勢如破竹之勢一舉奪下河東城,將軍為何下令圍而不攻,若時日拖長了,軍心生變可就難辦了。」這河東城也圍了好些天了,這左武衛大將軍卻一點進攻的苗頭都沒有,在他看來謝容華不過一二十齣頭的毛頭小子,謝雲看著河東城大勢已去才讓他一邊招兵買馬一邊攻打河東城的,沒想到都兵臨城下了謝容華卻做了縮頭烏龜,許應慶想著這說起話來語氣也不由帶了些怨氣。

謝容華笑笑,沒直接回答他的質問,取出一隻斷裂的羽箭拿到眾人面前,道:「前些日子,阿隼便是中了這箭才受傷的。」

許應慶看了那箭一眼,不高興道:「如今咱們在說正事,將軍有閑心關心你那鷹還不如好好考慮考慮如何儘早攻下這河東城。」

「許大人這便有所不知了,這箭來頭可不一般,我派人確認過了,它的箭尾刻了一個封字,乃是封桀專用之羽箭。」一旁的唐許補充道,在霍邑之戰他可是見識過謝容華的能力,知道他說這話定有深意,也不敢小瞧這個年輕的主帥。

「是封桀的箭又如何,難不成將軍想說封桀連您那神勇的海東青都給射傷了,實力超凡,將軍害怕了,想打道回府?」許應慶不屑道。

站在謝容華旁邊的秦洛見他如此口不擇言,欲開口斥責他以下犯上,被崔劍雲攔住,他搖搖頭,示意他不要衝動。

坐於主位的謝容華輕笑,把弄著手中的殘箭,輕緩開口道:「許大人,我聽說大人曾在封桀手下當過差,那大人對封桀想必比容華了解。」

「是又如何,那封桀脾氣倔又自視甚高,實力是有那麼幾分,可如今被我們的大軍困住,若我們強攻,未嘗不能攻下河東城。」許應慶沒好氣道。

「那大人覺得他為何要射傷阿隼?」謝容華沒接他攻城的話,轉而問道。

「不就是為了嚇唬將軍嗎,瞧將軍你現在的樣子,他這一舉動好像效果還不錯。」許應慶帶著嘲笑的語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