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七十章 情愫暗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章 情愫暗生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原來大人是這樣想的。pbtxt」謝容華輕笑,目光一變,嚴肅道:「我卻認為他這一舉動,不過是想激怒我,而讓我下令早日攻城。」

許應慶被他突然的轉變震住,語氣不由低了幾分,道:「那將軍為何不下令攻城。」

「大人以為,我們來此的目的是什麼?」謝容華目光銳利地盯著他,開口問道。

「攻,攻下河東城,進軍長安。」許應慶答道。

「錯,我們只需要進軍長安,至於能不能攻下河東城,此時並不重要。」謝容華搖頭道。

「不攻下河東城,如何進軍長安?」許應慶不解道。

謝容華展開軍事地圖,指著河東城與長安的位置,道:「從河東城進入長安確實距離最近,但入長安的路並非只有河東城,封桀手握重兵,如今我們雖有七成把握將它攻下,可是代價如何呢?我們的力量會有多大的損失,大人可估量過?莫要忘了,長安還有十萬羽林軍守著呢,我們攻下河東城之後,還要多久能攻下長安?而這期間,又會有多少其他的勢力來爭奪這塊肥肉,這些大人可曾想過?」

許應慶被他周全的思慮震住,吶吶道:「那難不成我們就這麼圍而不攻,然後讓主帥繞道進軍長安?可這樣一來封桀若是和羽林軍成合圍之勢我們不是要完蛋。」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我們的大軍在這裡,他沒有把握我們會不會冒險繞過河東城直接進軍長安,若他回防卻發現中了調虎離山之計,這河東城便會輕易易主,長安便近在咫尺了。pbtxt」謝容華笑道。

許應慶被他說得越發迷糊,不們是準備繞道直取長安還是說繞道只是一個調虎離山之計而已:「將軍的意思我不太明白,那我們到底是繞道還是不繞啊?」

「大人記得我們只需要耐住性子等待就好,等待最佳的絕殺時機。」謝容華緩緩道,眼中精光閃現。

大帳外,謝容華與一中年儒士並肩而立,謝容華望著遠方連綿的營帳,開口嘆道:「先生方才何故一言不發,容華知道以先生之能,心中定有自己的見解。」

男子儒雅一笑,道:「張玄策不過將軍手下一名寂寂無名的參事,那許大人本就對將軍有所不滿,我若再僭越開口,只會讓將軍處境更加艱難,畢竟現在我們最缺的是將士一心。」

「先生乃關中第一謀士,何苦如此自謙,若是讓父親知道有你加入了我們,定能讓他非常高興。」謝容華道。

「世人只知謀士玄智,卻不知張玄策其人,我會留下,是因為我與將軍那一夜長談,將軍令我信服,我願意追隨將軍,與謝家無關,將軍也答應過我,不會透露給旁人我玄智的身份。」張玄策答道。

「容華自當信守對先生的承諾,先生儘管放心,容華如今想問問先生,經過這些日子的議事,先生覺得他們如何?」謝容華輕聲問道。

張玄策不答反問:「將軍自己覺得呢。」

「崔劍雲是從晉陽和我一道來這裡的,除了他以外,新加入的這些人,容華自覺他們大多乃平庸之輩,並無可造之材。」謝容華嘆道。

「所以,將軍是想將封桀的事情交給崔劍雲去辦?」張玄策問道。

「我們長期留在此處也不是辦法,父親那邊還需要我。」謝容華嘆了口氣,抬頭卻被空中一團熟悉的黑影吸引。

張玄策順著他的目光看去,笑道:「那是將軍的海東青吧。」

「是啊,沒想到這麼快它又能飛起來了。」謝容華說著,曲起手指吹響指令,阿隼聽見了,歡快地朝他飛來。

顏汐凝放飛阿隼只是看它傷勢好了大半,而且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也算聽她話了,沒想到阿隼卻越飛越遠了,她吹了好幾遍謝容華教她的指令卻完全不管用,只得順著阿隼的方向追去,便追邊氣道:「阿隼啊阿隼,我是看你可憐才放你出來的,你竟然跟我裝乖欺騙我,我們相處這麼久了,我好歹也算是你半個主人了吧,你這樣折騰我,看我逮到你了怎麼教訓你。」

「你要怎麼教訓它?」謝容華看著罵罵咧咧地奔過來的顏汐凝笑道。

「不給它五花肉吃,讓它吃它最討厭的肥肉,這幾天也不放出來……」顏汐凝喘著氣邊答邊抬頭,看著眼前的謝容華和他肩膀上神清氣爽的阿隼,一句話就卡在了那裡。

她直起身,帶著絲怨氣道:「原來是見著真主人了,怪不得拋棄我這半個主人拋棄地這麼乾脆。」

謝容華看著她滿是怨氣的臉,卻不由得笑了:「看來阿隼惹顏姑娘生氣了,我有比讓它吃肥肉更有效的教訓它的方法,姑娘要不要聽?」

「什麼方法?」顏汐凝好奇道。

「將它關在一個密不透光的牢籠內,三日三夜不要喂它食物和水,讓它陷入黑暗飢餓之中,這才是它最害怕的事情。」謝容華摸摸阿隼那還帶著傷痕的翅膀,事不關己道。

顏汐凝想了想,渾身一個激靈,道:「這樣對它,會不會殘忍了些,公子以前都這樣教訓它的,看它對公子那麼依賴,阿隼莫不是受虐狂?」

謝容華看她深信不疑的樣子,不由哈哈大笑起來,一掃之前心中那份鬱結之氣,道:「你不會真的信了吧,我騙你的。」

顏汐凝瞪大眼睛,帶著絲羞怒道:「你,你現在可是一軍統帥,怎麼能這樣戲弄我呢。」她對謝容華說的話一向是深信不疑的,卻沒想到他也有和自己這樣開玩笑的一天。

張玄策若有所思地看著他們二人,見他們旁若無人地談笑,似乎將他遺忘了,不由出聲對謝容華提醒道:「將軍,屬下先行告退了。」

謝容華這時才意識到張玄策還沒走,他止住笑容,對張玄策道:「先生請等一等。」他為二人介紹道:「先生,這是顏汐凝顏姑娘,阿隼的傷現在是她在治療,顏姑娘,這位是我的謀士張玄策張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