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七十一章 情愫暗生(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一章 情愫暗生(二)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張玄策沒想到他會將顏汐凝介紹給他,不過他只怔愣了片刻,便神色如常,點頭微笑道:「原來是顏姑娘,傳說軍中只有兩位女子,一位驍勇善戰,一位妙手仁心,今日見姑娘真容,果然一表人才。pbtXt」

顏汐凝早在他和謝容華說話時便在打量他了,張玄策四十歲左右的樣子,穿著藍色的布袍,嘴上續著短須,臉上一片慈祥之色,眼神深邃,看著一副儒雅的樣子,與普通儒士並無差別,雖然謝容華只說是他的謀士,但從他對他尊敬的語氣來看,這個謀士必然不一般,如今他突然這樣誇讚自己,顏汐凝不由撓頭慚愧道:「先生過獎了,謝小姐是巾幗英雄,我不過一個平凡女子,哪能和她相提並論,如今留在這軍中,只願別拖你們後腿才好。」

張玄策看了謝容華一眼,話中有話道:「顏姑娘不必妄自菲薄,將軍看中的人,自然不會是泛泛之輩。」他說完對謝容華行了一禮,接著道:「將軍若無其他事,我便先退下了。」

謝容華點點頭,待他走遠了,才對顏汐凝道:「這幾天,你……」他頓了頓,側眼看向肩頭的阿隼道:「阿隼還好吧?它有沒有不聽話?」

「它挺好的,現在已經勉強可以飛了,再養幾天就傷就可以痊癒了。」顏汐凝笑道。

「那你呢?」謝容華凝著她問道。

「我?」顏汐凝反應過來他是問阿隼有沒有不聽話,笑道:「你放心,阿隼他欺負不了我了,現在我已經能使喚動它了,它也不敢欺負我了。」

謝容華見她會錯了意,卻也不好開口再問,他輕嘆一聲,將手臂伸到肩頭,阿隼自然地躍上他的手臂,他把阿隼遞到顏汐凝面前,道:「給你1

顏汐凝將阿隼抱入懷中,對謝容華點頭道:「謝公子,我先回去了,等你忙完了,有機會就來看看阿隼吧。」

「我送你回去。pbtxt」謝容華開口道,見顏汐凝正要回絕,他補充道:「我要去查探軍中布防,順便送送你。」

「哦1顏汐凝聽了他的話鬆了一口氣,卻又有淡淡地失落感,她看著謝容華走在前面的身影,壓下思緒,快步跟了上去。

顏汐凝跟著謝容華,看他一路上和遇見的士兵將士交談行軍布防的事,她一時有些無聊,低頭左右張望間,注意力突然被地上的影子吸引住,此時已是下午時分,謝容華的影子被拉得老長,她鬼使神差地輕輕走到他的身後,踩住他的影子,將自己完全置於他的影子之中。

忘記了在什麼地方看到過的話,如果踩住一個人的影子,就會和這個人在一起一輩子,她如今踩中了他的影子,那是不是……

「你在想什麼?」謝容華吩咐完事情,回頭便看到躲在自己身後的顏汐凝,她被他的身影籠罩著,低著頭看不清表情,他叫她的名字也毫無反應,不得不走到她跟前來。

近在咫尺的聲音將顏汐凝驚醒,她抬頭看到面前放大的俊顏,如同心事被人看透,臉一瞬間變得通紅,她快步退後一步,繞過他快步往前走,聲音急切道:「沒想什麼,我們快走吧1

謝容華看著她的背影,低頭輕笑,大步跟了上去。

顏汐凝因為剛剛的事情,也不敢回頭看謝容華,飛快地走著,待離自己營帳不遠時,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急忙上前道:「岑行,你是在等我嗎?」

岑行聽到她的聲音,轉身正要和她說話,看到她懷中的阿隼時卻臉色突然大變,後退了一大步,高聲道:「你怎麼會和這個傢伙在一起?」

顏汐凝看看阿隼又看看他,開口道:「阿隼受了傷,我在給它治傷啊1她走近一步岑行便後退一步,她回過味來,好笑道:「岑行,難不成你怕阿隼?」

岑行氣得臉色通紅道:「誰說我怕它的。」話是這樣說,人卻在往後退,顏汐凝看他嘴硬的樣子,不由就起了逗弄他的心思,她笑道:「既然不怕,那你躲什麼?」一邊說著一邊還伸手去拉他。

「你放開我1岑行看著越來越近的阿隼,聲音中都帶了驚懼。

「你們在做什麼?」謝容華的聲音帶了一絲冷意,打斷了二人的動作,顏汐凝手一松,岑行快步躲到了謝容華身後,見她懷中的阿隼一直冷冷地盯著自己,不由瞪了它一眼,他從懷中掏出袖箭,沒好氣地道:「我好心好意來給她送這個,她竟然捉弄我1

謝容華接過袖箭,看向顏汐凝道:「你讓他做的?你們什麼時候認識的?」

顏汐凝放下阿隼,拿過袖箭,有些不好意思道:「我們幾天前才認識的,岑行,你給我送袖箭,怎麼不早說呢?」

聽了她的話,岑行沒好氣道:「你給過我機會早說了嗎?」

「誰讓你自己不承認怕阿隼的。」顏汐凝嘀咕兩聲,便低頭把弄手中的袖箭,她越看越喜歡,新的袖箭不僅比她以前的小了許多輕了許多,而且一次可以存放十枚箭,想想她以前那個最多只能放三枚,她抬頭真情實感地讚歎道:「岑行,你可真厲害啊,這麼快就做好了,還做得這麼好。」

「也不看看我是誰。」岑行一臉驕傲地道。

謝容華見顏汐凝一臉崇拜地望著岑行,只覺得胸中有些氣悶,他上前取過顏汐凝手中的袖箭,對岑行道:「給我們示範一下,看看你這袖箭做得有多厲害。」

岑行一聽便傻了眼:「讓我示範?」

「這是你做的,不由你示範還能讓誰示範。」謝容華眉毛一挑,將袖箭不容拒絕地塞入岑行手中。

岑行看他毫無轉圜餘地的表情,心一橫,腳一跺,咬牙切齒道:「示範就示範。」說完便拿了袖箭往較場而去。

「走吧,我們跟過去看看。」謝容華笑道,那笑容讓顏汐凝覺得他似乎在幸災樂禍的樣子。

到了較場,還有許多士兵正在訓練,謝容華並不想打擾到他們,帶著岑行和顏汐凝去了一個僻靜的角落。

「開始吧。」謝容華事不關己地道。

岑行死死地盯著十丈之外的箭靶,半晌后才視死如歸地舉起手,將手中的袖箭射了出去。

「嗖」的一聲后,便沒了聲音,顏汐凝跑到靶子那邊,左看右看都沒有看到射出的袖箭,急忙回去,問岑行道:「你是往箭靶射的嗎?我在箭靶和周圍都找過了,沒找到袖箭啊?」

岑行看她一臉天真地問自己,臉色變得鐵青,他取下袖箭扔給顏汐凝,憤然離開。

顏汐凝看著他離開的方向,一頭霧水,謝容華走到她跟前,將袖箭綁到她的左手手腕上,臉上和眼中都是滿足的笑意。

「我剛剛是不是說錯話讓他生氣了?」顏汐凝看著他的笑容,不由問道。

「沒有,他氣的人是我。」謝容華綁好帶子,走到顏汐凝身後。

「他為什麼要氣你?」顏汐凝回頭問他。

他一隻手抬起顏汐凝的左臂,另一隻握住她的右手,從她的胸前繞過搭在了袖箭的機關上。「明知道他毫無射擊功底卻要讓他做示範,讓他在人前出醜。」

他的聲音在她身後響起,如今他們的姿勢在遠處看就好像是他在身後擁著她一樣,她想到這裡臉色緋紅,聲音也有些顫抖起來:「那,那你為什麼要讓他出醜。」

「因為,我不想看到你誇他的樣子。」謝容華輕輕一笑,低沉的聲音擦著顏汐凝的耳廓響起:「汐凝,看著前面,我教你怎麼使用袖箭。」

他的聲音好像帶著魔力,顏汐凝不由自主地望向前方,他帶著她的手扳動機關,「叮」地一聲,袖箭正中靶心,同時也將她的整顆心狠狠穿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