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七十四章 苗疆滕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四章 苗疆滕羯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山野小路上,一群衣衫襤褸的難民步履蹣跚地往晉陽城方向行走,個個面黃肌瘦,神情渙散,遠處突然傳來急切的馬蹄聲,他們神情慌張地往後張望,臉上布滿了恐懼,若是遇上強盜,他們就要命喪於此了。pbtxt

隨著馬蹄聲越來越近,來人的身影見見明晰,不是強盜,只是一個穿著布衣的年輕男子,看樣子應該是趕路的人,他們鬆了口氣,沒想到還會有人騎馬行這樣的小道,不是盜匪就好,如今各處戰火連連,每日有大量的人喪命,他們唯一的渴望,只是活下來。

騎驢燜儷過他們,往遠處而去,不過片刻,卻又倒了回來,男人停在這群人前方,目光從這群人身上一一掃過,突然開口道:「滕羯,別躲了,你偷了苗寨的禁書,偷學禁術是大罪,快隨我回苗寨領罪。」男人說的是苗語,難民們聽不懂,見他神情並不像惡人,一個老漢上前道:「小兄弟,我們都是中原人,你說的話咱們都聽不懂,你是要問路還是怎麼的?會說中原話嗎?」

男人並不理老漢,自顧自用苗語說道:「躲在人群里無濟於事,我不想嚇到無辜的中原人,你知道的,論馭蠱之術,你不是我的對手。」

老漢看他不說中原話,自己退回了隊伍,「我看這蠻子八成不會中原話,也不知他在說什麼,我們繞過他繼續趕路吧。」

眾人正要上路,人群中間突然發出一聲慘叫:「娘,我好痛,有蟲子專進我的手臂里去了。」

一個身影快速越出人群,笑道:「葉修澤,論馭蠱我現在是比不過你,我倒你現在是選擇抓我還是救人。pbtxt」說完快速往後逃去。

這次說的是中原話,人們都聽懂了,小女孩痛得在地上不住打滾,頭上大汗淋漓,一個婦人連滾帶爬上前拉住葉修澤的馬韁,不住道:「救救我女兒,救救我女兒。」

葉修澤皺眉看著逃遠的滕羯,嘆氣下馬,來到小女孩的身邊,封了她幾處穴道,小女孩終於不在痛得滿地打滾。

「各位請離她遠些,我要將她體內的蠱引出來。」葉修澤用中原話說道。

蠱,圍著的眾人來不及感嘆葉修澤原來會說中原話,就被他話里的內容嚇地趕緊躲開。

小女孩的母親臉色蒼白地道:「公子,我女兒不會有事吧?」

葉修澤道:「她中了陰蛇蠱,如今這蠱並未侵入心脈,立時引出便可無礙了。」

眾人在遠處好奇地觀望,只見葉修澤從腰間取出一個小瓷瓶,打開瓶塞,在小女孩身旁不遠處倒出藥粉,不過片刻,只見大量的黑色小蟲子從小女孩的口鼻爬出,爬到了到了藥粉的地方。

眾人見著眼前這恐怖的場景幾欲作嘔,小女孩的母親若不是有人扶著,早就嚇倒在地了,過了差不多一柱香功夫,終於不再有蟲子爬出,葉修澤點燃火褶子,將引出的蠱蟲化為灰燼。

葉修澤回頭,眾人害怕的後退一步,他也不上前,只是淡淡道:「蠱已經全部取出,她休息兩天就無事了。」說完腳尖輕點,一個閃身躍上馬背,朝滕羯逃跑的方向疾馳而去。

眾人見他遠去的背影,猶自驚魂未定,只願此生再也不會遇到這兩個人。

滕羯施展輕功一路逃跑,看著前方茫茫的平原,四處尋著藏身之地,卻已躲不開了,追趕他的馬蹄聲越來越近,不過片刻間,葉修澤已近在眼前。

「滕羯,你跑不掉的,我在你體內種下了尋蹤蠱,你還是隨我回去領罪吧。」葉修澤看著眼前神情慌亂的男人,淡淡地說道。

「我呸,隨你回去像我爹一樣被活活燒死嗎?葉修澤,若不是大長老一直讓人監視著我,禁止我練習蠱術,大祭司又怎麼會落到你頭上。」滕羯滿臉憤恨。

「十五年前你爹偷練族中禁術,犯下大錯,原本你也是不能活下來的,大長老憐你年幼無辜,才饒了你一命,這麼多年苗寨也從未虧待於你,大長老只是遵循族中規定,才不讓你練蠱術,沒想到你如今竟想走上你父親的老路,實在令族人寒心。」葉修澤長嘆道:「如今我必須抓你回去,才能防止你鑄成彌天大禍,回了苗寨,我會請長老饒你一命的。」

「哈哈哈,什麼彌天大禍,若天蠱得成,這天下間也沒人能奈何我,何愁我族不能興盛,可恨那些老古董避天蠱如蛇蠍,還將我爹活活燒死,既然你們不願做,那就讓我替我爹完成他的夙願好了,偏偏你們還要阻攔。」滕羯仰天大笑,狀若瘋魔,雙眼迸發出深刻的仇恨。

「天蠱若出,必定生靈塗炭,為了個人私慾卻要殘害萬千生靈,你若執迷不悟,我也保你不得。」葉修澤眼見勸說無用,輕輕抬起手,準備施蠱制服他。

「好一個生靈塗炭,如今這世道戰火連天,不也一樣是餓俘遍野,天蠱還能讓他們死得痛快些,免了這戰亂之苦,這有什麼不好。」滕羯以言語攻擊轉移葉修澤的注意,飛身展袖,數千蠱蟲從他袖中朝葉修澤襲去。

葉修澤迅速躍下馬背躲開,只聽得馬兒慘叫一聲,帶著滿身的蠱蟲飛奔而去。

滕羯腳尖剛剛落地,便覺腳下一痛,他低頭看去,不斷有紅褐色的蟲子沿著他褲腿往上爬,葉修澤低著頭,嘴上不斷默念著詭異的咒語,語調低沉嘶啞,那蟲子越聚越多,滕羯只覺得周身麻痹,掙扎不脫,他喘著粗氣道:「你竟然能使用萬蠱咒了。」

隨著時間的推移,蠱蟲幾乎蓋住了滕羯全身,他呼吸困難的跪倒在地,全身肌膚已被蠱蟲咬破,不斷有蠱蟲往他體內專去,在他快要支撐不住時,聽得一個女聲嬌叱道:「哥,你快停手,再念下去滕羯哥要沒命了。」

葉修澤停下動作,見拉著自己胳膊的苗族少女,皺眉道:「清渠,誰讓你出寨子的,還不給我回去。」

「我不回去,若不是我偷偷跟著你,你就把滕羯哥給殺了。」少女撅著嘴,對葉修澤怒目而視,飛快地跑到滕羯身邊,從身上挎著的包包里取出一個瓶子打開,一股濃郁的香味頓時瀰漫開來,原本沒有方向的蠱蟲聞著那香味,迅速從滕羯身上散開,露出他被蠱蟲咬得殘破不堪的臉來。

葉清渠看著滕羯的樣子回頭怒道:「葉修澤,你怎麼下這麼狠的手。」

葉修澤並理會她,走上前對地上的滕羯道:「你體內的蠱毒還需要時日才能清除,我帶你回寨子,一切交有大長老定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