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七十五章 苗疆滕羯(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五章 苗疆滕羯(二)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滕羯一把抓住葉清渠的手,苦苦哀求道:「清渠妹妹,我不能回去,大長老一定不會饒了我的,十四年前我爹什麼下場,他們又怎麼對凝香姨的?你讓你哥放過我吧。Pbtxt」

清渠眉頭緊鎖,回頭看葉修澤,請求道:「哥……」

「不準胡鬧。」葉修澤怒斥葉清渠,轉頭對滕羯道:「滕羯,你偷了族中禁書和蠱笛,欲煉天蠱,我怎能放過你?」

「我把禁書和蠱笛藏在一個地方了,若你們答應放我,我便帶你們去取,否則,我就算和你們回了寨子,你們還是找不到它們,蠱笛留在外面有多危險,大祭司不會不清楚。」滕羯喘著粗氣,慘然笑道。

「哥,沒了蠱笛,就算知道禁書的內容也煉不成天蠱的,你就放過滕羯哥吧,好不好?」葉清渠拉著葉修澤,不住撒嬌道。

葉修澤並沒直接答應滕羯,只道:「先帶我去取了蠱笛再談其他。」

晉陽城腳下,滕羯從一個石縫中取出一個用錦布包裹住的長方形木盒,葉修澤正要上前接過,不料滕羯使力將木盒拋向遠方,葉修澤一個飛身上前接過木盒,再回頭時已沒了滕羯的身影,他打開木盒,見裡面躺著一卷破舊的羊皮紙,傍邊放著一把奇怪的碧色笛子,那笛似玉非玉,似骨非骨,散發著詭異地光澤,若仔細查看,可見上面刻著密密麻麻繁複古怪的花紋。

葉修澤蓋上盒子,欲上前追滕羯,被葉清蕖一把攔住,少女哀求道:「哥,如今蠱笛和禁書我們都拿到了,就放過滕羯哥哥吧。」

「他犯下大錯且並無悔過之心,我不能將他留在外面。」葉修澤皺眉道。

「哥,縛魂蠱沒有蠱笛根本練不成,沒了縛魂,怎麼會有天蠱?我們若是帶他回去,大長老就是不罰他火刑,也會關他一輩子的,你想他和凝香姑姑一樣,變得人不人,鬼不鬼嗎?」清蕖死命抓著葉修澤,泫然欲泣。Pbtxt

葉修澤看自家親妹妹這樣子,是要跟自己拚命的架勢,低嘆道:「好吧,這次就放他一次,可若他以蠱害人,追到天涯海角,我也不會放過他。」

晉陽城,尋芳閣雅間內,花魁芝拂在悠揚的曲子中,身子曼妙地扭動著,身上披著粉色半透明的紗衣,胸前的景色呼之欲出,凝白的肌膚若隱若現,一張芙蓉面俏麗活潑,在性感與純真之間遊刃有餘地遊走,任是哪個男人看了都會熱血澎湃,把持不祝

一舞既罷,她回頭看著案前的男人,卻見他只是一杯一杯地喝著悶酒,壓根沒看她跳舞。芝拂看著謝瑋楓醜陋的面容,眼中的厭惡一閃而過,臉上如往常一樣堆起諂媚的笑容,小心翼翼地伸出芙蓉玉臂握住謝瑋楓舉杯的手,嬌滴滴地道:「公子,奴家的舞跳的那麼賣力,你連看都不看一眼,也太傷奴家心了。」

謝瑋楓一把將芝拂拉入懷中,點著她的鼻尖調笑道:「公子我今天心裡不痛快,冷落了我的小美人,這就罰酒一杯可好。」說完也不待芝拂回答,將酒飲盡嘴中,俯下身吻住芝拂,以唇將酒哺入她口中,兩人吻得難分難捨,曖昧的氣氛在他們身邊縈繞,樂人識趣地退下,關門離開。

「公子真討厭,說要罰酒,這酒都讓我喝了去了。」芝拂臉色通紅,媚眼如絲地撒嬌道。

「哈哈哈,我說罰酒,可沒說自己喝的。」謝瑋楓大笑道,心情顯然比之前好了些。

芝拂雙手圈住謝瑋楓的脖頸,吐氣如蘭:「既然公子來了這尋芳閣,就別想那些不開心的事情了,今夜就讓芝拂好好伺候公子可好?」

謝瑋楓捏著她滑嫩的肌膚,嘆道:「我又何嘗不想與美人共度春宵,可惜今夜我一氣之下出了府,今夜還得給我爹回信,不能陪美人了。」

芝拂眼中帶著濃濃地落寞,依依不捨道:「那你辦完事可就要來找我。」

「當然,你可是我的小美人。」謝瑋楓調笑著,低頭在她耳邊輕聲說了什麼。

「你討厭……」芝拂滿面羞紅地推開他,謝瑋楓哈哈大笑著,開門離去。

屋裡的芝拂在謝瑋楓將門關上那一刻,臉色迅速地冷了下來,與之前嬌媚的樣子判若兩人,屋門很快又開了,一個丫頭進屋收拾,芝拂淡淡問道:「謝瑋楓走了?」

「嗯。」丫頭恭敬地答道。

「幫我準備水沐浴,一身酒味難聞死了。」芝拂邊整理衣服邊抱怨道:「謝瑋楓人長得丑就算了,性子也不好,陰晴不定的,你是不知道,我每次和他在一起都覺得度日如年,若不是為了尋芳閣在晉陽的立足之地,老娘才不想伺候他。」

小丫頭看著芝拂背後突然出現的人,面色蒼白,顫顫巍巍地小聲道:「姑娘,別說了。」

「為什麼不能說?也不知道怎麼謝大人就把晉陽給他管了呢,如果留下來的是二公子該有多好,我曾經遠遠見過他一面,可惜他一直在守孝,都不曾來過尋芳閣。」芝拂沒注意到小丫頭的異樣,自顧自地說著。

「是嗎?」身後低沉的男聲響起,芝拂身子一僵,回過頭看著一臉陰沉的謝瑋楓,臉色慘白,她哆哆嗦嗦道:「公,公子,你怎麼回來了?」

「原本回來拿我落下的玉佩,卻意外地聽到了小美人的肺腑之言。」謝瑋楓繞過她,撿起案機下的玉佩,低沉地說。

芝拂撲通一聲跪下,急急忙忙辯解道:「我不是……剛剛我說得那都是……」

還不等她話說完,雪亮的劍已出鞘,一劍割斷了她的喉嚨,鮮血從芝拂脖頸噴涌而出,她一雙美麗的眼睛不可置信地瞪著,撲通一聲倒在地上。

一旁的丫頭驚聲尖叫起來,慌慌張張地奪門而出,原本在履陳正甫聽到動靜奔上樓來,看到眼前的場景吃驚道:「大人,這……」

「我最討厭別人拿我和謝容華做比較了。」謝瑋楓陰狠地道:「正甫,將尋芳閣給我封了。」

「這……」陳正甫猶豫著。

「怎麼?我沒被封為郡王,不能命令你了?」謝瑋楓陰鬱地道。

「不是,小的這就去辦,大人放心。」陳正甫低頭領命,匆匆離去。

謝瑋楓怒氣匆匆地出了尋芳閣,路過一個小巷子時看幾個小孩子圍了一圈,往圈裡扔著石塊,口中念念叨叨道:「打死你,醜八怪,打死你,醜八怪,讓你嚇小花。」

謝瑋楓想到自己,怒道:「你們說誰醜八怪呢?」

幾個小孩子聞聲轉頭,見著謝瑋楓大叫道:「又來了一個醜八怪,打死他。」說著將手裡剩下的石子向他扔來。

謝瑋楓憤怒難當的拔劍將扔過來的石子擋開,劍身依稀可見之前殺芝拂時留下的紅褐色血跡。

「醜八怪要殺人了,快跑埃」小孩子們看著謝瑋楓嚇人的樣子,驚叫著四散開來。

謝瑋楓往地上呸了一聲,走上前,見巷子角落窩著一個身穿粗布麻衣的男人,月光照在他的臉上,一張臉坑坑窪窪,比謝瑋楓自己的臉還恐怖幾分,他伸手試探男人鼻息,雖然微弱,卻依然存在著,他正要抽回手,突然被男人抓住,微弱地聲音傳來:「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