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七十六章 情竇初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六章 情竇初開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攻下長安后,顏汐凝便暫居在謝慕言的郡主府中,她被謝慕言以貴客之禮相待,專門為她配了一個服侍她的丫鬟幻琴,不過顏夕凝並不習慣別人伺候,穿衣吃飯也一向簡單,幻琴樂得清閑,很快便對顏夕凝沒有最初的忐忑,兩人相處不像主僕,更像朋友一般。pbtxt

「顏姑娘,顏姑娘。」顏汐凝正在屋裡配藥,被幻琴急切地聲音打斷,她停下動作出了房門,看著飛奔而來的幻琴,不由好笑道:「什麼事跑得這麼急?」

「那個岑公子往這邊來了,估計是來找你的1幻琴焦急道。

顏汐凝聽了面色一變,慌張道:「你幫我打發他,我得找個地方躲躲。」

顏汐凝一面快步離開一面悔不當初,前些日子她聽說謝容華給岑行專門準備了一個場所讓他研究改進武器,一時興起便去湊熱鬧看了看,然後在那裡嘴賤得瑟了下自己曾經學過的理科知識,一不小心便引上了煞神,被岑行因為知己,死活要收她做徒弟承接他的衣缽,她好不容易不用學理科了,怎麼可能再去跳火坑,當時就拒絕了他,可是她沒想到岑行這麼執著,三天兩頭來郡主府纏著她要收她為徒,她從沒見過這麼執著的人,也是真的怕了見他。

「緯楓從晉陽傳來的消息,之前給耶律璟準備的禮物很得他歡心,被他牽制著,應該不會有異動,讓我們放心1溫大有將自己得到的消息告訴謝容華,卻不見他回應,抬頭看去,只見他憑欄望著西苑的方向,眼神迷茫,早已神遊天外的樣子!

「容華1他叫了一聲,謝容華依舊不為所動,他不得不高聲叫道:「容華1

謝容華驟然回過神來,看向他輕笑道:「姐夫方才說的什麼?」

溫大有還未開口,他身旁的謝慕言已噗嗤地笑了出來,她嬌笑道:「大有,你也別怪他,我這弟弟好不容易走次神。pbTxt」她走到謝容華身旁,望著他剛才看的方向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好弟弟,要不要姐姐我幫你一把。」

謝容華聽了她的話神色一窒,臉色有些難看道:「姐姐在胡說什麼,我如今還在為母親守孝,怎麼可能去想那些兒女情長的事。」

「是嗎?那你方才在看什麼又在想什麼?前些日子是誰想把人家還未出閣的姑娘接到自己王府住的?那時你怎麼沒想到自己還在守孝呢?」謝慕言嘖嘖嘆息道,她拍了拍謝容華的肩膀,搖頭感嘆道:「容華,我從來沒有見你對哪個女子這麼上心過,你現在不願承認也沒關係,等人家姑娘被人拐跑了,你想和人家兒女情長也沒人理你了,慧眼識珠的人又不是只有你一個1

謝容華聽了她的話瞳孔一縮,盯著她問道:「誰想拐跑她?」

「不是說自己沒那心思嘛,那你還管??」她原本還想打趣謝容華幾句,卻看到遠處拉扯著的兩個人影,轉而看好戲道:「你回頭看看,想拐跑她的人就在那兒呢1

謝容華回頭一望,迅速起身往湖邊的二人走去。

「走,我們去看好戲1謝慕言拉了溫大有起身,溫大有看她一臉興趣盎然的樣子,無奈又寵溺地嘆了口氣。

顏汐凝沒想到她躲著岑行還是被她給找到了,他抓著她的手腕防止她再次逃跑,顏汐凝無奈地懇求道:「大哥,你放過我好不好,我真不想做你徒弟。」

「這天底下大夫那麼多,不差你一個,可有和我一樣天賦的人少之又少,你不跟著我學習成為大師,你不覺得可惜嗎?」

「不覺得,而且我這不是天賦。」顏汐凝急忙打斷他的洗腦道。

岑行正欲追問她,突然手腕傳來強烈地疼痛感,他不得不放開顏汐凝的手腕,高聲尖叫起來:「痛,謝容華你鬆手。」

謝容華氣勢凌人地盯著他,驟然鬆手,岑行捂著受傷的手腕,冷汗涔涔。

顏汐凝沒想到謝容華回突然出現,還下這麼重的手,看岑行難受的樣子,她欲上前卻被謝容華攔住,他盯著岑行,聲音中溢滿了怒氣:「你方才想對她做什麼?」

「我??」岑行一說話便疼得吸氣,顏汐凝看他這樣,急忙解釋道:「殿下,你誤會了,他沒有傷害我。」她急急地上前為岑行看傷,皺眉道:「不行,得上藥才行,我去拿葯,你在這兒等我。」

謝容華看顏汐凝對他這麼關心,臉色更難看了,謝慕言和溫大有到時,便看到這劍拔弩張地狀況,不由道:「這是怎麼了?」

岑行已經緩過來了些,臉色也不太好看,沒好氣道:「我怎麼知道這是怎麼回事?我不過想讓顏汐凝做我徒弟,誰知道渭南王殿下過來便弄傷了我。」

徒弟?三人皆是一愣,謝容華原本難看的臉色好了些,謝慕言走上前,搖頭笑道:「岑行,我聽下人說你見天往我府里跑,次次都是找顏姑娘,我還以為??」她說著突然停了下來,岑行疑惑道:「以為什麼?」

謝慕言看了謝容華一眼,笑道:「沒什麼1

顏汐凝抱著藥箱趕來,見謝慕言和溫大有也在,匆忙給他們行了禮,便為岑行上藥包紮,她溫聲囑咐道:「這幾天你不要亂動,過幾天就好了。」

她起身上前走到謝容華旁邊,有些顛怒道:「殿下,你下次可不能這麼不分青紅皂白地傷人了。」

謝容華卻並沒有答她這個話題,轉而問道:「你想做他的徒弟嗎?」

顏汐凝一愣,尷尬道:「你都知道了?」

謝容華點點頭:「剛剛岑行已經和我說了,那你願意嗎?」

顏汐凝頭搖得像撥浪鼓一般,道:「殿下,你要幫我,別讓他再來煩我了。」

謝容華微微一笑,看向岑行:「岑行,你也聽到了,汐凝並不想做你的徒弟,你以後不準再來騷擾她了,你若不聽話,我便將你趕回晉陽去。」

「對,你要是不聽話,就趕你回晉陽。」顏汐凝在一旁狐假虎威道。

岑行聽了這話對他們怒目而視,卻敢怒不敢言。

謝慕言笑著上前,蹲下身在岑行耳邊低語了什麼,岑行眼睛一亮,看了看顏汐凝,沉思片刻道:「我懂了,多謝郡主提點。」說完起身高高興興地告辭離開。

「你和他說什麼了?」謝容華一臉疑惑地問道,謝慕言高深莫測地笑著,在他耳邊低語幾句,謝容華面色陰沉,瞪著她怒道:「謝慕言,你??」他冷哼了一聲,拂袖而去。

顏汐凝一臉莫名地望著謝慕言,疑惑道:「郡主,你和他們說什麼了,怎麼一個那麼高興,一個那麼憤怒?」

謝慕言走上前,仔細地打量顏汐凝,伸手將她的發別到耳後,笑道:「汐凝以後就知道了,我很喜歡你,以後能做一家人就好了。」

顏汐凝明白過來她話中的意思,一瞬間紅了臉,羞澀道:「郡主你就別打趣我了。」

溫大有上前拉過謝慕言,帶著歉意笑道:「慕言頑皮,顏姑娘不要放在心上才好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