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八十章 大魏建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章 大魏建國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蕭盛被逼宮殺害的消息在短短半月的時間傳遍了大晉的各個角落,人們由最初的震驚漸漸變得恐慌起來,這王朝本就變得四分五裂,但好歹名義上的帝王還活著,各個地方勢力也只敢稱王不敢稱帝,可如今皇帝沒了,那這天下是不是要分成幾個國家,幾個皇帝,年年戰亂,大晉不過才一統天下不到百年,人們對百年前四分五裂的亂世還未淡忘,卻極有可能未來都要過這樣的日子了,人心難免騷動難安,而那些原本皇帝在時還審時度勢不敢輕舉妄動的勢力也開始蠢蠢欲動起來。Pbtxt

各地方勢力稱帝的消息陸陸續續傳到長安城內,天下間迅速分裂為了十數個國家,勢力較大的有:崤山以東盤踞河洛一帶的陳齊,晉陽北面的詹梁,黃河以北獨孤家的榮國,蜀中的徐宋以及西秦的張秦,依舊尊晉的只有洛陽城,江南和關中一帶,洛陽被王家和蘇宏茂把持,江南在禁軍北上后,被柳家所控,關中則被謝雲牢牢控制住,形勢變得更為複雜起來。

四月初七的早朝上,皇帝蕭鳴提議將皇位禪讓於謝雲,謝雲固辭,三日之後蕭鳴再次提起,謝雲不接受,又過了五日,蕭鳴又提出了禪讓,大臣們在謝雲表態前率先跪下,上表謝雲天命所歸,請求他不要再推遲,謝雲無奈,「勉強」接受了皇位。

四月十五謝雲正式舉行了登基大典,改國號為魏,年號為奉天,冊封長子謝蘊之為太子,次子謝容華為尚書令、右翊衛大將軍,進封秦王,三子謝瑋楓為司徒,左武衛大將軍,進封晉王,四子謝靈禎為燕王,並特設靖平軍,由嫡長女謝慕言統帥,進封靖平長公主,拜裴智為丞相。pbtxT

夜晚,長安城內最大的酒樓廣和樓內,謝容華一臉笑意地舉杯望向崔劍雲,道:「之前就說過到長安要與你好好喝一杯,沒想到倒先讓你做東請我了。」

崔劍雲急忙站起身,與他碰杯道:「殿下哪裡的話,若非殿下提點,劍雲走不到今天,今日殿下晉封親王,屬下自當祝賀一番。」他說完舉杯一飲而荊

謝容華飲了酒,示意他坐下道:「這裡就我們兩個人,你不必這麼拘謹,我說過,你是一個有能力的人,在魏言表手下做一個小小的副將實在可惜,你自己也懂得把握機會,勸降封桀的事你辦得很好,如今你的一切都是你應當得的,不必感謝我。」

崔劍雲父親只是一個小小的縣令,他沒有什麼背景,好不容易才在軍中混了個副將,因為辦好了幾件魏言表的差事,得到了他的信任,但魏言表為人傲慢自大,對手下總是頤指氣使,毫無尊重可言,他內心對他不滿,表面卻只能順從他,他的人生能有如此大的改變,是在晉陽結識謝容華之後,他給了他機會,給了他信任,從那時起,他就下了決心,要對這個人忠誠一輩子,如今他身居要職,又在長安結識了心愛的女人,想到那個女子,他一時有些恍惚起來。

謝容華看他走神的樣子,笑道:「在想什麼?」

崔劍雲驟然回神,道:「屬下在想……」他好似下定決心一般,驟然起身跪下道:「屬下有一事想求殿下幫忙,還請殿下成全。」

謝容華瞭然地笑笑,搖頭道:「我就知道,你請我喝酒不止慶賀我晉封那麼簡單。」他抬手示意他起身,道:「什麼事,你說吧1

崔劍雲起身,猶豫片刻后才道:「並不是公事,是我私人的事情,我喜歡上了一個女子。」他看著謝容華道:「希望殿下能成全我們。」

謝容華興緻頗高地問道:「是哪家的小姐?你配不上她,要我幫忙給她提親?」

崔劍雲搖搖頭,他低聲道:「她不是什麼大家小姐,她是,她是……」他握緊雙拳,高聲道:「她是天香樓的歌姬,名喚綺雲,我想為她贖身,想請殿下為她批一道赦令,讓她脫離賤籍。」

謝容華一怔,皺眉道:「青樓女子?」他看向崔劍雲,認真道:「你想好了?要知道,青樓女子,皆是賤籍,就算你為她贖了身,我給她下了敕令,她的身份,依然不能做你的正妻,而且她跟著你,會變成你的污點,往後會成為你的政敵攻擊的對象,會影響你的前程,這樣你還是要她?」

「這些我都知道,綺雲她不在乎能不能做正妻,她只想和我在一起,我不願她繼續在青樓過那種賣笑為生的日子,她,她不該過那種日子的。」他看著謝容華,低聲道:「我們是真心相愛的,我知道,以我現在的能力,沒有辦法為她脫籍,所以我只能來求殿下,若殿下能成全我們,他日我做牛做馬也會報答殿下的。」

謝容華嘆了口氣,道:「既然你想好了,我可以幫她脫離賤籍。」崔劍雲聽了他的話,欣喜若狂道:「殿下答應我了。」

謝容華點點頭,道:「不過你也要答應我,不能因為一個女人,而壞了大事,失了原則,你可以寵她愛她,卻絕不能受制於她。」

崔劍雲點頭保證道:「殿下放心,我不會沉溺於兒女私情的,多謝殿下成全。」

謝容華看他興奮的樣子,就是在大殿上陞官時也沒有這麼高興,不由好奇問道:「劍雲,喜歡一個女人是什麼樣的感覺?」

崔劍雲被他問得一愣,傻道:「殿下沒有喜歡的女子嗎?」

謝容華倒是被他問得有些不好意思,他有些不自然道:「我不能確定那是不是喜歡,所以才想問問你。」

崔劍雲看他的樣子不由笑了起來,道:「殿下既然不確定,那想必是喜歡了?」他看謝容華一臉疑惑的樣子,心中暗笑道沒想到英明神武的秦王竟然會對感情的事情那麼遲鈍,他低笑道:「在遇見綺雲之前,我也沒想過我會這麼在意一個女子,看她開心,我會跟著開心,看她難過,我會擔心,不想讓她受一點委屈和傷害,她一笑,我便覺得這世上再沒有什麼比她的笑容更美,見不到她時,時時想見她,看到她和別的男子在一起時,便會莫名地心中煩躁,憤怒,只想把她藏起來,給我一個人看。若殿下對那女子如我對綺雲這般,那便是喜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