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八十一章 紅玉芍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一章 紅玉芍藥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謝容華聽了他的話,回憶前塵種種,顏汐凝的笑顏清晰地出現在腦海中,他的心中那些不確定都變得明朗起來,從來沒有一刻這麼肯定,他一直都渴望著那個女人。pbtxt

崔劍雲看他的樣子,笑道:「看來殿下已經想明白了1

謝容華啞然一笑,嘆道:「你說得對,之前我一直不願承認,總覺得母親喪期未過,我不可能喜歡上任何一個女人,如今看來,無論我願不願意承認,事實都是我喜歡她,連我自己都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開始,把她放在心上的。」

崔劍雲聽了他的話,有些好奇道:「那個幸運的女子是誰,殿下能不能和屬下說說。」

謝容華瞪了他一眼,威脅道:「不想和你的綺雲姑娘在一起了。」

崔劍雲趕緊閉嘴,暗道看得這麼緊,那喜歡可不是一般的喜歡了。

謝容華回到秦王府的時候,夜已經深了,王府中卻燈火通明,他一進府,秦洛便上前道:「殿下,你可回來了,小的恭候多時了。」

「出什麼事了?」謝容華不明所以道。

「是好事,殿下進王府大殿就知道了。」秦洛笑道。

謝容華剛踏進王府大殿,便見殿中堆了幾個箱子,隱約可見裡面堆積的金銀珠寶,十個絕色佳人站在箱子兩旁,見到他躬身行禮道:「妾身恭迎殿下回府。」

「這是……」他轉頭望向秦洛,秦洛答道:「這是陛下給殿下的賞賜,殿下出宮不久,宮裡就賞賜下來了。」

謝容華打開箱子,隨意撿起裡面的珠寶看了看,笑道:「父皇賞賜這些便算了,她們是怎麼回事?」

秦洛上前道:「陛下的人來傳話說了,殿下如今已經是親王,若府上還沒有女人照顧,太過冷清,陛下知道殿下對皇後娘娘的一片孝心,讓殿下不要過於墨守成規,有她們照顧著,陛下才能對殿下放心,至於王妃,待殿下孝期滿后,陛下便會著手為殿下挑選了。pbtxt」

謝容華低嘆一聲,看向那十個嬌羞望著他的少女,無奈道:「父皇還有沒有說別的?」

「還有這個。」秦洛說著端上一個漆盤,謝容華掀開上面罩著的紅綢,一個色澤通透的紅色玉墜出現在漆盤上,它的紅泛著淡淡地光華,一看便是極其罕見的和田紅玉,謝容華拾起來仔細端詳,喃喃道:「芍藥?」

「對,芍藥1秦洛笑道:「都說玉石掛紅,價值連城,更難得的是這玉天然就長成了芍藥花的樣子,可以說在天下間獨一無二,陛下將這麼貴重的紅玉芍藥賜給殿下,可見是有多盼著殿下早日成家了,殿下以後將它送給王妃,不知道王妃會有多高興呢。」

謝容華撫摸著那鮮艷的紅色,一時思緒萬千,大晉的習俗,在上巳節送女子芍藥以示定情,他剛剛尋到心愛的女子,這玉墜便出現在他面前,這是上天的暗示嗎?

殿上的女子聽著秦洛說的話,都伸著脖子偷看謝容華手中的紅玉芍藥,她們的眼中帶著希冀和嚮往,這芍藥玉墜永遠不可能是她們的,這一次,也許是她們唯一一次見到它的機會。

謝容華將那玉墜握在手心中,轉身看向她們,她們趕緊恭恭敬敬地站好,謝容華淡然道:「你們叫什麼名字?」

十個女子一一將自己的名字家世報了,謝容華瞭然地點點頭,他將殿中的寶箱一一打開,指著寶箱對那些女子慷慨道:「你們隨意在裡面挑一樣東西,權當本王送你們的見面禮。」

女子們臉上是受寵若驚地神情,她們矜持著上前,隨意選了一件珠寶,也不敢久留,很快便老老實實地退了回去。

謝容華見她們都還算聽話,對秦洛道:「將她們安置到摘星樓里。」

秦洛點頭,隨即問道:「殿下,您不留一個下來服侍您嗎?」

謝容華瞪了他一眼,他知道自己多嘴了,急忙轉身,對那些女子道:「各位姑娘隨我來吧。」

等人都走光了,謝容華坐到首座上,他攤開手心,望著躺在手心的玉墜,想象著顏汐凝帶上它的樣子,嘴角不自覺地溢出藏也藏不住的笑容。

「唉1顏汐凝以手托腮,望著眼前碧綠的湖泊,唉聲嘆氣,這些日子她聽到外面的傳言,知道之前大晉的皇帝被殺了,各個勢力都相繼稱帝,謝雲如今也稱帝了,謝容華也從郡王變成了親王,郡主府成了公主府,所有的人都很忙,她偶爾能見謝慕言一面,而謝容華,距離她上次見他,已經是兩個月前的事情了。

「姑娘嘆氣做什麼?」一旁的幻琴見狀上前問道。

她看向幻琴,有些沮喪道:「好像所有人都有事在忙,就我閑著,總覺得這樣在公主府白吃白住的有些不好意思。」

「姑娘不是給公主軍中的將士配了金瘡葯嘛,也算不得閑著。」幻琴寬慰她道。

顏汐凝搖搖頭,道:「那算什麼啊,誰都能做的事,總覺得我應該找點事情來做。」她站起身,望著天空,認真思考著自己的未來。

幻琴抬頭,看著遠遠走過來的人影,正欲開口請安,來人揮揮手,她便識趣地退下了。

顏汐凝想了好一會兒,問幻琴道:「幻琴,你說,我在長安開一家醫館怎麼樣?你知道長安都有哪些醫館嗎?」她說著轉身,看著眼前突然出現的俊顏,嚇得往後退一步,一腳踏空,眼看就要摔進湖中,被眼前的人拉住,驟然落入一個溫暖的懷抱中。

「怎麼這麼不小心?」謝容華眉頭微皺,擁緊她嘆息道。

顏汐凝從他的懷抱中退出來,瞪了他一眼,顛怒道:「誰讓你不聲不響出現在我後面的,嚇了我一大跳。」

「唔1謝容華做低頭沉思狀,「為了表達我的歉意,送你一個東西。」

「什麼東西?」顏汐凝有些好奇,見他從懷中抽出一封信,接過來打開道:「這是什麼?」

「我答應過你,幫你打探你爹的下落,已經找到人了。」謝容華笑著解釋。

顏汐凝看著信上熟悉的字跡,鼻尖一酸,眼淚一下子就湧上了眼眶,沒有人知道,她等顏豐的這封平安信等了有多久,今天,她終於等到了。

謝容華看著她眼中掉下的眼淚,心疼道:「我給你送信可不是讓你哭的。」說著抬手擦掉她臉上的淚珠。

顏汐凝吸了吸鼻子,展顏一笑,道:「謝謝你幫我。」

「我說過,你我之間,不必言謝。」謝容華將她臉上的淚都擦乾了,才柔聲道:「現在在金陵有人保護著你爹,等金陵那邊再安穩一些,我便讓他們送你爹來長安和你團聚,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