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八十三章 侍妾容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三章 侍妾容霜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顏汐凝傻傻地搖頭,她在這個時代不過生活了十來年,福安村識字的人都沒幾個,到了王家她也只顧學習地理和歷史方面的知識,對民間習俗,確實知之甚少,難不成,芍藥在這裡和現代的紅玫瑰含義相同?

幻琴見她確實是不知道的樣子,解釋道:「在長安,每年的上巳節,未成婚的成年男女都會聚集到曲江池畔邊出遊踏青,男子手持芍藥,若遇上傾慕的姑娘,便將芍藥贈予她,已示仰慕!殿下送姑娘的玉墜是芍藥的樣子,不是喜歡姑娘又是什麼?」

顏汐凝聽了她的話,想到方才謝容華被謝慕言打斷的話,他,是想向自己表白嗎?顏汐凝的一顆心怦怦直跳,只覺得一切這樣不可思議,卻又這樣理所應當。pbTxt

幻琴看她羞澀地樣子,打趣道:「姑娘現在心裡是不是特別高興,感覺特別幸福,這長安不知道有多少女子巴望著殿下呢,可是啊,殿下就單單看上我們姑娘了。」

「去你的1顏汐凝作勢要打她,她笑著躲開,嬉笑道:「姑娘,殿下既然送了你玉墜,那你親手個香囊回他吧1

「香囊?」顏汐凝尷尬道:「我不會繡花,做出來肯定很醜,還是算了。」

「怎麼能算了呢,姑娘不會,我可以教你啊,這是姑娘的一片心意,無論做得好不好,殿下收到一定會很喜歡的。」幻琴笑著勸她。

「真的不會嫌棄嗎?」顏汐凝想象自己做出來的樣子,連自己都會嫌棄呢。pbtxT

「不會的,姑娘你放心吧,明日殿下要出征,你肯定要去送他吧,等你回來,我就教你,我們爭取在殿下回長安之前做好1幻琴慫恿道。

「好吧,那你可要好好教我,別讓我太丟人現眼。」顏汐凝下定決心道,說完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起來。

********************************

翌日一早,謝容華領兵出征,因為不是什麼大戰,並沒有進行出征前的祭祀儀式,知道的人並不多,趕早集的百姓三三兩兩地圍在街邊,欣賞大魏秦王的風姿。

「姑娘,你看,殿下朝我們看過來了,他一定還記得姑娘。」靈玉搖著身旁的絕色佳人,一臉興奮道。

「噓,你想讓所有人都知道我們的身份嗎?」女子小聲地道,女子名叫容霜,是謝雲賜給謝容華的十個侍妾之一,自從那一晚見過謝容華后,她便再沒見過他了,打聽到今日謝容華要出征,她早早地便領了婢女靈玉偷偷出了王府,只想能在他出征時再見他一面。

靈玉吐了吐舌頭,道:「姑娘放心,殿下既然還記得姑娘,說明姑娘在他心中不一般,不會責罰姑娘的,你看,殿下朝我們笑了。」

容霜看過去,謝容華確實看著她們所在的方向笑了,那笑容如沐春風,滿是寵溺,可是很快,她就發現那笑容不是給她的,他也並不是看向她的,她仔細辨認他目光的落腳處,才發現他一直看的是她身旁的女子,她轉頭看去,那女子容貌秀麗,衣著素雅,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她的視線和謝容華糾纏在一起,深情繾綣,彷彿這裡只有他們,再無旁人。

有將士輕聲催促謝容華,他回過神來,無聲地對遠處看著他的女子道:「等我1

顏汐凝看懂了他說的話,笑著對他輕聲道:「保重1

大軍離開后,圍觀的人群漸漸散了,原本人就不多,很快街道便恢復了安靜,顏汐凝轉身正要離開,身後一個女子的聲音將她叫住:「姑娘請留步1

顏汐凝停下腳步,看著眼前好似主僕的二人,疑惑地道:「你是叫我?」

容霜點點頭,她盯著她頸間玉墜,嘴唇微微有些發抖,臉上的血色緩緩褪去。

顏汐凝注意到她的目光,以手護住頸間的玉墜,眼帶防備地看著她。

靈玉看了顏汐凝的舉動,有些不滿道:「你這是什麼意思,我們又不會搶你的東西,不過也就看看,什麼東西我們秦王府難道沒有嗎?」

「靈玉,別說了。」容霜喝止她,顏汐凝卻已經疑惑道:「你們是秦王府的人?」

「是啊,我家姑娘可是秦王殿下的人,說不定哪日就被封了側妃,到時要什麼好東西沒有,怎麼會來搶你的東西呢?」靈玉驕傲地道。

「靈玉1容霜厲聲喝止她,看向顏汐凝歉聲道:「容霜管教下人不嚴,我代她向姑娘道歉,方才我只是看姑娘的玉墜有些眼熟,便多看了兩眼,希望姑娘不要誤會。」

顏汐凝死死地盯著她,有些顫抖地開口問道:「你是謝容華的女人?」

容霜沒想到她竟然敢直呼秦王的名諱,而且她在意的,好像和她想的有些不一樣,她斟詞酌句地開口道:「我只是秦王府中一個小小的侍妾罷了,並不是什麼秦王側妃,能服侍殿下是容霜的福氣,容霜也不敢有旁的奢求。」

「侍妾?側妃?」顏汐凝突然笑了起來,只是那笑容比哭還要難看,她的身體顫抖著,腳步凌亂地離開,彷彿遭受了莫大的刺激。

「姑娘,這人好生奇怪,就這麼莫名其妙地走了?姑娘做什麼要和她搭話?」靈玉不滿道。

「靈玉,你可知道你剛剛得罪了什麼人?那姑娘帶著的玉墜是殿下的紅玉芍藥,若不是殿下心愛的女子,殿下怎麼會把這麼貴重的東西送給她1容霜皺眉道,心中有隱隱的不安!

靈玉聽了臉色大變,她哭喪著臉道:「那,那我方才和她那樣說話,她一定生氣了,姑娘,我這就去追她給她賠禮道歉,你看這樣行嗎?殿下知道了會打死我的。」

「不用了。」容霜沉聲道:「我們馬上回王府,你不要和任何人提起我們見過她,明白嗎?」

「可是,要是那姑娘在殿下跟前告狀怎麼辦?」靈玉帶著哭腔道。

「殿下才剛走,等殿下回來,那姑娘興許早就忘了今天的事了,再說王府十個侍妾,殿下自己都還分不清楚誰是誰呢,你聽我的,我們先回去,你記住了,不要和任何人說起這件事1